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什麼意思?難道你是我們晨星學院的弟子?”趙有缺微微一驚,這種事情倒不是沒有可能,這人是中島少見的玄升期高手,而且一眼就認出自己是晨星學院的人,兩個條件結合在一起,這傢伙是晨星學院弟子的可能性確實不低。

    他這次出來充當名藥門的打手本身就夠丟人了,這要是對付自己晨星學院的弟子,日後風聲一旦傳回東洲,他還怎麼在晨星學院立足?

    “呵呵,我跟你們院長凌遠清是朋友,同時還是你們首席煉丹師青丹子的師父,你說呢?”林逸淡淡道。

    “哈哈哈哈!”趙有缺頓時就笑翻在地上了,就跟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般,指着林逸上氣不接下氣道:“你要說自己是晨星學院弟子,那至少還靠點譜,說不定我還真就信了,沒想到你這人還挺有意思,居然是我們凌遠清院長的朋友,青丹子大師的師父,你說夢話也得有個限度吧?”

    不僅是趙有缺,就連周圍圍觀的這些人也都覺得太過天方夜譚了,他們就算對晨星學院不瞭解,那至少也知道院長和首席煉丹師代表着什麼,這位天丹閣當家人物真是吹牛不打草稿啊。

    “該說的我都已經說了,我勸你最好現在扭頭就走,我可以當做沒見過你,否則就別怪我不講情面了。”林逸神色依舊平淡如常,絲毫沒把衆人的冷嘲熱諷放在心上。

    “哈哈,你可以不用給我留情面,但是看在你費盡心思編了這麼離譜的瞎話份上,我倒是可以對你留點情面,至少可以保證不打死你。”趙有缺肆無忌憚的大笑道。

    “既然如此,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林逸有些無奈的笑了笑,剛剛從晨星學院出來,結果扭頭就要對晨星學院的祭酒動手,自己這個榮譽院長也真是獨一份了。

    “都到這時候了還裝呢?你小子是裝逼裝上癮了吧?我這就讓你好好清醒清醒!”趙有缺一聲冷笑,隨即就要對林逸出手。

    然而沒等他真正出手,林逸卻已身形一晃出現在他面前一丈之內,鬼魅一般的速度硬是將他這個玄升中期高手嚇了一大跳,來不及做任何反應,緊接着胸口便捱了一記重擊,整個人當場不受控制的倒飛而出,硬是被林逸一腳踹飛出了坊市街。

    嘶!全場此起彼伏一陣倒抽冷氣聲,一個個看向林逸的目光都跟看怪物一樣,這可是玄升中期的大高手啊,怎麼在這位天丹閣當家面前連一招都走不過去,不會是那種空有等級沒有實力的水貨吧?

    “咱們進去吧。”林逸跟個沒事人似的扭頭招呼天嬋幾人,以他現在的實力對付尋常的玄升中期高手,根本用不上那些壓箱底的招式,隨便組合出任何一種三系屬性武技就已經妥妥足夠了。

    “哦。”天嬋幾人相視一眼,愣愣的點了點頭,他們一向知道林逸厲害,越級挑戰也是家常便飯,可即便同樣是越級挑戰,玄升期的難度比起元嬰期至少要高出十倍以上,何況看林逸這雲淡風輕的架勢壓根就沒把對方玄升中期放在眼裡,這到底是有多強啊?!

    “天丹閣果然深不可測啊!”圍觀人羣直到此刻才徹底沸騰起來,雖說做買賣跟實力強大與否並沒有直接關聯,但是在這弱肉強食的世道,人們還是下意識更願意相信那些實力強大的存在,至少他們說的話更可靠更有保障。

    林逸到達此地纔不過一個時辰的工夫,先是扇飛了元嬰後期的刁還山,現在又踢飛了玄升中期的趙有缺,實力簡直強得令人髮指,無形之中就相當於給天丹閣做了兩次廣告,人氣非但沒有損失,反而多了不少。

    崇拜強者是人類天性,天丹閣有這麼一位實力強悍的當家人物,自然噱頭十足,四面八方聚攏過來的這些人很多都是爲了一睹高手尊容,只要稍微引導一下,這些可都是現成的客源啊。

    坊市街外,一個狼狽的身影在一片狼藉的垃圾堆中爬了起來,正是被林逸一腳踹飛的趙有缺,看在晨星學院的份上,林逸終究還是留了幾分餘地,要不然他此刻早已是一具無人問津的屍體了。

    但即便如此,趙有缺這一下還是受了不輕的傷勢,心中驚駭欲絕,倒是真有點相信林逸跟晨星學院有淵源了,畢竟到了玄升期這種層次還能輕而易舉越級挑戰的天才,在這中島和其他幾個天階島實在不多,唯有東洲才比較常見。

    一瘸一拐的回到名藥門,此時佟仰吸正陪着鄭東昇喝茶,兩人見到趙有缺這副樣子頓時嚇了一跳,之前刁還山就是這樣,怎麼現在換了他這個玄升中期高手還是這樣啊?

    “怎麼回事?難道連你都不是那個林逸的對手?”鄭東昇皺着眉頭有些怒氣道,他剛纔還在跟佟仰吸誇口以趙有缺的實力必定手到擒來呢,哪想得到會是這個結果,簡直是當着佟仰吸的面自己打自己臉,難怪他會惱怒。

    “鄭大師,在下無能,確實不是他的對手。”趙有缺無地自容的羞愧道。

    “怎麼會這樣?剛纔刁還山不還說林逸只有玄升初期嗎,以你趙祭酒玄升中期的實力還對付不了他?難道是刁還山看錯了,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混蛋!”佟仰吸臉色一沉。

    他從來沒有正眼看過天丹閣,這兩年只是因爲天行道的威懾纔不敢輕舉妄動,如今天行道走了,而自己這邊又請來了鄭東昇和趙有缺這樣的東洲高手,對付區區天丹閣應該是小事一樁纔對,怎麼會如此一波三折!

    “呃,其實也不能怪刁副掌櫃,那個林逸的境界確實只有玄升初期,只不過此人可以越級對敵,非同小可。”想起剛纔交手的畫面,趙有缺直到此刻都還心有餘悸,彼此實力差距太大了,明明自己纔是玄升中期,卻感覺在對方面前就跟元嬰中期一樣不堪一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