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鄭東昇和吳淼都這麼說了,鄭東決、南天極光還有佟仰吸自然都沒有意見,想要找奧田州理論,他們這些人都不夠資格,也就只有鄭東昇了。

    在吳淼陪同下,鄭東昇當即來到島主閣,直接就去一號島主廳找到了奧田州。

    “不知鄭大師此來何意啊?”奧田州伸手示意兩人入座,如果以他本來的身份,其實完全用不着跟一個七品煉丹師這麼客氣,玄階煉丹師倒還差不多,不過他現在的身份是代理島主,自然不能慢待客人。

    “奧田島主,這次天丹閣的事情鄭某還算了解,聽說奧田島主認爲天丹閣的七品丹藥都是來自合法途徑?”鄭東昇直截了當道。

    “不錯,確有此事。”奧田州看了旁邊的吳淼一眼,淡淡點頭。

    “奧田島主可有證據?”鄭東昇追問道。

    “證據?”奧田州忽然笑了,不答反問道:“鄭大師是想說天丹閣的丹藥都是東洲走私過來的吧,不知你有何證據?拿出證據才能證明別人有罪,相反別人若是本來就無罪,我中島還沒亂到需要一個無辜之人自己舉證清白的地步。”

    “鄭某驗過天丹閣那五枚七品大還丹,都是極品品質,來自其他天階島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只可能來自東洲,此外這些丹藥上都沒有神識印記,這一點就是絕佳的作證,就算不是鐵證,只靠常理推斷也能得出結論了吧?”鄭東昇振振有詞道。

    “只靠常理推斷就要給人定罪,鄭大師以爲我中島行事會如此兒戲?我中島一向是大型商會集中地,要是開了這種先河,那這些商會豈不是都得跟着關張?常理說不通的事情,這世上多了去了,鄭大師不必如此大驚小怪。”奧田州淡淡反駁道。

    “大驚小怪?”鄭東昇一聽臉色頓時就變得有些難看了,直視奧田州道:“這麼證據確鑿的事情,奧田島主居然會認爲是鄭某大驚小怪?本來鄭某遠道來到中島,作爲一個客人照理不該管這種閒事,但是天丹閣林逸冒稱是我晨星學院首席煉丹師青丹子的師父,於情於理我都不能置身事外,希望奧田島主能夠秉公處置,千萬不要徇私舞弊。”

    “鄭大師這是在威脅我?”奧田州絲毫沒有動怒的跡象,但伴隨着他這句話,廳內氣氛陡然就變得凝重了起來,無處不在的威嚴氣場壓在鄭東昇和吳淼的身上,兩人頓時就有些坐不住了。

    不過鄭東昇也不是尋常之輩,雖然被這氣場壓得難受,但還是強行忍住,臉色難看道:“奧田島主千萬不要誤會,鄭某隻是出於公義就事論事而已,並沒有半點威脅的意思,只是此事事關我晨星學院的聲譽,如果奧田島主不能出面澄清,那鄭某也就只能上報東洲,讓東洲學院對中島進行制裁了。”

    話說到這個地步已經是徹頭徹尾的威脅了,而且直接就是威脅整個中島!

    要知道他鄭東昇口中的制裁可不是鬧着玩兒的,這關係到東洲學院分給中島的弟子名額,即使奧田州來自超級世家,那也是要送子弟去東洲進修的,一旦真的被東洲制裁,他的家族和中島都要蒙受巨大損失,這個結果任何人都承擔不起,他奧田州也不例外。

    如果在沒見到三弟奧田壩之前,面對鄭東昇這番威脅,奧田州說不定還真得稍微掂量一下,但是現在知道了林逸的能量之後,這話在他耳裡也就是一個笑話了。

    “你報告誰?”奧田州毫不在意的淡淡道。

    “自然是晨星學院,然後呈交東洲黃階學院聯盟,中島若對這種明擺着敗壞我學院聲譽的事情無動於衷,相信制裁是難免的,希望奧田島主不要自誤。”鄭東昇面帶得色道。

    他本來是不敢這麼說話的,但現在既然擡出了東洲的偌大名頭,面對中島自然有着天然的優越感,哪怕對方是奧田州又怎麼樣,還不是得看東洲學院的臉色行事?

    “好啊,那你去吧。”奧田州當場就舉杯送客。

    “嘎?!”鄭東昇頓時傻眼,一時都沒有反應過來,還以爲自己聽錯了,直至看到旁邊吳淼也是一副見鬼的表情,這才總算確定自己沒有幻聽。

    奧田州居然一點都不買賬,這傢伙吃錯藥了吧?鄭東昇難以置信的看着奧田州,一般他拿這個威脅其他天階島的人,一向可都是屢試不爽的,怎麼這傢伙一點都不在意的樣子,難道超級世家就已經牛逼到連東洲學院都不放在眼裡的地步了?

    “怎麼?兩位還想留下來喝杯茶?”奧田州似笑非笑的看着兩人。

    吳淼這時候腦袋都快垂到自己褲襠裡去了,早知道鄭東昇是這麼個理論法,他打死也不敢陪着一起來啊,這下好了,奧田州非但一點都不買賬,反而把自己拉進了黑名單,以後在島主閣別想有好日子過了。

    “奧田島主,鄭某已經把話說得很明白了,咱們之間素未謀面無怨無仇,何必爲了一個不相干的林逸把自己弄到如此地步?醜話說在前面,你可別敬酒不吃吃罰酒!”鄭東昇大怒道。

    像他這樣的高級煉丹師一般都極好面子,畢竟天階島風氣如此,別人要是不擡着他他就不習慣,如今在奧田州面前吃了這麼大的冷釘子,他不怒纔怪。

    要不是當着代理島主顧忌中島形象,衝着鄭東昇這不知好歹的話,奧田州早就一巴掌將他呼死了,區區一介七品煉丹師而已,還真以爲自己是個人物了?

    不過到了奧田州這個層次,心性早已修煉得渾然天成,幾乎已不可能被人當面激怒了,依舊神情淡淡的擺手道:“儘管隨意。”

    “好,這是你說的。”鄭東昇當場氣得拂袖而去。

    吳淼尷尬的向奧田州賠罪一聲,連忙追了上去,陪着鄭東昇來到他常務副島主的專屬二號廳。

    鄭東昇二話不說,冷着臉當即開始修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