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哦,這個是江河海給的,你不必謝我。”林逸擺了擺手。

    秦月深深看了他一眼,她知道以江河海的能力根本拿不出雷玄丹,只有這位傳說中的玄階煉丹師,才能隨便就把雷玄丹這種罕見丹藥拿出來送人,所以林逸根本騙不了她。

    “那個……”秦月這時突然臉色一紅,低下頭弱弱道:“林大師你叫我過來,是要我報答你嗎?”

    “什麼?!”林逸聞言差點噎住,這都哪跟哪啊,自己看起來難道有那麼猥瑣嗎?

    莫非自己猜錯了?秦月見他這個反應明顯愣了一下,心下暗暗犯起了嘀咕,還是說這位林大師是那種僞君子,明明做着齷齪事,嘴上卻還要裝清高?

    林逸看着她這個表情皺了皺眉,指着對面的位置讓她坐下,語氣嚴肅道:“我有一件事之前就想問你了,你跟那兩個男弟子是什麼關係?”

    “男弟子?”秦月想了想才反應過來,有些詫異道:“您是說齊東和陳強?”

    “我不知道他們叫什麼名字,只是看你跟他們關係密切,所以纔有此一問。”林逸淡淡道。

    他跟江河海雖然只有一面之緣,但對於這個癡情男子頗爲同情,而秦月之前的種種表現實在是令人心寒,林逸雖還不至於到義憤填膺的地步,畢竟這是人家的私事,但心下總歸還是會替江河海鳴不平。

    秦月聞言頓時陷入了沉默,低下頭半天沒有說話,林逸看得出來她在極力剋制,但是止不住抽泣之聲,房間內的氣氛隨之充斥着哀傷與悲憤,看來真是另有隱情啊。

    許久,秦月才猛然擡起頭來,伸手抹去臉上的淚痕,平靜之中帶着決然道:“林大師,如果您見到江河海請幫我轉告一聲,就說我秦月已經死了,我對不起他。”

    “說你死了?”林逸眉頭皺得更深了,正色道:“秦姑娘,你要是有什麼事情就當着我的面說清楚,若有什麼難處也可以想辦法解決,還是說你確實做了對不起江河海的事情,莫非你揹着他偷男人?”

    “我……”秦月聞言神色一黯,紅着眼圈哽咽道:“我確實對不起他,我已經不乾淨了,我配不上他……”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林逸搖了搖頭,心下暗暗替江河海不值,難爲他想盡辦法攢出一枚聚嬰金丹,甚至還不惜託自己這個陌生人帶過來,卻不知秦月早已不是原來的那個秦月,他這份癡情實在是白瞎了。

    “我也不想的……”秦月無聲的哭泣道:“我早已決定將這一輩子都交給阿海了,就算一百年一千年,我也會一直等着他,永生不悔!”

    “那你怎麼會變成現在這樣?”林逸皺眉道。

    通過之前的表現,他對秦月這話倒還是相信了幾分,拋開其他不說,至少秦月對江河海肯定還是有情的,否則之前在巨頭之路的時候她就不會託自己給江河海帶丹藥了,一枚聚嬰金丹外加一枚養元丹,正常人哪會將這種丹藥無緣無故的拿去送人?

    “因爲我被人……”秦月說到一半明顯有些猶豫掙扎,最後還是深吸一口氣,咬牙將後半句話說了出來:“我被人強上了。”

    “什麼?”林逸一驚,不可思議的看着秦月,許久才沉聲問道:“是誰?”

    “鄭天光。”秦月雖然低着頭,但她說這個名字的時候,林逸明顯可以感覺到她的咬牙切齒,這種恨意已經完全滲透進了骨子裡,畢竟就是這個人毀了她原本可以美好的一生,逼着她一直沉淪到如今這副樣子。

    “鄭天光是誰?”林逸皺眉問道。

    “他是學院中的一個修煉二代,是學院二號煉丹師鄭東昇的兒子,以前經常跟包佐良他們混在一起,算是同一夥人。”秦月語氣突然變得前所未有的平靜,就像一個旁觀者一樣,平淡如常的敘述道:“從來晨星學院的第一天開始,我就被他盯上了,一連被我拒絕了三次之後,他就惱羞成怒給我下藥,做下了禽獸之事。”

    林逸沒有說話,只是隱隱覺得鄭東昇這個名字有些似曾相識的即視感,雖然應該沒有聽過或者見過,但感覺起來應該跟自己接觸過的人有某種關聯。

    “我在這裡沒有背景,沒有靠山,事後也不知道該怎樣反抗,更不知道該怎樣報仇,所以只能尋死,但是幾次都被人救活,最後就逐漸麻木了。”秦月平淡道。

    “那之後呢?”林逸問道。

    “呵呵,我從那之後就成了他的玩物,用自己的身體去換他手中的修煉資源。”秦月此時的心境已經堪稱可怕,說起這種事居然還能笑得出來,神情莫測道:“後來鄭天光去了玄階海域,我又被其他幾個修煉二代盯上了,既然無力反抗,索性就破罐子破摔,乾脆利用自己的姿色在他們幾個男人中間周旋,以此來換取修煉資源。”

    林逸聞言愕然,秦月這個選擇他不知道該怎麼評價,要說她不自愛未免太過風涼,可也不能說她做得對,只能無言以對。

    秦月將林逸的表情看在眼裡,搖頭苦笑道:“反正我都已經這樣了,爲了生存沒有別的辦法,我其實並不想活,但是我想在死之前爲阿海做點事情,哪怕只是爲他攢幾枚丹藥請人捎帶過去,也能稍微彌補一下虧欠之心,否則我死不瞑目。”

    說完這些,秦月再次陷入了沉默,林逸看着她此刻哀莫大於心死的樣子心生感嘆,雖說對於她的選擇並不認同,但是她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並不是她的錯,在東洲學院這種弱肉強食的地方,沒有強硬的靠山和深厚的背景,確實很難生存。

    相比之下,王心妍、黃小桃和霍雨蝶的運氣比她好太多了,其他的不說,她們至少都有一個強勢且護短的好師父!

    無論東海神尼還是柳子玉,在各自學院那都是排名前三的高層大佬,有她們不遺餘力的迴護,即便是最強勢的修煉二代也不敢動她們半根汗毛,就像包佐良,哪怕他是晨星城城主之子,也從不敢對王心妍動手動腳,除非他已準備好死在東海神尼的手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