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常命歸二話不說當即就要動手,然而等他看清楚林逸所處的地方,尤其看清楚站在林逸旁邊的奧田壩之後,頓時臉色一變。

    若是單純論實力,他其實並不把奧田壩放在眼裡,但問題是,奧田壩可不是普通的開山期高手,這是一艦之長!

    如果林逸此時所站的只是普通寶船,常命歸絕對就跟上次在雷動平原島那樣,早就毫不猶豫動手了,因爲普通寶船除非防護陣強度開到最大,否則是擋不住他全力攻擊的,可這是遠古戰艦啊!

    不僅是防護陣遠比寶船強悍得多,更關鍵是這東西裝備着極爲強大的攻擊陣法,別說他常命歸一個開山後期高手,就算是他族兄常天問那樣的闢地後期高手,也都不敢隻身挑戰如此恐怖的終極兵器,其他不論,單單一個星落陣就已是令人聞風喪膽了!

    眼睜睜看着戰艦大搖大擺的離去,常命歸卻愣是連追都不敢追,萬一他追到海上之後,奧田壩直接動用星落陣給他來一下狠的呢,到時候連骨頭渣子都剩不下來,奧田壩乃是膽大包天的主,彼此又有過節,這種事情未必做不出來……

    明明已經追到人了,結果卻還是隻能眼睜睜看着林逸逃走,常命歸簡直都快氣瘋了。

    然而氣瘋歸氣瘋,常命歸在這種情況下實在是束手無策,甚至連遷怒林逸那些身邊人的念頭都只能扼殺在腦海裡面,畢竟他只是一個開山後期高手而已,不是常天問那樣的闢地後期,若敢一個人去晨星或者晨驕殺人鬧事,下場只有一個,死。

    看着常命歸悻悻的僵在黃階港口上方,林逸不由得笑了,暴怒之下還能保持理智,傢伙倒是不傻。

    “可惜了,這傢伙竟然不上鉤!”奧田壩悻悻的拍着大腿道。

    “你真想殺他啊?”林逸詫異道,他還以爲奧田壩剛纔只是說說的,沒想到竟還真存了這個心思。

    “當然,自從上次見你操控星落陣之後,我好好研究了一下這方面的技巧,自我感覺已經大有進步了,正好拿這傢伙開涮,誰知道他居然就這麼慫了,真特麼掃興。”奧田壩一臉不爽的撇嘴道。

    “你就不怕殺了他會有後遺症?他有個族兄叫常天問,那可是闢地後期高手。”林逸只得提醒道。

    “闢地後期算什麼?難道咱們上次遇到的那條海龍會比他差了?”奧田壩臉上滿是不屑,神情嚮往道:“跟無盡大海中那些真正的超級存在相比起來,他們這些人連個屁都不是,我坐擁遠古戰艦,連無盡大海都可以馳騁,難道還會怕他們?他若敢來,我就敢殺!”

    林逸頓時無語,這傢伙果然是個危險人物,想當初第一次見面就毫不猶豫要把自己這個西島駙馬扔下去喂海獸,絲毫不把堂堂西島放在眼裡,如今這種氣派更是體現得淋漓盡致,能夠馳騁大海的人物果然是不簡單啊。

    從東洲到中島,航線雖然比起去西島要近了許多,但仍然是一段危險的旅途,不過既然是遠古戰艦這樣的終極兵器,所謂的危險也就顯得不值一提了,如此噸位的龐然大物不僅可以抗衡天災,更可以震懾海中那些蠢蠢欲動的強大海獸。

    除非出現上一次那種情況,否則遠古戰艦在這茫茫大海上幾乎就是縱橫無敵的存在,而這世上又有幾條海龍,遇上的機率又能有多高?

    奧田壩縱橫海上三百年,至今才見過一回這所謂的海中之神,這機率比世俗界彩票中獎還低,至於連續兩次都被海龍盯上,這種情況壓根就不存在。

    一路相安無事,等到龐大壯觀的遠古戰艦在中島靠岸,碼頭頓時引發了一陣騷動,不同於寶船,遠古戰艦這種終極兵器歷來只存在於東洲,除非東洲使團來訪,否則在中島這種地方平常是見不到的。

    “艦長,這次多謝你了。”林逸站在甲板上向奧田壩道別。

    “哪裡的話,都說了是自己人,還扯什麼謝不謝的!”奧田壩有些不滿的看了林逸一眼,轉而問道:“對了,你這次準備在中島待多久,要不要我等等你?反正我近期沒什麼重要事情,可以順便跑一趟北島。”

    “不必了,我在中島這邊要待上一段時間,而且不像遙遠的東洲,從中島到北島還是很方便的,艦長你不用專門等我。”林逸笑道。

    他想從中島回北島辦法確實很多,無論是天行道還是洪氏商會這邊都可以安排,東洲就不一樣了,從東洲到其他任何一個天階島都是十分艱難的事情,若沒有足夠的人脈,一般人只能望洋興嘆,林逸這回也就是遇上了奧田壩,要不然可得費上一番周折呢。

    “這樣啊,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也就不獻殷勤了,讓人掛個東洲的牌子過兩天就回東洲,免得中島那些頭頭腦腦心裡不踏實,還以爲我對中島有什麼不軌之心呢!”奧田壩哈哈笑道。

    林逸不由莞爾,奧田壩這話倒不純粹是開玩笑,正常遠古戰艦這麼敏感的終極兵器出現在任何一個地方,都勢必會提前通報該地高層,以免引起不必要的緊張和衝突。

    只不過這次是臨時起意,而且也不是帶着使節團這種官方性質的會面,奧田壩自然就沒有提前打招呼,這種情況下能夠安然靠岸就已經不錯了,要是時間待久一點,說不定中島島主閣那些高層都得寢食難安了。

    一艘遠古戰艦雖然無法毀掉整個中島,但真要是驟然發難,中島絕對元氣大傷,而最蛋疼的一點是,中島明面上甚至都沒人能夠抗衡這樣的終極兵器,除非驚動島主閣那些隱世不出的老怪物。

    “艦長,咱們就此別過,後會有期!”林逸拱手道別。

    “後會有期,以後有什麼事兒記得找我啊,別忘了你還是我的榮譽副艦長呢。”奧田壩大笑着拍了拍林逸肩膀,經過這一段旅途彼此關係明顯拉近了不少,雖然還不足以完全將林逸綁在他的戰艦上,但是來日方長。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