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可是,林逸煉丹靠的是神農藥鼎,怎麼可能讓這些外人看到?

    所以這個法子是絕對行不通的,林逸沉吟片刻,忽然說道:“中島碼頭有我一個兄長,他的戰艦正好從東洲過來,現在應該還停靠在碼頭沒走,島主一問便知。”

    “既然是你的兄長,他的話又能有什麼可信度,誰知道他是不是幫着你一起騙人?”吳淼迫不及待質疑道。

    不過奧田州卻沒有理他,聽了林逸這話之後倒是微微一愣:“哦?什麼戰艦?”

    “我這位兄長名爲奧田壩,說來也巧,和奧田島主的名字差不多,而我則是這艘戰艦的榮譽副艦長,我在東洲的事情他都清清楚楚。”林逸答道。

    “哼,你既然是他船上的副艦長,他當然會幫着你說話,說來說去還是沒有實質性的證據,所以只能靠這種僞人證來迷惑我們,奧田島主豈會這麼容易就相信你?”吳淼頓時嗤之以鼻,轉而向奧田州道:“奧田島主,他找不出可靠的人證,我這裡卻有一個可靠的人證,名藥門請來的七品煉丹師鄭東昇就是晨星學院的二號煉丹師,而他卻從來沒聽說過什麼林逸,由此可見這小子所說的一切都是胡說八道,不足爲信!”

    結果奧田州卻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明明之前還沒有任何傾向,這下卻突然對他表現得十分不滿,冷哼道:“還不把丹藥都放下,跟我滾回去?至於他說的話是真是假,我去一問便知!”

    “嘎?!”吳淼頓時傻住,一臉愕然的看着奧田州,這是什麼情況?這位代理島主不是來給自己出頭的嗎,怎麼突然就轉向林逸了,這小子都已經明說了那個艦長跟他關係密切,這種人證的話也能信?

    吳淼一張臉憋得通紅,但還是不敢對奧田州的話提出半點質疑,雖說他是常務副島主,對方也不過是代理島主,論實權好像相差不大,可人家是超級世家出來的大人物,無論實力還是背景都比自己強了不知多少倍,借他十個膽子也不敢當面質疑啊!

    面對此刻林逸似笑非笑的目光,吳淼恨不得趕緊找一條地縫鑽進去,但在奧田州的威嚴氣場之下,他必須硬起頭皮將丹藥交還到林逸手上,也就是他臉皮比較厚,要是換做一般人估計早就掩面而逃了。

    林逸接過丹藥順手就遞給了邊上的天嬋,故意道:“檢查一下,看看是不是咱們家那五枚丹藥,要是有人手腳不乾淨換成一般品質的七品大還丹,那咱們可就虧大了。”

    吳淼聞言差點噴出一口老血,如果眼神能夠殺人,林逸此刻早已死了一百遍了!

    然而身後就站着奧田州,除非林逸點頭驗貨,否則吳淼還真只能硬着頭皮杵在這裡,要不然林逸回過頭反咬一口的話,他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不過如果沒有奧田州發話,等到這次事件了結,五枚七品大還丹他還真準備偷偷截留下來了,畢竟可是市面上買都買不到的極品品質,所以林逸這話倒也不算冤枉他,只不過他還沒機會這麼幹罷了。

    終於,在外面一衆路人指指點點的強勢圍觀下,天嬋裝模作樣的檢驗了半天,直到吳淼快要崩潰才終於點頭收貨,吳淼頓時如獲大赦,連奧田州都不等,連忙掩面逃走,今天他這個常務副島主的臉可算是丟盡了!

    這個林逸必須死!吳淼一邊逃一邊殺心涌動,他本來並沒有特別要取林逸性命的意思,但是這一次林逸讓他丟了這麼大的臉,惱羞成怒之下,他已是必殺林逸而後快了。

    而反觀同來的代理島主奧田州,卻絲毫沒有跟他一起回去的意思,若有深意的看了林逸一眼之後,轉身出了天丹閣,直奔中島碼頭而去。

    來到中島碼頭,奧田州一眼就看到了遠古戰艦,這等龐然大物出現在中島想不惹眼都不可能,畢竟就是邊上噸位最大的寶船,在它面前也小了足足好幾圈,完全不是一個量級的存在。

    “果然是他!”奧田州見到戰艦桅杆上的特殊標誌之後頓時一喜,身形一閃,隨之就忽然降臨在戰艦甲板之上。

    “誰?!”一衆船員頓時如臨大敵,因爲事先沒有打任何招呼就停靠中島,爲免誤會奧田壩便令人將所有陣法都關閉了,要不然一不小心出現走火之類的坑爹情況,那就玩笑開大了。

    然而誰也沒想到,面對遠古戰艦這種縱橫無敵的海上霸主,居然有人敢不經招呼就突然跳上來,難道他以爲這是供人觀光的遊船嗎?

    短短片刻之間,一衆船員便將奧田州團團圍住,能夠在這遠古戰艦上站穩腳跟的沒有一個是弱者,這些人絕大數都是奧田壩從東洲招募來的高手,若是動起真格甚至可以與那些宗門勢力有的一拼,有他們這些人在,遠古戰艦即便撤掉了陣法也不是那麼好惹的。

    但是當衆人將奧田州團團圍住之後,卻一個都不敢輕舉妄動,無他,這人的威嚴氣場實在太強了,強得令他們都喘不過氣來,更別說冒然動手了。

    “大家都散了吧,你們全部一起上也不是他對手,還是別去送死了。”奧田壩的聲音忽然在衆人身後響起。

    “三弟!果然是你,你這些年過得還好?”奧田州古井無波的臉上突然多了幾分激動的神采。

    三弟?一衆船員頓時愣住,一個個目光古怪的在奧田州和奧田壩身上來回轉動,不說不知道,現在這麼一看,兩人倒真有幾分相像!

    “去去去,該幹嘛幹嘛去,杵在這裡找抽啊!”奧田壩沒好氣將衆人罵退,這才苦笑着看向奧田州道:“二哥,你怎麼知道我來了?”

    他之前跟林逸說過很快就要離開中島,原因就在這裡,他實在不想和奧田州這些家人接觸,結果沒想到還是被奧田州找上門來了。

    “哈哈,說來也巧,我恰好遇到了你手下的榮譽副艦長,要不然我還真不知道你回中島來了。”奧田州喜出望外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