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煉丹師就這一點好,地位十分超然,就連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在他們這些高級煉丹師面前也必須低聲下氣說好話,鄭東昇最享受的就是這種感覺。

    “原來如此,看來吳副島主還是很有眼光的嘛,燒香拜佛就怕拜錯廟,不過吳副島主這一次可真是找對人了,有您鄭大師親自出馬,煉丹這種事情還不是手到擒來麼。”佟仰吸順勢拍了一記馬屁,心道難怪這次鄭東昇輕易就答應過來幫忙,換做以前,哪怕出價再高那也是很難請動這尊大神的。

    鄭東昇哈哈大笑,對佟仰吸這記馬屁很是受用,想了想道:“這樣吧,我給吳副島主寫一封親筆信,佟掌櫃你找人送過去,他肯定會來。”

    “好,那就有勞鄭大師了。”佟仰吸大喜,雖然林逸強得出乎意料,但是如果能請動吳淼出馬,區區一個林逸又算得了什麼?

    鄭東昇和佟仰吸說話的這會兒工夫,和趙有缺同樣一瘸一拐的刁還山,突然一臉苦色的來到了門口。

    “你不好好養傷,跑這裡來做什麼?”佟仰吸見狀皺了皺眉,要不是跟着鄭東昇來的趙有缺也吃了大虧,他是絕不會給這傢伙好臉色的,畢竟讓他在鄭東昇面前丟了面子。

    “佟掌櫃,鄭大師,大事不好了!”刁還山苦笑道。

    “什麼大事不好?有鄭大師和我在這裡,難道還能出什麼亂子不成,慌慌張張的,不成體統!”佟仰吸訓斥道。

    “佟掌櫃,真的是大事不好啊,剛剛下人來報,說天丹閣那邊也開始預訂煉丹了,而且承接七品丹藥的訂單!”刁還山道。

    “什麼?”佟仰吸和鄭東昇同時驚得站了起來。

    “這是真的,他們天丹閣因爲盛產極品丹藥的緣故,這兩年本就積攢了不少人氣,口碑風評也一向不錯,唯一的缺點就是丹藥品級不夠高,可現在這麼一搞,最後這點弱項反而變成了強項,七品丹藥,這可比咱們名藥門還要高啊!”刁還山苦着臉道。

    這次難得請來鄭東昇坐鎮,名藥門打出當場煉製六品丹藥的口號,本來已經在風頭上蓋過了天丹閣,再加上刁還山之前的刻意挑釁,兩家已成水火不容之勢,風波之下毫無懸念的成了輿論焦點,名藥門藉此出了不小的風頭,並且吸引了大量人氣。

    然而現在天丹閣放出七品丹藥的風聲,名藥門剛吸引過來的這點人氣瞬間就被搶走了,連帶着之前已經預訂了六品丹藥的客戶也都紛紛退訂,顯然是跑去天丹閣那邊了,辛辛苦苦忙活一場,結果卻是替他人做了嫁衣,讓人情何以堪!

    “不可能!他小小天丹閣怎麼可能煉製七品丹藥!”佟仰吸第一反應是不信,七品煉丹師在這幾個天階島乃是鳳毛麟角的存在,就算難得能夠冒出一個兩個,也很快就被那些東洲學院挖去。

    別的不說,天丹閣這種毫無底蘊的小丹藥鋪子,怎麼可能養得起七品煉丹師?就算把全部利潤拿出來都遠遠不夠吧!

    “既然他敢放出這樣的話,就說明他確實有這個能力,要不然就是自尋死路,我看那個林逸應該沒這麼蠢,難道說這天丹閣也有東洲背景?”鄭東昇若有所思道。

    這是他能想到的唯一一種可能性,天丹閣跟這邊名藥門一樣,花大代價請來了自己這樣的高級煉丹師,所以纔敢放出如此狂言。

    “這不可能,我這兩年花了不少力氣調查天丹閣的底細,這純粹就是一家小丹藥鋪子,也就天行道這個背景靠山,跟東洲那邊毫無聯繫。”佟仰吸篤定道,天丹閣如今是他的眼中釘肉中刺,要不是已經調查清楚,他也不敢冒然讓刁還山上門挑釁。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還真得好好合計一下了,說不定它背後有高人啊。”鄭東昇皺了皺眉,隨即對佟仰吸道:“這樣,我也別寫信了,佟掌櫃你直接持我的名帖去把吳副島主請來,事不宜遲,現在就去!”

    “好!”佟仰吸連連點頭。

    “還有,乾脆把我那位堂弟也一起叫來吧,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鄭東昇又補了一句。

    “這……”佟仰吸猶豫了一下,鄭東昇口中的堂弟自然是丹堂副堂主鄭東決,而在明面上他名藥門和五行商會的關係一直不好,跟鄭東決這位丹堂話事人自然也融洽不到哪裡去,但這只是明面上的關係,暗中隱情不足爲外人道。

    鄭東昇自然是知道這個隱情的,不過這次要請吳淼,如果再把鄭東決也一併請來,勢必令人生疑啊。

    “沒什麼好猶豫的,吳副島主是信得過的自己人,這層關係早晚要讓他知道,索性不如趁這個機會當面坦承,這樣還能落個推心置腹的好印象,你就說是我的意思,東決不會反對的。”鄭東昇吩咐道。

    “是。”佟仰吸點點頭,當即忙不迭出門去叫人了。

    半個時辰之後,名藥門貴賓室內多了幾位大人物,鄭東昇當仁不讓坐在主位,而坐在他右手邊的便是堂弟鄭東決,佟仰吸則陪坐在鄭東決下首。

    鄭東昇左手邊則是一個相貌嚴肅的長鬚男子,毫無疑問,此人便是中島新任常務副島主吳淼!

    不過在吳淼下首,卻多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不速之客,便是中島修煉者學院的南天極光!

    以南天極光的實力和身份,雖然上次同天行道競爭副島主之位失利,但仍然算是一號非同等閒的人物,不過他跟名藥門一向沒什麼往來,佟仰吸自然也不會特意去請他,這次他之所以出現在這裡,其實也是一個巧合。

    原因很簡單,佟仰吸上門去請吳淼的時候,南天極光剛好也在,一聽說是爲了對付天丹閣和林逸,頓時就心血來潮過來湊熱鬧了。

    “諸位都是中島舉足輕重的大人物,這次能夠把你們幾位請來,東昇臉上有光啊。”鄭東昇以主人姿態開場道,這裡以他的地位最爲超然崇高,若是換做佟仰吸,別看他是名藥門掌櫃,在場幾人還真未必會把他放在眼裡。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