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如果他真如你說的無事生非,那麼就算你打死他,也是應該的。”奧田州淡淡點頭,這確實就是天階島約定俗成的規矩,打個比方你要是去別人門派撒野,那麼別人就可以順理成章的打死你,甚至於進而報復你的門派都理所當然。

    當然,林逸這個說法用在店鋪上面倒是有些過了,畢竟店鋪本來就是開門做生意,跟門派那種純粹的私人領地大不一樣,硬要把門派那一套做法安在店鋪上面,實在是有些危言聳聽,不過道理卻是差不多的。

    不過,奧田州緊接着就又說道:“可是據我所知,吳副島主並不是你所說的無事生非,他之所以帶人查封你天丹閣,是因爲你天丹閣走私販賣來自東洲的七品丹藥,按照東洲與中島之間的協定,這可是重罪。”

    林逸聞言頓時笑了:“呵呵,這完全就是莫須有的誣陷,請問奧島主可有證據?”

    “我姓奧田。”奧田州皺了皺眉出言糾正,隨即轉頭看向吳淼道:“吳副島主,既然事情是你揭發的,你可有證據?”

    奧田?林逸一愣,他還是第一次聽說這個姓氏,不過從剛纔第一次聽說奧田州的時候他就覺得有些奇怪了,如今得知奧田這個冷門姓氏之後,頓時就想起了另外一個人,如此冷門的姓氏即便放眼五大天階島也是僅此一家別無分號吧,莫非……

    “當然有證據!”吳淼冷笑着跳了出來,手上拿着從天丹閣收繳的那五枚七品大還丹,遞到奧田州手上道:“奧田島主,這就是天丹閣叫囂販賣的丹藥,這可是七品丹藥,而且還是極品品質,如果不是從東洲走私過來的,那這丹藥是從何而來?”

    “不錯,想要煉製出如此成色七品大還丹,就算不是玄階煉丹師,那也必然是七品煉丹師中的佼佼者了,照理來說東洲之外很難找出這樣水準的煉丹師。”奧田州點點頭,看到這些丹藥他就已對吳淼的話信了七八分,因爲這是最合乎邏輯的常理。

    不過即便如此,奧田州還是沒有冒然就此下結論,常理歸常理,但以他的見識那些超乎常理的事情也沒少見,而面前這個林逸能以玄升初期境界打傷玄升後期巔峰的吳淼,這本身就是一個超乎常理的人物。

    “奧田島主說的不錯,不過凡事都有例外,東洲之外很難找到這樣的煉丹師,但不代表就一定沒有,真要說起來章力鉅大師就不是東洲的,難道連他也煉不出這種丹藥?”林逸反問道。

    “章力鉅大師那是公認的丹神,自然另當別論,難道你想說你這些丹藥都是出自章力鉅大師之手?”吳淼一臉的嘲諷,冷笑道:“先不說你有沒有這麼大的能耐得到章力鉅大師的丹藥,據我所知章力鉅大師已經很久沒有在中島開爐煉丹了,就算你真有這個能力,那爲什麼這些丹藥上面沒有他的神識印記?”

    高級煉丹師都有神識印記,像章力鉅這樣的丹神更不可能沒有,他的神識印記那可是廣爲人知,就算是奧田州、吳淼這些不是煉丹師的外行人都能辨別出來。

    當然,在眼下這件事上他們也用不着辨別,因爲丹藥上面壓根就沒有神識印記。

    “第一,我從來沒說過這些丹藥出自章力鉅大師之手,這是你自己想當然,智商太低這種事情實在沒救,不過你可以適當吃點腦殘片,也許可以以毒攻毒。”林逸一本正經的建議道。

    “你!”吳淼本就腫得老高的臉頓時更歪了,現在當着奧田州的面這小子居然還敢嘲諷自己,真是狗膽不小!雖然不知道腦殘片是什麼,但是肯定不是好東西。

    林逸沒有理他,自顧繼續說道:“第二,這些丹藥上面本就沒有任何的神識印記,不知吳副島主你哪隻眼睛看到是我走私的?難道就不能是我自己煉製的?”

    “你?怎麼可能?你如果連這種丹藥都能煉製出來,還能是現在這個身份?”吳淼聞言嗤之以鼻。

    “那我應該是什麼身份啊?我倒想聽聽吳副島主的高見了。”林逸問道。

    “哼,如果你能夠煉成極品品質的七品大還丹,最起碼都是東洲黃階學院的首席煉丹師了,又怎麼會像現在這樣只有區區一家小丹藥鋪?就算是吹牛,也麻煩你稍微靠譜一點行不行,難道你真以爲用這麼離譜的謊言就能騙過我和奧田島主?”吳淼冷笑道。

    奧田州站在一旁沒有說話,不過從他懷疑的目光看得出來,他的想法跟吳淼差不太多,至少吳淼的前半句話在任何正常人眼裡都是靠譜的,只不過奧田州並不排除意外罷了,所以他一直都在審視着林逸,看林逸如何作答。

    “你覺得離譜,除了能說明你見識短淺之外,其他什麼都說明不了。”林逸瞥了他一眼,冷笑道:“吳副島主既然甘願做名藥門的狗腿,那麼應該就聽那個趙有缺說起過吧,我的身份剛好比你想象的要高一點,之前就說過了,我是晨星學院首席煉丹師青丹子的師父。”

    吳淼一聲嘲笑,正準備出言諷刺,結果旁邊奧田州卻忽然開口了:“誰可以證明?”

    林逸聞言心頭一喜,對方能夠問出這句話,就說明他在認真考慮自己所說的可能性,至少不像吳淼這樣一聽就嗤之以鼻,這個奧田州行事有理有據,難怪有這一身威嚴氣場。

    林逸想要證明這件事其實很簡單,只要能夠再煉製一枚極品品質的七品大還丹出來,就能夠毫無懸念的證明一切,但是這事兒卻又沒那麼簡單。

    畢竟想要證明這一點,最直觀的辦法無非就是讓這些人當場看他煉丹,就算奧田州不提出來,吳淼也絕對不會放過這個漏洞,要不然就算他重新拿出一枚極品七品大還丹,吳淼仍然可以一口咬定是東洲走私過來的,那就毫無意義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