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好,我今日就要一雪前恥,讓你好好見識一下我常天問的手段!”常天問當即大笑着緊追過去。

    他們兩個都是闢地後期的大高手,一旦動起真格那威勢絕對是毀天滅地,別說是腳下這個碼頭,連整個雷動平原島都會受到波及,那是誰都承擔不起的後果,所以兩人的戰場只能在茫茫大海之上,只有在那裡他們才能盡情的施展實力,無所顧忌。

    兩人迅速消失在衆人視線之外,此刻剩下的就只有常命歸和林逸一衆人。

    “常鎮主,他們兩位已經動手了,咱們是不是也該再戰一場啊,昨晚還沒打痛快吧?”林逸仰頭看着常命歸道。

    “哼,等會有你死的時候,用不着這麼心急!”常命歸一副不爲所動的表情,他恨不得殺林逸而後快,但不能是現在。

    心急吃不了熱豆腐,畢竟這裡的事情很快就會傳揚出去,聯盟護衛隊那一干開山期高手很快就會到場,如果再加上柳子玉這位開山中期高手,他連半點勝算都沒有,甚至連逃都未必逃得掉。

    “呵呵,囂張跋扈的常鎮主也有怕的時候,莫非你是怕你那位族兄打不過莊會長,所以怕他回來秋後算賬嗎?”林逸淡笑道。

    “小子你先別得意太早,我既然會專門找我族兄過來,那麼我族兄自然就有把握對付莊一凡,等到莊一凡一敗,你是死是活全在我一念之間,如果我是你的話,這時候就不會逞強浪費口水,而會趕緊想想待會該怎麼求情了。”常命歸冷笑道。

    “聽這個意思,常鎮主對你那位族兄好像很有信心嘛,可是聽剛纔他們兩人的話,當初又怎麼會成爲莊會長的手下敗將呢?”林逸淡淡道。

    “此一時彼一時,我那族兄當初敗過一次,不代表如今還會再敗!”常命歸居高臨下的俯視着林逸衆人,高高在上道:“你們這些人還不知道吧,莊一凡跟我族兄都是闢地後期高手,但是這一次莊一凡必敗無疑,因爲他有傷!”

    “你怎麼知道?”林逸饒有興致的看着他道,這種事情乃是絕密,莊一凡絕對不會輕易把消息透露出去,要不然仇家都得找上門來,他可就有的頭痛了。

    “嘿嘿,反正這種事情對我來說有利無弊,告訴你們也無妨,莊一凡找我老婆煉製地固丹,那可是專門用來療傷固本的玄階一品丹藥,他要是沒有受傷,幹嘛花這麼大代價請人煉製這麼偏門的丹藥?”莊一凡得意道。

    “原來如此,難怪常鎮主這麼有把握。”林逸瞭然一笑,隨即斜眼看着他道:“不過有個不太好的消息,莊會長今天跟我說,他的傷勢已經全部好了,而且已經恢復到了最巔峰狀態,我想你們這個如意算盤怕是打晚了。”

    “放屁!他那傷必須要地固丹才能治療,而整個黃階海域就只有我老婆一個玄階一品煉丹師,他哪裡來的地固丹?小子你就算想要虛張聲勢,最好也先經過腦子,以爲別人都跟你一樣是傻子嗎?”常命歸看白癡一樣看了林逸一眼。

    “哦?莫非常鎮主還不知道在下就是一個玄階煉丹師嗎?”林逸故作驚訝道。

    “你?”常命歸頓時一愣,他還真不知道這件事兒,第一反應就是這小子在大言不慚的唬人,當即嗤笑道:“就你這種毛頭小子也能是玄階一品煉丹師?小子你可別惹我笑了!”

    “我是真沒想到,堂堂常鎮主消息竟會如此閉塞,你就算沒聽過這事兒,難道看到莊會長那等級數的人物對我一個後輩小子如此另眼相待,你就一點都不覺得奇怪?”林逸不以爲意的笑道。

    “呃……”常命歸聞言不由愣住,說實話他也覺得很奇怪,莊一凡怎麼會如此維護這麼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子,據說還是北島來的,之前他還以爲是莊一凡什麼親戚,如今這麼看來莫非還真是玄階一品煉丹師不成?

    “呵呵,我這話是真是假用不着別人證明,咱們在這裡等着就知道了。”林逸淡然一笑,隨即吩咐李仁在甲板上安排了一張桌子,竟是招呼王心妍衆女吃起了早點,渾然沒把常命歸這個頭頂的開山後期高手放在眼裡。

    常命歸見狀差點氣得半死,差點就從鬼眼金雕背上翻下來,噎了半天才冷哼一聲:“那就等着瞧!”

    氣氛雖然劍拔弩張,但此時無論林逸還是常命歸,其實都絲毫沒有要跟對方直接動手的意思,只能就這麼毫無營養的打打嘴仗,因爲他們都知道決定權不在他們身上,只要莊一凡和常天問那邊決出了勝負,他們這邊也就會塵埃落定。

    當然,雙方此刻不打起來還有另外一個重要原因,那就是都沒有足夠把握吃掉對方,常命歸不敢冒被聯盟護衛隊圍攻的風險,而林逸則純粹是拿對方沒轍,至少從昨晚的交手情況來看,以他和柳子玉的實力是無法對常命歸造成威脅的。

    雙方就這麼陷入了僵持等待,林逸帶着衆女悠哉悠哉的吃着早點談天說地,而常命歸則只能眼巴巴的在天上看着。

    半個時辰之後,莊一凡和常天問兩人突然出現在衆人上空,身上都沒有受傷的跡象,不過從此刻兩人的氣息卻截然不同,莊一凡依舊平穩如常,而常天問卻明顯有些凌亂,顯然在剛纔的交手中落了下風

    “族兄怎麼樣?”常命歸連忙問道。

    “走!”常天問臉色鐵青,直接用真氣卷着鬼眼金雕和常命歸,眨眼便消失在厚厚的雲層之中。

    “恭喜莊大哥,看樣子應該是旗開得勝了。”林逸笑着迎向莊一凡道。

    “呵呵,這個常天問本來就不是我對手,如果我傷勢沒有復原,那也許還有幾分懸念,他趕在這時候過來根本是自討苦吃。”莊一凡心情大好,到了他這種級別已經很少跟人動手了,今天這一戰打得還算酣暢淋漓,本就巔峰的狀態因爲這一戰明顯更上一層,隱隱已經有了幾分突破的跡象。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