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所以接下來我要告訴你一個壞消息,希望你能承受得住。”林逸嘆了口氣,見江河海已經做好準備,才緩緩開口道:“秦月她被一個叫做鄭天光的修煉二代姦污了。”

    “奸……姦污?!”江河海聞言差點暈死過去。

    林逸點點頭,將秦月的事情從頭到尾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並沒有帶任何主觀立場,只是純粹以一個旁觀者的身份平淡敘述而已,畢竟只是一個局外人,林逸並不想因爲自己的觀感影響到江河海本身的判斷。

    說完之後,房間內死一般的寂靜,林逸就這麼靜靜的看着江河海,看他接下來會作何反應。

    許久,江河海猛然擡頭,雙眼已是一片血紅,整個人呈現出一種歇斯底里的狀態,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氣,儼然就是地獄之中爬出來的一頭惡獸。

    林逸暗暗搖頭,這傢伙受刺激太大,已經快瘋了。

    不過這也難怪,江河海對秦月用情至深,任誰驟然聽說自己愛人這種悽慘經歷恐怕都承受不住,精神崩潰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正當林逸猶豫要不要出手將其弄暈的時候,江河海卻忽然開口了,聲音絲毫不復之前的清亮,反而帶着說不出的嘶啞:“多謝林大哥爲秦月所做的一切,在下此生難報。”

    “言重了。”林逸有些擔憂的看了他一眼,雖然此刻聽起來好像很平靜,但是這種時候越平靜就越反常,若是發泄出來反倒還好一點,現在這種反常的平靜背後,誰都不知道會醞釀出什麼可怕的東西來。

    砰!砰!砰!

    江河海對着林逸磕了三個響頭,隨即猛然站起身來往屋外走去,林逸見勢不妙連忙將他叫住:“你準備做什麼?”

    這種掩蓋在平靜之下的瘋狂狀態,在林逸看來只有一個結果,那就是殺人,不過對方到底是要去殺鄭天光還是殺秦月,那就不得而知了。

    殺鄭天光很好理解,他是造成慘劇的罪魁禍首,殺秦月也不難理解,因爲她之後畢竟是自暴自棄,對於絕大數男人來說,這是不可原諒的事情。

    “我要將那些欺辱秦月的人,一個一個全都碎屍萬段。”江河海幽幽的咬牙切齒,不過他並沒有完全失去理智,轉頭看着林逸道:“林大哥你不用擔心我,我還沒蠢到現在就去殺人,至少也要等到衝擊玄升之後,否則就不是報仇,而是送死了。”

    林逸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這個男人無論實力還是資質,本來都沒有什麼過人之處,但他這一刻忽然覺得此人不是尋常之輩了,巨大刺激之下很多人都會精神崩潰,但也有極少數的人會從此脫胎換骨,一鳴驚人。

    這個江河海,說不定就是極少數的後一類人。

    “那你準備怎麼對待秦月?”林逸有些好奇道,雖然不想插手這兩人之間的私事,但若是進一步釀成人間慘劇的話,他終究會有些於心難安。

    江河海看了林逸一眼,轉身出門,留下一句話:“不管以前在她身上發生了什麼,那不是她的錯,是我的無能,只要她心不變,我就永不負她。”

    “倒還真是一個癡情男子。”林逸看着對方的背影咂摸了一句,他預想過很多種可能的情形,而江河海這個反應無疑是讓他評價最高的一種,看來以後若是有機會,這個人也可以好好培養一下。

    “這個江河海出了什麼事啊,以前看着老老實實的,怎麼今天煞氣沖天,看着跟要吃人似的!”寧雪菲拉着霍雨蝶跑了進來。

    “是啊,莫非是秦月那邊出了什麼事?”霍雨蝶跟着疑惑道,她雖不知道秦月的悽慘遭遇,但當日也看到了林逸將秦月叫過去的情形,能讓江河海這麼失常的,想來也只有他這個未婚妻秦月了。

    “嗯,確實是秦月的事情,不過這都是他們之間的私事,咱們就別多管閒事了。”林逸說了一句,隨即道:“對了,我接下來準備煉丹,就不陪你們倆了。”

    “煉丹?”兩女同時一愣,寧雪菲不由把嘴嘟了起來:“煉丹什麼時候不行啊,非得現在煉嗎?明明你明早就要走了的……”

    “就因爲我明早就要走了,所以纔要現在煉丹,要不然就來不及了。”林逸若有深意的呵呵一笑。

    “什麼來不及啊?”寧雪菲聽得一頭霧水。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對了,菲菲你晚上來我房間一趟,我有點事情。”林逸交代道。

    “晚上?我一個人去你房間?”寧雪菲忽然俏臉一紅,轉頭拉了拉霍雨蝶的衣角,弱弱道:“那讓霍姐姐也一起來吧?”

    “看來是有好事情等着菲菲你哦,我可不陪你去,這趟巨頭之路折騰了這麼久,我還要好好睡一覺養養元氣呢。”霍雨蝶同林逸相視一笑,她已經猜到林逸要幹什麼了。

    寧雪菲一頭霧水看了看林逸,又看了看霍雨蝶,嘟嘴道:“到底要做什麼嘛,神神秘秘的!”

    “到時候你就知道啦。”霍雨蝶說着就把寧雪菲拉了出去,將房間留給了林逸。

    林逸笑了笑,當即取出神農藥鼎開始煉丹,這一次他要煉製的並非是地固丹這種玄階一品丹藥,而是他早已經駕輕就熟的一種丹藥,七品大還丹。

    天色轉眼便黑,爲了不打擾林逸,霍雨蝶和寧雪菲白天都在外面院子裡待着,就算到了晚上也是一起擠在隔壁房間,寧雪菲躊躇猶豫了許久之後,才終於在霍雨蝶的連番慫恿之下半推半就的來到了林逸房間。

    “我……我來了……”寧雪菲躡手躡腳的走了進來,臉色紅紅的,儼然一副做賊心虛的表情。

    噗!林逸看到她此刻這種打扮頓時傻眼了,這妮子也不知道怎麼想的,此時全身上下就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內衫,半透不透若隱若現,活脫脫一個誘人的小妖精。

    “你幹嘛穿成這個樣子?”林逸神色古怪的看着她道。

    “啊?你大晚上叫我過來難道不是爲了那個嗎?”寧雪菲紅着臉弱弱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