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多謝莊大哥!”林逸同樣大喜,如果昨晚就能得到莊一凡這句承諾,他哪裡還用得着費那麼大心機設計常命歸,最後又怎麼會功虧一簣,只要莊一凡肯真正出手,十個常命歸都不夠死的。

    不過想想也是,也就是莊一凡服用了地固丹後,纔可能如此,這也是人之常情。

    “哈哈,從第一次見面就覺得相見恨晚,如今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了,來來來,咱們可得喝杯酒慶祝一下,順便也算是替林老弟你送行了。”莊一凡提議道。

    “好,我這就讓人安排。”林逸當即把李仁叫過來,反正還沒有起航離港,趁熱打鐵再好好跟莊一凡拉近一下感情,畢竟這可是日後的強力外援啊。

    然而還沒等到酒菜上來,船外忽然一陣喧譁,昨夜熟悉的狂風呼嘯聲再次傳來,林逸和莊一凡同時微微一怔,難道常命歸又席捲重來了?

    “姓林的小子,還不快快出來受死!”一個猙獰兇惡的聲音在船外迴盪,果然是常命歸。

    林逸聽到這個聲音不驚反喜,正愁這傢伙陰魂不散呢,沒想到現在就送上門來了,而且可巧的是莊一凡剛剛纔撂下狠話,這貨簡直就是現成跳出來考驗莊一凡的啊。

    “出去看看。”莊一凡臉色一沉,當即帶頭走出船艙。

    此時半空之中懸停着一頭體型巨大的鬼眼金雕,背上站着常命歸,不過除了他之外竟還有另外一人,是一個長髮黑鬚的中年男子。

    見到這一幕,林逸和柳子玉衆人同時心頭一凜,常命歸本人就已十分不好惹,可此刻站在他身旁的中年男子氣勢卻還遠遠在他之上,給人的感覺壓根就不是什麼開山期高手,而是跟莊一凡一個級數的闢地期大高手!

    “常天問!”莊一凡同樣眼皮一跳,開口道破了中年男子的姓名。

    “呵呵,一別多年,莊會長別來無恙啊。”常天問的臉上帶着幾分譏諷和得意,看樣子兩人之前應該有過節,至少絕不是同道朋友。

    “你不在玄階海域待着,跑來這裡做什麼?這裡可是黃階學院聯盟地盤,照規矩,你來之前必須要通報一聲才行,這麼冒然闖進來未免太沒規矩了吧?”莊一凡沉聲道。

    “這麼多年過去了,莊會長還是這麼不講情面啊,對於你我這種層次的人物來說,這點規矩有個屁用?”常天問不以爲然的撇嘴一笑,隨即道:“我這次過來不爲別的,就是爲了替我族弟常命歸主持公道,聽說這裡有人將他老婆兒子打得半死不活,你身爲聯盟會長難道不該管一管嗎?”

    林逸衆人聞言這才恍然,敢情這人是常命歸的族兄,常命歸這是吃了虧就找家長的節奏啊,果然開山後期高手也是人,想法跟普通人都是一樣的。

    “此事是他們自己的私鬥,而且都是明言在先,我學院聯盟既不用管也不能管,吃了虧只能怨他們自己實力不濟,怪得了誰?”莊一凡毫不留情的冷哼道。

    “咎由自取?你是這個意思吧?可我怎麼就這麼不相信呢,區區一個玄升初期就能打敗開山初期,這事兒在玄階海域都沒聽說過,難道你這小地方比起玄階海域還要更加藏龍臥虎不成?我很懷疑,這事兒是你莊一凡在背後指使的!”常天問冷笑道。

    “是嗎?看來閣下並不是來替人找公道,而是專門來挑事的,只不過莊某現在很好奇的是,當初在玄階海域跟我競爭這聯盟會長一職的時候,閣下就是莊某的手下敗將,閣下到底哪裡來的自信敢到莊某的地盤來挑事,莫非閣下實力又有突破了?”莊一凡冷冷的看着常天問。

    聽到這話,常天問的臉色明顯陰沉了幾分,當初在玄階海域當衆慘敗給莊一凡,在他而言乃是一生的恥辱,也是誰都不能揭開的傷疤。

    “哼,手下敗將之類的蠢話就不要再拿出來自欺欺人了吧,若非我當初大意輕敵,這黃階學院聯盟會長的位置怎麼會輪到你莊一凡?”常天問撇嘴不屑道。

    “這麼說,那莊某還得多謝當年閣下手下留情了?”莊一凡聞言臉上頓時多了幾分嘲諷的意味。

    常天問臉色變得越發難看,無論背景還是實力,他一直都自覺要比莊一凡高出一籌,當年別人將他們兩個相提並論的時候,他還對此不屑一顧,甚至還當場放言莊一凡不是他一合之敵,結果交手之後卻發現自己根本不是莊一凡的對手,衆人當時那種諷刺的目光至今都讓他覺得無比恥辱,耿耿於懷。

    “你當了這個聯盟會長,實力沒有長進,嘴皮子倒是利索了不少,可喜可賀啊。”常天問冷笑了一聲,隨即道:“這個姓林的小子我今天是要定了,莊會長,如果真不是你在背後指使的話,想必應該不會攔我吧?畢竟照你剛纔說的,這也算是我們跟他之間的私事,不是麼?”

    “是不是私事,閣下說了不算,得我這位林老弟自己說了纔算,只要他不點頭,那就是受我學院聯盟的一份子,我敢保證,你動不了他。”莊一凡淡淡道。

    “林老弟?你莊一凡好歹也是闢地後期高手,居然跟這種毛頭小子平輩論交,說出去不嫌丟人嗎?”常天問哈哈大笑,見莊一凡仍舊一副不爲所動的表情,便冷臉沉聲道:“這麼說你是保定他了?”

    “不錯。”莊一凡毫不猶豫點頭,別說他跟這常天問本就有過節,就算沒有,他也絕無可能放任林逸落入對方之手,畢竟這可是他日後衝擊裂海期的最大指望。

    “那就沒什麼好說了,我本來並不想趁人之危,這是你逼我的。”常天問頓時笑了,說罷一股滔天威壓猛然凌空壓下,偌大的晨星寶船竟是隨之一沉,被這無與倫比的強大威壓生生壓下去一大截,原本平靜的海面隨之變得浪潮洶涌。

    “你要戰,那便戰。”莊一凡臉色一沉,壓在晨星寶船上的強大威壓隨之消散無形,整個人縱身而起:“要打就去外面打,否則若是毀了我的聯盟分部,玄階學院聯盟的怒火你承受不起!”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