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甚至可以說,在林逸面前他連說話的資格都沒有,人家隨便撇過來一個不滿的眼神,他就得死無葬身之地,而且都不用林逸親自動手,他老爹早就搶着把他綁去謝罪了!

    “林逸那種大人物應該看不上這個破鞋吧?”陳強皺眉道,林逸和秦月之間的差距簡直就是天上地下,而且林逸身邊又不缺女人,王心妍、黃小桃甚至還有晨驕學院的霍雨蝶,這些哪一個不比秦月好?這兩人怎麼會搞到一起去?

    “我也覺得不至於,可是你也看到了,他剛剛把騷蹄子叫到他房間裡,誰知道他會不會是突發奇想要嚐嚐鮮啊?”齊東無奈攤手道。

    “這個……”陳強頓時也慫了,一旦真的讓秦月搭上林逸這個超級大靠山,哪怕只是搭上這麼一次,他們也都絕對不能再去招惹了,否則真要惹得林逸不高興,那真是死都不知道怎麼死。

    可是他倆跟秦月廝混了這麼久,就這麼放手卻是萬分不甘心,說實話對秦月還是很着迷的,畢竟論姿色秦月可算是一流,即便比不上王心妍也差不了太多,放眼整個晨星學院還真找不出幾個能跟她相提並論的美女。

    “先看看吧,我估計林逸在咱們學院不會待太久,等他人走茶涼,到時候秦月還是逃不出咱們手掌心!”齊東沉聲道。

    “嗯,暫時也只能這樣了。”陳強點頭同意。

    兩人躲在角落裡的這番對話自然沒人知道,事實上就算林逸聽到了也不會搭理,有青丹子罩着,又有王心妍和黃小桃這樣的外援,秦月如果這樣都還擺脫不了他們,那隻能說明她自己太弱了,就算林逸也不可能面面俱到的一直幫她,日後只能看她自己。

    次日一早,晨星學院寶船一派繁忙景象,李仁正帶着一衆晨星弟子收拾一切。準備即刻起航。

    雖說林逸之前讓他放出提早會晨星學院的風聲只是爲了誘敵,但這種事情不能出爾反爾,既然風聲放出去了,那就要認真執行。何況昨晚設計沒能坑死常命歸,能夠早幾天返回晨星學院對林逸來說也是好事,省得留在這裡提心吊膽。

    寶船起航並不是吼一嗓子就能走的,要做的各種準備工作十分繁雜,尤其防護陣纔剛剛搶修完畢。還需要一點時間測試,否則若是冒然出海結果卻發現防護陣失效的話,那樂子可就大了。

    林逸帶着王心妍衆女一邊在甲板上閒聊,一邊看着衆人做最後的準備工作,這時莊一凡再次親自登船,拱手道:“林大師,你煉製的地固丹果真靈驗,莊某感激不盡啊。”

    “哦?”林逸上下重新打量了他一眼,發現莊一凡的氣色相比之前飽滿了許多,再無原來那種血氣暗虧的感覺。看來昨晚服用地固丹之後,他的傷勢已經徹底痊癒了。

    不僅如此,莊一凡如今的氣息儼然有一種蠢蠢欲動的意味,這是底蘊充足距離突破不遠的徵兆。

    若不是有着如此底蘊,莊一凡上次也不會強行衝擊闢地後期巔峰,如今地固丹抹平了他體內的舊傷,同時也極大穩固了他的實力境界,說不定過不了多久就能更進一步了。

    “呵呵,那可真是要好好恭喜莊會長了,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可喜可賀。”林逸笑着拱手道。

    “都是林大師的功勞,若不是您,莊某又怎麼能除去如此心頭大患,林大師真是我命中註定的貴人啊。”莊一凡哈哈笑道。

    “莊會長言重了。”林逸淡淡道。

    “一點都不言重。說起來莊某都慚愧萬分,林大師幫了我這麼大的忙,我卻給不了什麼像樣的回報,真是想想都汗顏啊。”莊一凡苦笑道。

    在玄階海域,讓任何一個玄階一品煉丹師幫忙煉丹那都是要付出天大代價的,這個代價無法用靈玉衡量。很多時候只能是以物易物,亦或者替對方做事來償還,而他得了林逸的地固丹既沒給出相應的寶物,也沒有專門替林逸做什麼事,其實是不合規矩的。

    “哪裡哪裡,比起煉丹,莊會長幫我的忙可要多得多了,在下都一一記在心上,不敢忘卻。”林逸正色道。

    這並不是客套話,莊一凡不僅替他壓下了在聯盟地盤鬧事的罪名,昨日宴會上還擋下了來者不善的常命歸,再加上他還答應撮合晨星和晨驕兩家學院,這麼多事情加在一起,已經足夠抵過一枚地固丹的代價。

    “些許小事何足掛齒,怎麼能和煉丹這樣的大事相提並論,林大師可別折煞莊某了。”莊一凡故作羞慚,其實心下卻在暗喜。

    雖然這些在他看來都是順手而爲的小事,但是樁樁件件都算人情,加在一起份量也不輕了,能夠讓林逸記得他的好處,這本身就已經賺到了。

    “呵呵,這些事情在莊會長眼裡是小事,在我而言卻是性命攸關的大事,莊會長不要太謙虛了。”林逸笑道。

    “不是莊某謙虛,而是林大師太客氣了。”莊一凡現在是鐵了心要跟林逸打好關係,姿態擺得極低,可謂誠意十足,畢竟這不是一般的玄階一品煉丹師,而是有機會衝擊玄階二品的煉丹師,他日後還有諸多仰仗呢。

    “得了,咱們也不要再這麼客氣下去了,太過生分,在下與莊會長也算是一見如故,不如就斗膽平輩論交,以後就當朋友相處,莊會長意下如何?”林逸提議道。

    “好好,林大師此言正合我意,有林大師你這樣的朋友,莊某三生有幸啊。”莊一凡聞言大喜道。

    “莊會長你這就不對了,我這剛說當朋友處,你這立馬又客套起來了。”林逸失笑着搖了搖頭,佯怒道:“朋友之間有話就要直說,莊會長你要是繼續這麼下去,你這朋友我可高攀不起了。”

    “嗨,都是我的錯,林大師你千萬別往心裡去,我以後改了還不行?”莊一凡連忙賠笑着補救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