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中島和東洲相隔何止萬里,佟仰吸和這鄭東昇非親非故的,怎麼就能把他請來中島呢?”林逸還是有些疑惑。

    “這個倒是不奇怪,名藥門的總部雖然在這中島,但是聽人說他們在東洲發展得也相當不錯,跟東洲很多勢力都搭上了關係,這鄭東昇跟他們好像有合作關係,所以纔會被佟仰吸請過來,雖說他是鄭東決的堂哥,但是他願意去哪裡坐鎮,就算鄭東決也管不着啊。”魏申錦解釋道。

    “這倒也是。”林逸恍然點頭,不過還是隱隱覺得有點不對勁,但是具體哪裡不對勁,一時卻又說不上來。

    頓了片刻,林逸轉而向王心妍問道:“對了,最近丹堂情況怎麼樣,章大師這兩年有回來過嗎?”

    “沒有,他老人家已經很久沒有現身了,丹堂這兩年一直都還是鄭東決當家做主。”王心妍語氣有些唏噓道。

    這種情況持續久了對她來說不是好事,鄭天出可一直都還對她賊心不死呢,雖然因爲天行道的威懾,鄭東決不敢爲他這個孫子做一些出格的事情,但現在天行道去了東洲,而丹神章力鉅又神龍見首不見尾,丹堂都快成他的一言堂了。

    萬一鄭東決要想做點什麼不好的事情,天嬋幾乎毫無反抗之力,就算有侯關啓和蔡中揚這些章力鉅的記名弟子出面幫她,那也擋不住一手遮天的鄭東決啊。

    林逸對這個答案早有心理準備,不過難免還是有些失望,他這次來中島雖說主要是爲了看天嬋和雪梨,但未嘗沒抱着一線希望,若是能夠運氣好見到章力鉅,自己那些沉睡的紅顏知己可就有救了。

    只可惜,這注定只能是一個美好的幻想,如今看來想要見到自己這位便宜師父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不得不說機緣未到啊。

    幾人正說着話,外面忽然傳來一陣喧鬧聲,有人在門外大聲叫囂:“剛剛是誰打我們名藥門的人,趕緊給我滾出來!”

    聽着這個突如其來的動靜,天丹閣裡面的客人紛紛跑了出去,外面頓時又圍了一大羣看客,一個個指指點點議論紛紛,今兒天丹閣和名藥門真是磕上了,這裡註定不會安生。

    林逸和天嬋幾人相視一眼,也跟着走出了大門,一眼便看到被人羣圍在正中的一箇中年男子,林逸看到此人衣袖上的一個標誌之後,頓時就愣住了。

    “你就是那個打傷刁還山的玄升期高手?”中年男子目光一下子便落在了林逸身上。

    “不錯,就是我,你是晨星學院什麼人?”林逸微微皺眉道。

    中年男子本來氣勢洶洶,聞言不由有些愕然,自己什麼都還沒說呢,這傢伙怎麼就知道自己是晨星學院的?

    殊不知,林逸在晨星學院待了這麼久,甚至還混了一個榮譽院長的名頭,這要是連晨星學院的標誌都認不出來豈不是眼瞎麼。

    “喲呵,沒想到你還有點眼力,居然知道我是晨星學院的,不錯,我是東洲晨星學院祭酒趙有缺!”中年男子自報名號,隨即冷笑一聲道:“聽人說你是玄升期高手,所以就敢仗勢欺人欺負我們名藥門的刁副掌櫃,要不連我也一塊欺負試試?”

    話音未落,趙有缺猛然釋放出一身強大氣勢,玄升中期的實力一瞬間展露無遺,頓時就令周圍衆人吃了一驚,玄升期高手這麼稀罕的存在,今兒一下子就見到了兩位,這場熱鬧真是沒有白看。

    天嬋、雪梨還有魏申錦見狀同時臉色一變,他們雖然知道林逸是玄升期高手,但畢竟只是玄升初期,而對方卻是玄升中期,足足高出了兩個境界,就算以林逸的實力也未必是這趙有缺的對手啊!

    然而林逸對這一切似乎渾然不覺,依舊神情淡淡的看着趙有缺,微微皺眉道:“你一個晨星學院的祭酒,居然跑到中島來給名藥門做打手,不覺得太給晨星學院丟人了嗎?”

    “你知道個屁!”趙有缺不禁臉色一沉。

    他當然也知道這麼做有些丟人,畢竟東洲晨星學院祭酒的身份非同等閒,也許在高手如雲的東洲並不耀眼,但是出來之後就代表着晨星學院的臉面,一旦他做了這種不上臺面的齷齪事,那可是會連晨星學院的聲譽都會受到影響的。

    可是趙有缺沒辦法,他能夠在晨星學院站穩腳跟全靠鄭東昇,這次鄭東昇出來接私活撈外快,他純粹就是一個跟班小弟,現在出了這攤子破事兒,名藥門自己解決不了,鄭東昇又不可能親自出面,除了他來還能有誰?

    “這麼說你執意要做名藥門的走狗了是麼?”林逸原本平淡的表情隨之變得嚴肅了幾分,好歹是晨星學院的榮譽院長,他並不想因爲這種事情讓晨星學院聲譽受損,可如果對方死活不聽勸的話,那就沒辦法了。

    “小子,你嘴巴最好給我放乾淨一點,本來我還只准備點到爲止,你要是真不知好歹的來激怒我,到頭來吃虧的是你自己,識相一點就趕緊賠罪道歉,我好心奉勸你一句,你可不要自誤!”趙有缺臉色不善道。

    “呵呵,這句話我轉送給你自己,念在你來自晨星學院的份上,我不想傷你,可以放你一馬。”林逸淡淡搖頭道。

    “不想傷我?哈哈哈哈,你這小子倒是挺有意思,實力不怎麼樣,裝起逼來倒是很有一套,一個玄升初期居然要放我這個玄升中期一馬,當着這麼多人的面,這麼大言不慚的話真虧你說得出來。”趙有缺大笑道。

    “你不相信?好歹也是東洲出來的人,越級挑戰這種事情難道很奇怪嗎?”林逸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

    “不錯,這種事情在天才雲集的東洲確實很常見,可這裡是東洲嗎?哼,唬人之前也不想仔細了,還是說你也是東洲出來的?”趙有缺上下打量着林逸道。

    “你說對了一半,我就是剛從東洲回來,而且湊巧的是,我跟晨星學院淵源不淺。”林逸淡淡笑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