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代理副島主?”南天極光一愣。

    “不錯,畢竟天行道纔剛走不久,如果現在就把他的副島主位置給別人,恐怕會惹來非議,但如果只是代理副島主的話,那就合情合理了。”吳淼單手捋着長鬚,胸有成竹道:“你是修煉者學院的副院長,上次又跟天行道競爭過副島主之位,是代理副島主的最佳人選,相信只要我提出來,島主閣那幾位應該都不會有什麼異議,幾人之中只有楚文天跟天行道走得比較近,不過人走茶涼,相信他不會這麼不識相跟我作對的。”

    “嗯,我也曾私下找人調查過,楚文天跟天行道也只是看起來關係不錯而已,兩人並沒有什麼深交,畢竟是混跡權力場的人物,他不可能爲了一個遠走東洲的天行道得罪您這位常務副島主,除非他腦子進水。”南天極光連連點頭。

    “其他人都不用擔心,唯一有可能對這事兒提出異議的人是那位代理島主,以他的實力和背景若是說個不字,南天老弟,到時候只怕連我也是愛莫能助啊。”吳淼皺眉道。

    “代理島主畢竟不是真正的島主,而且他初來乍到,論實權恐怕還沒有你這位常務副島主大吧,他有這麼大影響力?”鄭東昇不由疑惑道。

    “鄭大師您有所不知,那位雖然是代理島主,但無論實力還是背景都非同小可,我們幾個副島主在他面前只有俯首帖耳的份,說句不好聽的,中島島主之位在我們看來位高權重,但那位未必就真的放在心上,這次不過是出來履職應付差事罷了,真讓他安安分分當個幾十上百年的中島島主,估計他還不幹呢。”吳淼苦笑道。

    “莫非是那幾個超級世家出來的人物?”鄭東昇聞言一驚。

    “不錯,而且是中島長老會的人物!不過具體情況我們也不敢打聽太多,但他確實有着超級世家的背景,要不然這次代理島主之位又豈會連商議一下的機會都不給我們,直接就指派給他了?”吳淼搖頭道。

    他身爲常務副島主,本來是最有機會成爲代理島主的,結果沒想到空降下來那麼一位狠人,包括他吳淼在內的幾個副島主愣是連活動運作的機會都沒有,只能乖乖聽命。

    “這麼說來倒真的只能看運氣了,既然是超級世家出來的人物,連我也未必能說得上話。”鄭東昇搖頭嘆了口氣,別說他這個晨星學院二號煉丹師,就是首席煉丹師的青丹子都入不了超級世家的法眼。

    “這可如何是好?”南天極光心中一沉,這次機會十分難得,他必須趁着天行道不在將副島主之位搶到手,否則等天行道回來,那就又沒他什麼事了,所以他是勢在必得,要不然又豈會這麼放低身段去奉承巴結吳淼?

    “南天老弟其實倒也不必這麼擔心,我只是說有這種可能性,但事實上這種可能性並不大,那位高高在上的代理島主是隻身上任,並沒有帶任何親信,應該不會對這個副島主之位感興趣,而綜合各方面考慮,南天老弟你是最合適的人選,他沒有反對的理由,所以這個代理副島主十有**就是你的了。”吳淼笑道。

    扶南天極光上位之後,他在島主閣就多了一個自己人,話語權自然也就更大,之後再把天行道的殘餘勢力清除掉,島主閣除了高高在上的那位代理島主之外,就是他一家獨大的格局,若是再遇上一個合適的時機,說不定連島主之位都可以暢想一下了!

    “哈哈,這可是大好事兒,先弄一個代理副島主,等過上幾個月,代理兩個字就可以去掉了,看來我們可以提前稱呼一聲南天副島主了。”鄭東昇笑道。

    “多謝鄭大師和吳副島主提攜,在下感激不盡,沒齒難忘。”南天極光大喜,原本還有些心裡沒底,如今聽了吳淼這番表態和分析之後,頓時就心中大定了。

    “南天老弟,咱們以後都是自己人,自己人就不說這些客套話了,只要精誠合作,中島早晚是咱們的天下。”吳淼雄心勃勃道。

    “好,吳副島主不愧是將要衝擊巨頭境的人物,這份心胸和魄力確實不凡!”鄭東昇讚了一句,隨即道:“不過能者多勞,你可不能只顧着南天副院長的事情,這邊天丹閣也還得靠你來對付啊。”

    “這個好說,不就是一個天丹閣麼,想要把它不過是一句話的事情,不過……”吳淼說到這裡忽然頓住了。

    “不過什麼?”佟仰吸連忙問道。

    “我聽說天丹閣跟丹堂有點關係,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鄭副堂主?”吳淼看向閉口不言的鄭東決道。

    鄭東決自從來到這裡,除了一開始跟幾人打過招呼,之後就一句話都沒說,不知是因爲立場問題還是故作高深。

    見吳淼發問,鄭東決這才點頭道:“確有此事,天丹閣的天嬋就是我丹堂弟子,不僅如此,她還是我的孫媳婦兒,只不過我那孫子英年早夭了,所以關係有些疏遠。”

    衆人聞言一陣沉默,尤其佟仰吸更是尷尬不已,幾人竟是當着鄭東決的面討論對付他孫媳婦兒,這事實在是讓人無語汗顏,難怪鄭東決一直沉默不言呢。

    “諸位不要誤會了,你們對付天丹閣的事情,其實我並不反對,天嬋雖是我鄭家的孫媳婦兒,但她卻跟林逸糾纏不清,不守婦道,早該受受教訓了,只不過我這個做長輩的一直不好親自出面而已。”鄭東決隨即澄清道。

    這次衆人謀劃對付天丹閣,鄭東決確實是樂見其成,他之前是礙於天行道的威懾,所以不敢太過逼迫天嬋,如今天行道一走,衆人再把天丹閣弄垮,他就可以順理成章將天嬋召回丹堂,鄭天出這兩年可沒少爲這事兒煩他,他早就有這個心思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放心了。”吳淼陰沉一笑,忽然又問道:“對了,恕我冒昧問一句,名藥門一向和五行商會關係不睦,而丹堂又跟五行商會同氣連枝,你鄭副堂主今日出現在這裡,實在是令人有些意外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