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竟有此事?”鄭東昇和佟仰吸同時一驚,若單純只是趙有缺落敗,他們還不會如此震驚,可是趙有缺被人越兩級打敗,這就說明對方確實是非同小可了。

    “不僅如此,那小子還說……”趙有缺尷尬的咧了咧嘴。

    “他還說什麼?”佟仰吸連忙問道。

    “他還說他跟我們晨星學院有些淵源……”趙有缺神情古怪道。

    “淵源?什麼淵源?難道他是我們晨星學院出來的弟子?”鄭東昇也跟着眼皮一跳,中島很多人都有過東洲學院進修的資歷,遇上這種巧合不是沒有可能。

    “那倒不是,他的口氣可比這大得多了,他說他是凌遠清院長的朋友,還說是青丹子大師的師父!”趙有缺硬着頭皮道。

    “什麼?!”鄭東昇頓時驚掉了大牙,很快就要反應過來,皺着眉頭道:“這絕不可能,據我所知青丹子的師父早就已經死了,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這裡?”

    在這修煉界不好以貌取人,因爲看起來再年輕的人,其實說不定也已是活了幾百上千年的老怪物,只不過維持了年輕的容貌而已,就像莊一凡那樣,可是這傢伙自稱是青丹子的師父,那就純屬扯淡了!

    “不錯,如此大言不慚,這人肯定是個騙子!”一旁佟仰吸連忙斷言道,別說這事兒毫無可能,就算真有那麼幾分可能性,他也必須馬上打消鄭東昇的疑慮,否則林逸如果真是凌遠清的朋友青丹子的師父,那他名藥門還爭個屁啊?

    真要是那樣,他乾脆什麼都不用做了,只有趕緊親自去天丹閣登門謝罪,除此之外沒有第二條路可走。

    趙有缺沒有說話,他當然也不相信林逸的鬼話,可是以林逸展現出來的強大實力,那也絕不會是一般的晨星學院弟子,說不定真的認識凌遠清和青丹子這種大人物,所以纔會如此肆無忌憚的扯虎皮拉大旗。

    “這是毫無疑問的事情,哼,這小子裝神弄鬼居然裝到我們晨星學院頭上了,倒也真是個奇葩!”鄭東昇嗤之以鼻的冷哼道,當着他這個晨星學院二號煉丹師的面充大頭,這跟跑到地府裡去裝鬼有什麼區別?

    “實在是欺人太甚,鄭大師,您看咱們接下來怎麼辦,總不能任由這小子肆意詆譭您晨星學院的名聲吧?”佟仰吸期待道。

    “雖然對於晨星學院名聲什麼的,我並不是特別在意,不過這小子確實不能不管,要不然別人還以爲我們怕了他,說不定真把他當成什麼大人物了。”鄭東昇微微皺眉道。

    “就是這個道理,咱們已經連着兩人折在他手上,絕不能繼續助長他的囂張氣焰了,只可惜我們名藥門在中島這邊的客卿高手實力不夠,還是得麻煩鄭大師您想辦法才行啊。”佟仰吸連忙道。

    他這邊的客卿高手頂多就是元嬰期,實力還未必比得上刁還山,更別說對付林逸了,這件事情只能讓鄭東昇出面解決。

    當然,鄭東昇本人乃是煉丹師,並不擅長跟人打鬥,只不過以他的超然地位處理這種事情也根本不需要親自出手,只要讓人傳個口訊,自然就有大把高手趨之若鶩,區區林逸根本不在話下。

    “嗯,這個林逸既然能夠越級對敵,實力着實不弱,我們不能太過小覷,一般高手恐怕還對付不了他。”鄭東昇沉吟了片刻,隨即道:“這樣吧,我們先不要輕舉妄動,等到時候讓吳副島主出面對付他!”

    “吳副島主?”佟仰吸一愣,面露驚訝道:“鄭大師說的這位吳副島主,莫非就是去年異軍突起的常務副島主吳淼?”

    中島島主閣一貫是五人分權,即一名島主和四名副島主,而常務副島主的實權是四名副島主之中最大的,基本上所有大小事情都能說得上話,論權力論地位僅在島主之下,算是中島明面上官方勢力的二號人物。

    而佟仰吸口中的吳淼,雖然在島主閣的資歷十分深厚,但一直以來都是不顯山不露水,論存在感甚至還比不上天行道,畢竟後者賬面實力雖低,但卻是家喻戶曉的傳奇人物,而且爲人強勢,真正實力即便在島主閣也絕不算弱。

    然而這個吳淼並不是真的無能,只不過是深藏不露罷了,去年島主閣內部重新推選常務副島主之時,從來不被外界看好的他突然發力一舉成功,竟是成了一匹不大不小的黑馬。

    “不錯,正是此人。”鄭東昇點點頭。

    “這可是中島官面上的二號人物,連天行道、楚文天這些副島主都要被他壓過一頭啊,而且據說一向拒人於千里之外,很少有人能夠與其結交,鄭大師居然連他都能請動?”佟仰吸頓時更加驚訝了。

    他們這些商會對於島主閣那幾位一向是最上心的,就算不能成爲利益均沾的自己人,那也必須要盡力結交,至少不能讓對方成爲絆腳石,要不然他們生意可就不好做了。

    佟仰吸在這方面沒少下功夫,尤其是這位新晉常務副島主吳淼,更是他全力交好的重點人物,只可惜吳淼對於他的示好從來都是不冷不淡,頂多也就是逢年過節送點禮物而已,連登堂入室的資格都沒有。

    “不錯,這位吳副島主確實爲人清高冷傲,不過佟掌櫃可別忘了我的身份,別人只能求他,而他卻要來求我,我可是他的座上賓吶。”鄭東昇得意的哈哈一笑。

    “對對,像鄭大師您這樣的高級煉丹師,無論走到哪裡都是地位超然,一般人請都請不來的,他吳淼就算再怎麼清高冷傲,丹藥總是少不了的。”佟仰吸恍然賠笑道。

    “佟掌櫃還不知道吧,我這次特意趕來中島,其實並不單純是應你之邀,同時也是爲了吳副島主而來,他如今是玄升後期巔峰高手,不久之後就要着手衝擊巨頭境,所以急需找人幫忙煉丹,爲了請我過來,他最近一年可是寫了不少信吶。”鄭東昇笑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