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越來越多的人被吸引過來,天嬋、雪梨二人卻只能站在自家門口,對眼前這一幕束手無策。

    此外魏申錦也已聞訊趕了過來,但同樣一臉無奈,刁還山這傢伙雖然讓人十分厭煩,但他畢竟沒有做出什麼實質性危害天丹閣的動作,只是堵在門口哇啦哇啦的替他名藥門宣傳而已,這種情況下還真不能對他做什麼。

    天嬋三人這時候只能乾瞪眼,就算生氣也只能把這個啞巴虧嚥下去,何況真要說起來,論實力論底蘊天丹閣確實不是名藥門的對手,實在是無計可施。

    天嬋和雪梨相視一眼無奈搖頭,如今她們在中島最大的靠山離開了,眼下就算有怨言也沒有辦法,只能任憑刁還山這個跳樑小醜上躥下跳。

    “刁還山,做人留一線,你不覺得你太過分了嗎?”魏申錦實在忍耐不下去了,站出來冷喝着打斷喋喋不休的刁還山。

    “過分?怎麼過分了?刁某不偷不搶,就只是站在這裡說幾句公道話而已,怎麼就過分了?”刁還山冷笑着瞥了魏申錦一眼,不懷好意的擠兌道:“我記得天丹閣開業才區區兩年吧,什麼時候架子變得這麼大了,連別人在店門口說幾句話都不行了?”

    “你說這是公道話?刁還山,你臉皮到底是什麼做的啊,這麼明目張膽的惡意競爭,用如此下作的方式搶天丹閣客源,居然還能臉不紅心不跳的說自己是公道話?”魏申錦壓抑着怒火冷哼道。

    “本來就是公道話,要說惡意競爭,閣下你倒是說說看,我剛纔說的話哪一句不是實事求是,哪一句是在刻意詆譭天丹閣了?如果有,你給我挑出來,我當場賠禮道歉!”刁還山有恃無恐道。

    “你……”魏申錦頓時噎住,他畢竟不像刁還山這種生意場上摸爬滾打的傢伙,說話運不如他們玲瓏利索,何況刁還山剛纔這些話確實沒有留下什麼把柄,只是單純在宣傳他名藥門而已,很難讓人挑出理來。

    其實魏申錦也知道面對這種跳樑小醜,單純靠嘴跟他理論是沒用的,最好的辦法莫過於直接用實力壓倒對方,就像上次天丹閣開業的時候一樣,天行道隨便一掌就把這傢伙扇飛了,他敢嘰歪半句?

    只可惜,魏申錦不是天行道,說到底他只是雪劍派一個弟子而已,實力跟刁還山比還不知道誰高誰低,真要打起來誰扇飛誰還不一定呢。

    見魏申錦被噎得一句話說不出來,刁還山得意的瞥了天嬋和雪梨一眼,睥睨道:“小子,就你們幾個小角色也想跟我鬥,不覺得自己太嫩了嗎?哼,來文的你們不行,來武的你們更不行,有能耐你們把天行道喊來,讓他來收拾我啊!”

    此話一出,全場一片譁然,天行道在中島可是家喻戶曉的傳奇人物,大庭廣衆敢這麼指名道姓把天行道名字點出來的人可不多見,這位名藥門的刁副掌櫃還真是一號人物!

    魏申錦氣得差點擼袖子動手,最後還是被天嬋和雪梨用眼神制止了,此時在場沒有鎮得住的高手,就他們三人很難佔到什麼便宜,反而很有可能會吃大虧,要是刁還山藉此拆掉天丹閣的牌子,那這兩年的心血可就白費了。

    見魏申錦沒有上頭,刁還山不禁有些失望,天嬋幾人猜的不錯,他確實動了借題發揮的心思,畢竟天丹閣的存在勢必要搶掉他名藥門很多生意,這次若是能夠藉機砸了天丹閣,那才真的一了百了,就算爲此付出一些代價也是值得的。

    “哼哼,不怕告訴你們,老夫乃是元嬰後期高手!要是天行道在這裡也就罷了,可是他不在,老夫倒要看看誰能與我爭鋒!”刁還山說話間釋放出一身氣勢,頓時將周圍衆人嚇了一跳。

    不怪衆人如此反應,如果是在東洲那種高手雲集之地,區區一介元嬰後期根本算不了什麼,畢竟隨便路過一個都極有可能是玄升期高手,甚至是開山期巨頭,誰會怕一個元嬰後期高手?

    可這裡是中島,元嬰期高手在這邊已經是難得一見的高手了,沒有一個是好惹的角色,至於實力更強的玄升期高手基本上都不太出門,十天半個月沒準都見不到一個,就如眼下這個場合,刁還山這個元嬰後期儼然已經是無敵的存在了。

    天嬋和雪梨不由皺起了眉頭,而魏申錦也只能選擇退步,沒辦法,他根本不是刁還山的對手,就算一腔熱血的堵上去也只會壞事。

    刁還山見狀不由得意的哈哈大笑,而人羣之中的林逸卻有些納悶,天行道在這天階島一向是威懾力十足的存在,怎麼好像不太行了?這刁還山居然不怕天行道找他算賬,這是怎麼回事兒?

    不過林逸並沒有去細想這些,刁還山就算是元嬰後期高手,那也根本入不了他如今的眼界。

    現在就連闢地後期的黃階學院聯盟會長莊一凡都要跟他稱兄道弟,言談之中甚至都還要帶着幾分恭敬,像凌遠清這樣的學院院長更是對他尊敬有加,以林逸如今的層次,在這中島能夠讓他放在眼裡的人物還真不多了。

    林逸剛纔沒有選擇直接出手,那是爲了先弄清楚具體情況,而如今既然已經聽了一個大概,之後的廢話自然就不用繼續聽下去了。

    “你可以滾了。”林逸從人羣中走了出來,看都沒正眼看刁還山一眼,對着被擠兌得說不出話來的天嬋幾人微微一笑:“我回來了。”

    “啊!”天嬋和雪梨頓時喜出望外,她倆盼星星盼月亮,在這裡盼林逸盼了整整兩年,結果卻始終得不到一個準信兒,沒想到今天在這最難堪的時候,林逸居然現身了!

    魏申錦同樣大喜,他剛纔正急得不知道該怎麼辦呢,林逸囑託他照應天丹閣,這要是被刁還山這種跳樑小醜砸了招牌,他日後哪有臉去見林逸?

    不過現在好了,林逸回來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