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林逸想到這裡不禁慶幸萬分,幸虧她們三人運氣都不錯,要不然的話,誰知道秦月身上的悽慘遭遇會不會在她們身上重演?這不是沒有可能,想想在中島的天嬋和雪梨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沉默許久,林逸長出一口濁氣,緩緩道:“好了,你的事情我都清楚了,這一切不能怪你,你不用太過自責。”

    “謝謝林大師。”秦月微微欠了欠身,不過神色並沒有多少變化,對於她這個心死的女人來說,無論林逸理解也好誤會也罷,其實都關係不大,因爲自從破罐子破摔的那一天開始,她就已經不再把名節放在心上了。

    “不過,我希望你不要再自甘墮落下去了,我會跟青丹子打聲招呼,以後他就是你的背景靠山,還有,如果再遇上什麼麻煩的話,你也可以去找王心妍和黃小桃,她們不會袖手旁觀的。”林逸頓了頓,繼續說道:“你現在已是玄升初期高手,等以後去了玄階海域就是一個全新的開始,到時自己再好好努力,不可再自暴自棄,知道嗎?”

    “這……”秦月不禁愕然的看着林逸,她以爲林逸突然過問自己的事情只是心血來潮,卻沒想到這位高高在上的林大師居然會主動拉自己一把,一時之間,她有些不知道該作何反應了。

    “至於你的這些事情,我有機會將如實轉告江河海,我不知道他會做出什麼決斷,當然也不會去幹涉。”林逸嘆了口氣道。

    一個是癡情男子,一個是苦命女人,站在他的立場當然希望兩人有一個好結果,不過這顯然不是他能干涉的事情,自古以來男人都對女子名節十分看重,尤其是在天階島這種古風社會,江河海雖然癡情,但他知道秦月的事情之後也許就會死心了。

    “多謝林大師,您的大恩大德,小女子沒齒不忘。”秦月起身對林逸鞠了一躬,臉上比起剛纔多了幾分生氣,還有幾分忐忑和緊張,本來已死的心境微微泛起了一絲波瀾。

    不過即便如此,她其實對未來也並沒有抱多少期望,她如今已是殘花敗柳,能夠爲心上人做一點事情就已心滿意足,至於其他,真的不敢奢求更多。

    一旦生出希望,最後必然就會收穫更大的失望,甚至是絕望,她的心已經不想再死一次了。

    林逸沒有多說什麼,秦月這是心病,心病還須心藥醫,只有她自己看開了,一切才能真正好起來。

    “我知道你想要報仇,自己努力吧,總有親手報仇的那一天。”林逸頓了頓,看着她道:“你說的那個什麼鄭天光,我若想碾死他當然是易如反掌,不過我能幫你一次,卻不能幫你一輩子,他是你的心結,只能由你自己去把他解開。”

    “是。”秦月默默點頭。

    “好了,日後是重新振作還是繼續沉淪,全看你自己如何選擇,你回去吧。”林逸送客道。

    秦月深深的看了林逸一眼,重重點頭之後,轉身退出房間。

    然而沒等她走出幾步,之前與她關係曖昧的兩個男弟子就已圍了上來,正是她所說的齊東和陳強,這倆人雖然背景不像包佐良那麼深厚,但也算得上是修煉二代。

    “怎麼回事?你什麼時候被他看上了?”齊東一臉緊張的湊上來道。

    “就是,他有王心妍和黃小桃這樣的絕色還不夠,難道連你這個殘花敗柳也不放過,太好色了吧?”陳強跟着小聲抱怨道。

    秦月厭惡的看了兩人一眼,想起剛纔林逸說過的話,當即冷淡道:“以後你們別來找我了,井水不犯河水,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啊?”齊東和陳強同時愣住,不可思議的看着這個女人,以前秦月在他們面前可是很聽話的,只要答應給修煉資源,基本上無論讓她做什麼都不會反對,想怎麼玩就怎麼玩,怎麼才被林逸叫去一次就立馬翻臉不認人了?

    “你個小騷蹄子說什麼渾話呢?不想要修煉資源了?還是說想讓我們找幾個人把你輪了?”齊東當即惡聲惡氣的威脅道。

    “別以爲你現在是玄升初期高手就能逃出我們手掌心,告訴你,就你這點實力在晨星學院永遠只能任我們蹂躪,除非你能找到強大靠山!”陳強神情不善的冷哼道。

    此次巨頭之路試煉,這二人跟其他絕大數晨星弟子一樣,都沒能衝擊玄升成功,除了實力底蘊不夠之外,也是倒黴碰上了林逸這個怪胎,所以兩人如今在玄升初期的秦月面前都天然矮了一頭,只能用背景靠山來嚇唬秦月就範。

    “從現在開始,我不會再讓你們碰我一根手指頭,你們要是不信儘管來試。”秦月神色冰冷的看了兩人一眼,隨即轉身離去。

    齊東和陳強臉色難看的看着秦月背影,愣是一動都不敢動,因爲剛剛這一瞬他們確實在秦月身上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東西,殺氣。

    換做其他晨星弟子,就算有這個實力也未必真敢拿他們兩個修煉二代開刀,但是秦月不一樣,她是心死的女人,真要做什麼事兒可以說毫無忌憚,當初可以破罐子破摔自甘墮落,如今一旦心生反抗之意自然也是肆無忌憚,這種女人還會不敢殺人嗎?

    “可惡!這小騷蹄子反了天了,這次回去非得讓她好好吃吃苦頭不可,不就是一個玄升初期嗎,有什麼了不起!”陳強惡狠狠的啐了一口,轉頭看着齊東道:“以咱倆的背景在晨星城找幾個院外高手輕而易舉,齊東你幹不幹?”

    “哼,不幹。”齊東卻是果斷搖頭。

    “爲什麼?我記得你膽子挺大的啊,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慫了,連這麼個玄升初期的騷蹄子都怕?”陳強詫異道。

    “我膽子是大,但我可不傻。”齊東看了他一眼,撇嘴道:“區區一個秦月當然用不着忌憚,可她現在搭上了林逸,你怕不怕?”

    “呃……”陳強頓時噎住,林逸是何等人物,那可是青丹子的師父,以玄升初期境界就能夠單挑開山期巨頭的怪物,這種逆天存在他怎麼可能不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