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纔對嘛,既然咱們都是朋友,那就不能一口一個林大師了,以後莊會長不妨直呼姓名,要不然叫一聲老弟也可以。”林逸笑道。

    “行,那就叫你林老弟好了,不過既然這樣的話,你也不要叫我什麼莊會長了,大家既是平輩論交,你就叫我一聲莊大哥吧,算我託大怎麼樣?”莊一凡當即順杆爬道。

    “你本來就是大哥。”林逸爽朗大笑。

    彼此二人都有意拉近關係,幾句話的工夫儼然已經開始稱兄道弟了,莊一凡雖然真實年紀比林逸大了不知多少倍,但他一直維持着年輕人的模樣,還真別說,兩人站在一起還真有幾分兄弟的樣子。

    拉近關係之後,莊一凡終於也不再藏藏掖掖,直接開口道:“林老弟,有句話其實我昨天晚上就想問了,但是又怕問得唐突,既然咱們現在是朋友,那我也就口直心快一回,不知道你有多大把握衝擊玄階二品煉丹師呢?”

    “這個我也不好說,雖然自我感覺十有七八,但是這種事情在最後成功之前,誰也說不準,莊大哥你說是不是?”林逸淡淡笑道。

    “這倒也是。”莊一凡連連點頭,聽林逸如此自信他心頭不由大喜,十有七八,那豈不就是很大把握?

    如果換做其他人誇這個海口,他莊一凡肯定會嗤之以鼻,但是林逸不一樣,之前的地固丹已經證明了他的煉丹實力,更何況這還是丹神章力鉅的關門弟子,晉升玄階二品那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並沒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聽莊大哥的意思,莫非你需要玄階二品丹藥?”林逸轉而問道。

    “不錯,不瞞你說,服用了你的地固丹之後,我現在狀態已經恢復到最巔峰,距離突破闢地後期巔峰只剩一步之遙,在那之後,可就是闢地大圓滿了。”莊一凡坦承道。

    “這是好事啊,等到闢地大圓滿,莊大哥到時就可以着手衝擊裂海期了。”林逸說這話的時候不禁有些躍躍欲試。

    到了裂海期就意味着和他見過的五毒蛟龍、巨型電鰻也相差不遠了,只可惜林逸自己現在纔是玄升初期,別說是裂海期,就算距離開山期都有很長一段路呢。

    “不錯,確實如此,不過想要衝擊裂海期單單靠自身實力是很難的,還需要丹藥輔助才行。”莊一凡微微皺眉道。

    “什麼丹藥?據我所知,到了元嬰期之後丹藥就已無法用來衝關突破大境界了吧?”林逸奇怪道。

    “嗯,我說的這個丹藥名爲海納丹,並不是衝擊壁障的,其實只是一種輔助丹藥,就像雷玄丹一樣。”莊一凡見林逸不太明白,便又解釋了一句:“你們衝擊玄升的時候需要用雷玄丹來抵抗雷劫,但也並不是一定要用到雷玄丹,實力夠強的話靠自己硬扛也能扛過去,海納丹也是同個道理,並不一定要有,但是能夠讓突破得更順利一些,僅此而已。”

    林逸這纔有些恍然,也就是說海納丹本身並不能用來衝擊裂海期,整個衝擊過程還是要靠個人實力,海納丹只不過跟雷玄丹一樣,能夠提供一個更好的突破環境而已。

    “這麼說來,莫非衝擊裂海期的時候也有雷劫之類的天譴不成?”林逸進而問道。

    “那倒不是,雷劫來一次就夠了,哪裡會次次都來,要不然老天還不得忙壞了?”莊一凡笑了笑,解釋道:“海納丹並不是用來抵抗什麼天譴,而是用來改造我們肉身的靈丹妙藥,它能將我們的丹田改造成更爲廣闊的丹海,而這丹海乃是衝擊裂海期的第一步。”

    “原來如此,那這丹海是必須服用海納丹才能成型麼?”林逸再次問道,這段時間鬼東西都在閉關,這種問題他沒人可問,只能逮住莊一凡不放了。

    “也不盡然,其實就算不用海納丹,只靠我們自身實力也是可以一點一點改造出來的,只不過這個過程十分艱難漫長,若是天資差一點毅力缺一點,基本上是很難成功的,有些人就算最後堅持改造成功了,卻也因爲時間拖得太長錯過了突破機會,這輩子都無法再更上一層了,而服用海納丹就可省了這個漫長的階段。”莊一凡很是耐心的有問必答道。

    “多謝莊大哥解惑,想必這海納丹應該就是玄階二品丹藥了吧?”林逸猜測道。

    “不錯,這種丹藥在整個黃階海域市面上基本買不到,只能準備好材料請人幫忙煉製,不過玄階二品煉丹師是很難找的,即便在玄階海域都是十分稀有的存在,在這黃階海域就更不用說了,所以我只能寄希望於林老弟你了。”莊一凡苦笑道。

    放眼整個黃階海域,連玄階一品煉丹師都只有臧自立一個,如今還都被林逸打得半死不活了,莊一凡根本找不到人幫忙,至於去玄階海域找人雖然不是不可以,可關鍵是他壓根就不認識什麼玄階二品煉丹師,人家莫名其妙怎麼會幫他煉丹?

    所以,眼看着就要衝擊玄階二品的林逸就成了他唯一的救命稻草,這纔是他跟林逸如此客氣的初衷,要不然他身爲堂堂闢地後期的大高手,就算禮賢下士那也不會把姿態擺得如此之低,至少絕不可能跟林逸這個年輕後輩稱兄道弟。

    “既然莊大哥如此看重我,那我也決不能辜負了莊大哥,等有朝一日我衝擊玄階二品成功,莊大哥的海納丹就包在我身上了。”林逸當即承諾道。

    他相信以神農藥鼎的條件,到時煉製海納丹應該不是難事,先是地固丹,再是海納丹,這樣一來莊一凡必然會更加看重自己,到那時候,莊一凡說不定已是裂海期高手了,這可是真正的超級外援,林逸豈有平白放過的道理?

    “好,林老弟果然是重情重義之人,能夠交到你這個朋友,是我的福氣。”莊一凡聞言大喜,正色道:“我這人一向不給人承諾,但是今天要破個例,從今往後誰若敢對林老弟不利,誰就是我莊一凡的敵人,不共戴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