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如果換做以往,面對如此糟糕的結果凌遠清就算不動怒,那也絕不會有這個心情親自出來率衆迎接,但是這次不一樣,試煉結果固然不算理想,但因爲林逸的緣故,這次晨星學院在其他方面得到的好處比起這巨頭之路試煉要多太多了!

    其他都不用說,單是讓晨星學院衆人在慶功宴坐上主桌這一件,林逸就已是居功至偉,這意味着從此晨星學院將得到莊一凡的大力扶持,成爲首屈一指的超級黃階學院指日可待,這可是凌遠清幾十年都沒能做到的事情。

    除此之外,林逸讓莊一凡出面說和兩家學院的事情也已傳了回來,雖然學院內部難免有各種議論,但無論如何這仍然都是大功一件,但凡目光長遠之人都能看得出來,合則兩利,這事兒無論對晨星學院還是晨驕學院都是難得的盛事。

    “林大師,這次辛苦了,我代所有人感謝你爲晨星學院所做的一切,你是我晨星學院永遠的貴人!”凌遠清激動道。

    “凌院長你這可真是折煞我了,我在學院叨擾這麼久,爲學院做點事也是應該的。”林逸連忙謙虛道。

    “林大師,我有個不情之請,想讓你做我們晨星學院的榮譽院長,不知你可願意?”凌遠清忽然提議道。

    “這……”林逸和王心妍、黃小桃對視了一眼,心道這裡跟他有關係的人實在不少,弄個榮譽院長的身份不是什麼壞事兒,稍微猶豫了一下便點頭道:“既然凌院長如此厚愛,那在下就卻之不恭了。”

    “好好,我已讓人準備好了慶功宴,既是爲林大師慶功,也是慶賀新的榮譽院長,林大師請!”凌遠清當即道。

    “凌院長請。”林逸笑着點頭,這次回來他明顯發現凌遠清的態度變得越發客氣了,心下雖然有些無奈,但也知道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畢竟連莊一凡那等人物都要跟自己平輩論交,凌遠清又怎麼可能繼續託大?否則就算自己沒有意見,莊一凡那邊的臉色估計也不會好看了。

    不過令林逸比較欣慰的是,東海神尼對自己的態度跟之前卻沒什麼變化,畢竟是心境平和的出家人,而且還是王心妍和黃小桃的師尊,要是連東海神尼都跟着轉變態度,那林逸可真要叫苦了。

    這次晨星學院慶功宴,跟林逸一桌的人除了王心妍和黃小桃之外,就是晨星三巨頭和青丹子,此外身爲帶隊祭酒的李仁也敬陪末座,他本來是不夠資格,但這次算是有功之臣,這也是一種獎賞了。

    酒過三巡,林逸忽然向坐在他左手邊的青丹子問道:“青丹子,你煉丹遇到的那個問題解決了沒有?”

    “解決了,已經完全解決了,最近幾次煉丹再也沒有出現過以往那種情況,師父您果然是眼力獨到一針見血啊,弟子受益匪淺!”青丹子興奮道。

    不怪他如此激動,只不過是照林逸說的改掉了一個小小的習慣,他煉丹成功率立馬就比原來高了數倍有餘,簡直抵得上他幾十年苦修,果然有高人指點就是不一樣啊!

    他本來就是學院首席煉丹師,這下問題解決之後,更是足可躋身七品煉丹師之中的佼佼者,下一步就該展望玄階煉丹師了。

    雖說黃階煉丹師跟玄階煉丹師之間存在着天塹鴻溝,即便達到了黃階七品的巔峰水平,也不代表就有晉升玄階煉丹師的把握!

    但這畢竟是最起碼的前提,如果連黃階七品巔峰水平都達不到,那玄階煉丹師連想都不用想了。

    而現在,青丹子至少已經有了幻想一下的資格,這本身就是一項可喜的進步。

    “那就好,以後潛心修煉一下同時模擬各系丹火的技巧,這是晉級玄階煉丹師最重要的一項基本功,不可輕漫。”這是林逸自己前幾天煉製地固丹的經驗心得,好歹也是人家的師父,雖然神農藥鼎不可共享,但這些能教的還是要教一下。

    “是,多謝師父教誨,弟子銘記在心。”青丹子聞言大喜,雖然他老早就相信林逸必是玄階煉丹師,但從未想過這麼快就能得到林逸的傾心傳授,着實令他喜出望外!

    之前林逸隨便一句話就解決了困擾他多年的難題,而現在這一句話又是含金量十足!

    不得不說,當初他不顧一切拜入林逸的門下,在旁人看來衝動得不可思議,但是如今看來,這絕對是極富遠見的明智之舉!

    “對了,學院是不是還有一個叫鄭東昇的煉丹師?”林逸轉而問道。

    “鄭東昇?”青丹子聞言一愣,有些詫異林逸怎麼會突然問起這人,不過還是如實答道:“不錯,確實有這麼一號人物,是咱們學院的二號煉丹師,也是一個七品煉丹師,只是他最近好像是出門探親去了,所以不在學院。”

    “原來如此。”林逸心道怪不得從來沒見過這人,否則這鄭東昇要是真在學院的話,應該早就來拜見自己了!

    畢竟連首席煉丹師的青丹子都已成了自己徒弟,何況是他一個二號煉丹師。

    “師父您有什麼事麼,要不要弟子找人把他叫回來?”青丹子見狀問道。

    他是首席煉丹師,算是晨星學院所有煉丹師的頂頭上司,就算鄭東昇也得聽他命令行事,要知道彼此雖然同是七品煉丹師,但煉丹能力還是相差極大的,他一個青丹子至少抵得過三個鄭東昇,要不然也坐不穩首席煉丹師的位置。

    “那倒不用,我只是隨便問問而已。”林逸不以爲意的擺了擺手,以他現在的地位一句話就能令鄭東昇吃不了兜着走,但林逸還不至於如此專橫。

    一來秦月的事情只與鄭天光有關,鄭東昇身爲鄭天光的父親頂多也就是一個管教不嚴,算不上多大罪過。

    二來林逸並不想太過插手秦月的事情,萍水相逢一場頂多也就是照拂一二罷了,報仇的事情還是留給秦月自己去解決爲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