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照你這麼說,這個林逸還真是不同尋常。”奧田州深吸一口氣道,他雖然不想奧田壩常年縱橫海上,但林逸這能力代表着什麼,他卻是一清二楚,只用一個名譽副艦長的頭銜就能拉攏如此人物,絕對是賺到了。

    “只可惜啊,我這個林逸兄弟就是太過天才了,身上各種能力太雜太多,導致他無心馳騁大海,要是他不會煉丹只會航海,那該多好,真是太暴殄天物了。”奧田壩嘆氣道。

    “暴殄天物?”奧田州聽得哭笑不得,指着奧田壩笑罵道:“他一個玄升初期就能輕鬆對付玄升後期巔峰,而且還是一個玄階一品煉丹師,這要是跟着你去航海,那才真叫暴殄天物!”

    “大海纔是男子漢該有的歸屬,怎麼就暴殄天物了?”奧田壩不服道。

    “你啊,這麼多年不見還是這個性子,從小就這樣,明明天賦比我還高,結果從小就只喜歡到處冒險,卻從不願意正經修煉,爲此甚至不惜和家族翻臉,最後鬧到離家出走的地步……”奧田州說起這些舊事,不由搖頭苦笑道:“我們奧田家族身爲天階島有數的超級世家,結果卻出了你這麼個不務正業的三少爺,真是不知道讓人說什麼好。”

    “二哥你扯這些幹什麼……”奧田壩頓時臉一黑,離家出走之後他雖然靠着一己之力混出了名堂,但至今都得不到父親的認可,奧田家族除了二哥奧田州之外,其他人看他永遠是一副鄙夷的表情,久而久之,他現在已經不想和家人再有任何接觸了。

    “三弟,我知道這些話你不愛聽,但我身爲你的二哥還是得說,父親雖然嘴上不饒你,但其實他比任何人都希望你能回去,你可知道祖宅中至今還留着你的房間,而且還維持着你走之前的樣子,無論是誰進去打亂半點,都會招來父親的怒火。”奧田州嘆了口氣道。

    奧田壩聞言不由陷入了沉默,有時候在無盡大海上飄蕩得久了,他偶爾也會生出重回家族的衝動,但每次都很快就被自己扼殺了。

    總有一天,他要靠着一己之力幹出父親刮目相看的大業,這是他從離家出走那一天開始就立下的信念,至今不變。

    “不管怎麼樣你始終都是奧田家族的三少爺,既然都來中島了,回去看看吧。”奧田州期待道。

    “二哥,我的志向你不是不懂,就不要再勸了,我明天就要出海,咱們哥倆今天不醉不虧。”奧田壩搖頭道。

    “可是……”奧田州仍想再勸。

    奧田壩揮手將其打斷,豪氣干雲的笑道:“二哥,你可知道我現在準備做什麼?只是一艘戰艦已經滿足不了我的胃口,我要成爲縱橫天階島的艦隊統領,而不只是一個單純的艦長!”

    “你想組建艦隊?”奧田州被他這瘋狂的想法嚇了一跳,單是寶船就已經很少見了,遠古戰艦更是少之又少,哪怕以奧田家族的底蘊也不敢說出這樣的大話,奧田壩這個目標實在是有夠遠大。

    “不錯,這就是我接下來要奮鬥的目標,等到成功的那一天,我自然會回家的。”奧田壩點頭道。

    看着他眼神中那份不可動搖的堅定,奧田州猶豫了一下,終於不再相勸,點頭道:“我等你回家的那一天。”

    “你就等着吧。”奧田壩哈哈一笑,突然話題一轉道:“對了,聽二哥你剛纔的意思,林逸兄弟是不是遇到什麼麻煩了?”

    “嗯,算是吧,不過只是小麻煩,一句話的事情,我會處理的。”奧田州點點頭。

    “二哥,有句話我必須提醒你,此子非同小可,哪怕是站在家族的角度都值得一交,千萬不可冒然與之結仇交惡。”奧田壩正色道。

    “放心吧,我知道輕重。”奧田州點頭道,奧田壩怎麼說也是奧田家族走出來的子弟,而且縱橫海上三百年,眼光自然沒的說,連他都如此推崇的人物,自然只得好好結交。

    兩兄弟久別重逢,這頓酒從天亮一直喝到天黑,又從天黑喝到天亮,奧田壩這才醉醺醺的將奧田州送走,他倆喝的乃是極品靈藥浸泡出來的百年陳酒,後勁之大難以想象,也就是他們作弊化解了大部分酒力,要不然十個奧田壩也早倒下了。

    相比之下奧田州離開的時候倒是神色輕鬆,他實力比奧田壩高得多,這點酒力就算不作弊也能靠着體內自發運行的真氣輕鬆化解,這纔是真正的千杯不醉。

    自從昨日在天丹閣吃癟回來,吳淼一直守在島主閣,他現在恨不得讓人將林逸抓進大牢將所有酷刑極刑都上一遍,只可惜這個念頭也只能想想而已。

    先不說他壓根沒有這個實力,就算他真找到能夠對付林逸的高手,在奧田州那邊得出結論之前他也不敢輕舉妄動,畢竟得罪林逸不算什麼,可要是連奧田州都得罪了,那他好日子可就過到頭了。

    吳淼在自己常務副島主專屬的二號廳來回踱步,時不時就讓人去一號廳打探情況,昨日奧田州的表態讓他心中有些不踏實,雖然理智上他不覺得奧田州會爲了林逸這個素不相識的外人,就得罪自己這個常務副島主,可萬一呢?

    奧田州一夜未歸,吳淼也跟着提心吊膽了一整夜,一直到早上聽手下說奧田州回來了,吳淼這才迫不及待的準備去找奧田州問個究竟。

    但是還沒走出二號廳,吳淼便又轉了回來,他要是自己眼巴巴的跑去問這事兒,豈不顯得自己迫不及待想要對付林逸了?

    雖說確實是這個想法,但他身爲官面上的二號人物可不能表現得如此明顯,否則絕對會被奧田州輕看幾分。

    想來想去,吳淼只得派了一個自己的手下親信過去打探情況,結果這個親信去了不到半炷香就回來了,手上還帶着一份島主文書。

    “怎麼樣?”吳淼連忙問道。

    “這個還是您自己看吧,這是奧田島主特意交代,一定要讓您親自去天丹閣宣讀的文書。”親信的表情有些古怪。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