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麼大膽的計劃,換做其他人可得墨跡一陣呢,就算最後答應幫忙,時機也沒了。

    話說回來,今晚這個釣魚計劃確實是險象環生,即便林逸自己此刻都忍不住有些後怕,常命歸的強大程度實在是超乎想象,好在運氣還不錯,再加上對方大意輕敵,要不然別說想着拖到最後讓莊一凡出手,林逸估計連第一步的誘敵都扛不過去,還沒到伏擊點就得死於常命歸的風刃之下了。

    而且最後若不是莊一凡現身,以當時他和柳子玉近乎體力枯竭的狀態,面對暴怒的常命歸可謂九死一生,就這一點來說,莊一凡其實還是幫了大忙的,雖然沒能如林逸所願殺掉常命歸,但至少將對方嚇跑,保住了他和柳子玉的性命,這份人情還是得記在心上。

    “嗯?”林逸一邊自我療傷一邊檢視着體內狀態,突然發現複合八靈根比起剛剛晉級突破之時凝實了許多,各系屬性融合得更加天衣無縫,連着體內真氣也都多了幾分沉靜,少了幾分浮躁!

    這個發現頓時令林逸喜出望外,根據以往經驗,這分明就是徹底鞏固了玄升初期境界的表現,這才突破多久啊,他本來還以爲至少得要三個月甚至小半年呢。

    不過仔細想想,這個結果其實也並不那麼令人意外,實戰是鞏固實力的最佳途徑,而回顧林逸最近這幾次交手,拋開常命歸那種同級弱渣不提,深不可測的怨靈元神、開山初期的臧自立、開山後期的常命歸,每一次都是超強度戰鬥,實力境界要是這樣都還鞏固不下來那才真是咄咄怪事了。

    這邊林逸欣喜的同時,另一邊騎着鬼眼金雕狼狽逃走的常命歸,此時的心情卻是惡劣至極。

    不僅沒有殺掉林逸,反而被林逸和柳子玉聯手坑了一把,胸口一劍貫穿外加最大強度的雷葬,對於他這個開山後期高手來說,這等傷勢雖說不足以致命,那也絕不是一天兩天就能痊癒的小傷。

    而比受傷更令常命歸鬱悶的是,明明林逸就在雷動平原島,他卻只能眼睜睜看着而不敢再次出手,剛剛莊一凡的突然現身已經讓他嚇了一大跳,雖說莊一凡沒有出手留下他,但如果再來一次,誰知道莊一凡會怎麼做!

    鬱悶之餘,常命歸也總算想明白了,以他的實力要殺林逸確實易如反掌,但是林逸身邊有柳子玉這樣的高手保護,他做不到絕對碾壓,一旦時間稍微拖延幾分,莊一凡肯定就會出來救場,這種情況下想要殺林逸幾乎不可能。

    不過想明白是想明白了,常命歸卻沒打算就此放棄,然而按照之前林逸讓李仁放出的風聲,留給他動手的時間已經不多,別說讓林逸逃回北島,哪怕只是回到晨星學院的地盤,他都不好再次下手。

    要知道,晨星三巨頭的實力都不在柳子玉之下,尤其院長凌遠清的實力比他常命歸都弱不了幾分,他要是敢在晨星學院的地盤殺林逸,晨星三巨頭可不會像莊一凡肚子裡這麼多彎彎繞繞,他們絕對是會動手死磕的,說不定常命歸連命都得搭進去,他可不敢冒這個險。

    思來想去,常命歸覺得最好的機會還是在這裡,趁莊一凡沒有反應過來之前,以絕對碾壓的實力一擊斃命,亦或者乾脆連那可惡的莊一凡也一併收拾了?

    猶豫了一陣後,常命歸忽然靈光一閃,頓時就打定了主意,不惜以透支鬼眼金雕生命力的法子將其速度提升到極致,一人一雕迅速消失在月色之中。

    晨星學院寶船大廳,因爲之前的巨大動靜,此時幾乎船上所有人都聚在大廳之中,身爲帶隊祭酒的李仁則在忙着安排人搶修防護法陣。

    雖然防護法陣被常命歸兩道巨大風刃當場轟碎,不過無論是寶船主體還是防護陣本身,其實都沒有受到多大損害,只要稍微搶修一下重新灌注足夠的靈氣之後,防護法陣自然可以再次開啓。

    “師尊,林逸他怎麼樣?”霍雨蝶幾人看到柳子玉出來連忙圍了上去。

    “看他狀態不錯,應該沒什麼事兒,你們儘管放心吧。”柳子玉笑着安慰道。

    “哦哦,那就好。”霍雨蝶幾人紛紛鬆了口氣,這才問起剛纔交戰的情形,柳子玉自是有問必答,雖然只是幾句平淡的話一帶而過,但其中透出的信息仍然令衆人不自覺捏了一把冷汗,後怕連連。

    難怪林逸堅持不讓她們參與進去,別看她們幾個都已是玄升初期,而且論實力遠比一般的同級高手要強得多,可在常命歸這等凶神惡煞面前,她們卻是連炮灰都算不上,連林逸都如此險象環生,更何況是她們幾個?

    幾人說話的這會兒工夫,林逸已經療傷完畢,一身輕鬆的出現在衆人面前,不用說自然又是被衆女一陣強勢圍觀,從頭到腳上上下下全都檢查了一遍,發現確實已經痊癒之後衆女這才終於捨得把他放開。

    “都說了我真沒事兒,你們還不信……”林逸哭笑不得的看着自己凌亂的衣服,儼然一副被人凌辱過的狼狽模樣,這時他眼角忽然在大廳角落瞥到一個身影,心中一動想起之前的事情,當即叫住:“秦月姑娘,方便跟我來一下嗎?”

    話音落下,不僅是柳子玉和霍雨蝶這些人,就連遠處其他那些晨星弟子也都露出了異樣的目光,一個個滿是促狹曖昧的來回打量林逸和秦月,若不是林逸的實力和地位擺在那裡,這下早就各種風言風語滿天飛了。

    “我?”秦月也是一愣,注意到衆人的表情之後不禁臉色一紅,稍微猶豫了一下,隨後低下頭弱弱的應了一聲,跟上了林逸的腳步。

    兩人來到林逸的房間,林逸剛一坐下,結果就看到身後秦月轉手就把門給關上了。

    “你這是?”林逸不由有些發愣。

    “林大師,多謝您的雷玄丹,如果不是因爲您,小女子這次不可能衝擊玄升成功,說不定現在都已經死了。”秦月由衷感激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