🏡
PTT小說網
x
    “莊會長,那我就不送你了。”林逸向莊一凡打了一聲招呼,示意三女稍安勿躁,然後就扶着柳子玉走進了一個專門的療養室。

    林逸讓柳子玉坐定之後,當即從背後輸入真氣給她療傷,同時也在治療着自己身上的傷勢,兩人的傷勢都不算輕,尤其是柳子玉受傷之餘還消耗了大量元氣,此時整個人的狀態都有些虛浮了。

    “你的真氣居然可以給人療傷?”柳子玉感受到林逸真氣所過之處傷勢迅速復原,不由吃了一驚,她還從沒見過如此之快的癒合速度!

    “嗯,我的真氣比較獨特。”林逸點了點頭,本來這種秘密是不能隨便透露給外人知道的,但經過今晚這一戰之後,若是還把柳子玉當做外人那就太沒良心了。

    僅僅因爲自己一個突然的請求,柳子玉便去冒死跟實力高出一大截的常命歸血拼,從這一刻開始,林逸便已將她當成了自己真正的長輩,一個可以放心將後背交給她的長輩。

    “你可真是一個奇人。”柳子玉不由莞爾,然後話鋒一轉道:“你剛纔計劃的最後一步,應該就是想讓莊一凡出手殺了常命歸吧?”

    “不錯,可惜功虧一簣。”林逸有些喪氣的苦笑道,從誘敵到佈陣,之前的一切進展都十分完美,然而僅僅如此顯然是殺不掉常命歸的,這個計劃能否成功擊殺常命歸,關鍵就在最後一步,就看莊一凡會不會及時出手!

    其實林逸之前所設計的一切,歸根結底都是爲了讓莊一凡出手,就連設伏點都不是隨便選的,既不能離聯盟分部太遠,那樣很可能會超出莊一凡的神識感知範圍,但也不能離聯盟分部太近,以防常命歸見勢不妙放棄追殺,只有他選定的那個位置,不遠不近正好合適。

    照理來說,常命歸和柳子玉兩人在設伏點交手這麼久,動靜已經是驚天動地了,聯盟分部不可能一點都察覺不到,只可惜,莊一凡終究還是姍姍來遲,讓常命歸逃過一劫。

    “莊一凡畢竟不是一般人,想要借他這把大快刀殺人,可不容易。”柳子玉也覺得有些可惜,雖然莊一凡給出的理由合情合理,不過無論是她還是林逸,都不覺得他會真的如此遲鈍,如果沒猜錯的話,莊一凡必是刻意而爲。

    “嗯,我本以爲他這種權勢人物一切以利益爲先,十有**會藉此機會拿下常命歸,進而掌控鼎城鎮,沒想到他居然不爲所動,這種大人物的心思果然是猜不透啊。”林逸嘆了口氣。

    在他想來,自己之前展現出來的煉丹能力已經值得對方全力拉攏,尤其還放風說在衝擊玄階二品煉丹師,換做自己處在莊一凡的立場,絕對會藉此機會拿下常命歸掌控鼎城鎮,同時還能讓自己感激涕零,這可是一舉兩得的好事,莊一凡怎麼會不接招呢?

    殊不知,他這其實是被自己坑了,如果他只是一個玄階一品煉丹師,莊一凡說不定還真就動手了,可他現在名義上卻是正在衝擊玄階二品的煉丹師,倒反而令莊一凡打消了這個念頭。

    一個未來的玄階二品煉丹師,以莊一凡現在的實力那是無論如何都要死死綁在一起的,想要彼此關係更加緊密,顯然不能只是他單方面求着林逸,反過來林逸也必須對他有所求才行,彼此都有着相互利用的價值,這樣的利益關係才能夠牢靠穩固。

    所以,他纔會刻意給林逸留下常命歸這個威脅,這就是某種意義上的養寇自重,只要常命歸出現一次,他在林逸心目中的地位就更重一分,底限只要保住林逸不死就行,這是穩賺不賠的買賣。

    “莊一凡此人城府頗深,你以後跟他打交道還得多留點心眼,雖說你已是玄階一品煉丹師,但彼此實力差距太過懸殊,容易出事。”柳子玉提醒了一句,又搖頭嘆道:“可惜啊,這次讓常命歸跑了,雖說他也受了不輕的傷,接下來應該會消停一陣子,但是等他下次捲土重來,可就沒這麼好對付了。”

    林逸深有同感的點了點頭,這次天時地利都在自己這方,常命歸在茫然不覺中一腳踩進圈套,下次可就沒這麼容易了,到時候敵暗我明,林逸連提前防備的機會都不會有,更別說設計坑死對方了。

    “我這邊其實倒還好,反正我也沒打算繼續在東洲逗留,只要回到北島就沒事了。”林逸不以爲意的搖頭,轉而擔憂道:“我反而比較擔心柳姨你,這次得罪了常命歸,他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林逸可以一走了之,但是柳子玉身爲晨驕學院副院長顯然不能這麼幹,而她雖是開山中期高手,面對常命歸卻還差了一截,以常命歸睚眥必報的個性是不會放過她的。

    “這個你就不用瞎擔心了,以我的實力就算打不過,自保總是沒問題的,如果他敢來我晨驕學院的地盤撒野,不死也要讓他脫層皮,莫非真以爲我晨驕學院好欺負不成?”柳子玉不以爲然道。

    林逸聞言鬆了口氣,剛剛還想着要不要叫上柳子玉去北島避避風頭呢,反正她跟上官天華也是老熟人,就當是去老朋友家裡做客了,不過既然柳子玉如此表態,他也就沒必要多此一舉了。

    畢竟是一方巨頭,即便實力有所不如,但以柳子玉的性格還真不會怕了對方,說不定反而會成爲刺激她更上一層的動力。

    “好了,你這治療真氣還挺好用,我這點傷勢都已經差不多了。”柳子玉嘖嘖稱奇的一邊示意林逸收回真氣,一邊起身道:“你自己受的傷也不輕,趕緊給你自己療傷吧,不用管我了。”

    說罷不等林逸開口,柳子玉便自顧出了房間,留下林逸獨自一人繼續療傷。

    林逸不由失笑着搖了搖頭,這個柳姨的風格還真是直來直去,一點都不拖泥帶水,做起事情來可比很多男人都乾脆利落多了,不過也幸虧她是這樣的人,要不然她之前就不會那麼幹脆就聽任林逸安排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