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上面不僅添油加醋的指控天丹閣走私丹藥,還將林逸說成一個到處招搖撞騙損壞學院聲譽的騙子,最後更是將矛頭對準了奧田州,說他故意包庇林逸,破壞東洲和中島的重要協定,罪大惡極!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鄭東昇最恨的已經不是林逸,而是讓他丟了面子的奧田州,他現在甚至都想着要將這個輕視他的代理島主給拉下馬了。

    “這樣能行嗎?”吳淼看着上面的內容,忍不住嚥了嚥唾沫。

    “你可以把嗎字去掉,這次不僅是林逸和天丹閣,就連你們這位目中無人的代理島主也要好好喝上一壺了!”鄭東昇自信滿滿的看了又看,最後又提筆加了一句,點明讓院方將信呈交給莊一凡!

    畢竟是七品煉丹師,超然的地位註定了就有超然的話語權,他鄭東昇在東洲黃階海域也算是一號人物,在莊一凡這個聯盟會長面前還是能說上話的。

    當然,莊一凡會不會真把他的話當一回事就另說了,至少鄭東昇自我感覺還是不錯的。

    “好,咱們這就回名藥門,用名藥門的渠道把信寄過去!”吳淼雖然惶恐了半天,此刻反而有些興奮起來,這要是真如鄭東昇說的連奧田州都跟着倒黴的話,那他豈不是可以稍微暢想一下代理島主的位置了?

    “不必,就用你們島主閣的官方渠道。”鄭東昇搖頭道。

    “這個不太好吧,動用島主閣的官方渠道肯定會驚動奧田州,萬一被他看到了呢?”吳淼想起信上各種添油加醋的指控,不禁就有些心虛,到時候奧田州看了之後當場大怒,不定會幹出什麼事來呢。

    “我就是要讓他看到,要是他識趣找我服個軟,這事兒也就到此爲止了,可要是他還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怪不得我了,就算他是來自超級世家,我就不信他連東洲學院都不放在眼裡!”鄭東昇臉色猙獰道。

    “這……好吧……”吳淼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照着鄭東昇的吩咐做了。

    然而讓兩人意外的是,奧田州對此事絲毫沒有過問的意思,別說把信拆開,就連一句最起碼的表態都沒有,只是例行公事的蓋上了島主閣的大印,除此之外壓根就不管不問。

    自作多情的一拳打在棉花上,面對吳淼古怪的表情,鄭東昇一張老臉都憋紅了,半天才恨恨的從牙縫裡擠出一句話:“走着瞧!”

    接下來的這幾天,鄭東昇和吳淼這邊一心等待東洲那邊的答覆,他們偃旗息鼓之後,天丹閣倒是恢復了以往景象。

    因爲林逸放出來的七品丹藥,生意一天比一天火爆,逼得他不得不又找蔡中揚借了兩個夥計應急,而雪梨這邊也終於開始招收人手,照這麼發展下去,天丹閣擴建是迫在眉睫的事情,沒有足夠的人手是絕對不行的。

    林逸這幾天忙得那叫一個焦頭爛額,有些時候甚至親自上陣當起了夥計,倒是好好體會了一把個中辛酸,不由心生感嘆,天嬋和雪梨這兩年能夠在他時不時掉鏈子的情況下支撐下來,着實不容易啊。

    然而就在最忙的時候,島主閣卻忽然送來了一份請柬,代理島主奧田州有請。

    林逸當然不可能對此置之不理,他已猜出奧田州和奧田壩之間的關係,再加上此人確實高深莫測,爲人也算公正厚道,林逸本就有幾分結交的心思,收到請柬跟天嬋幾人說了一聲之後,當即便來至島主閣。

    來至島主閣,林逸正準備找人通報,結果一擡頭就看到了奧田州,頓時就有些受寵若驚了,這位代理島主竟是親自出面相迎!

    “林少俠,看你樣子好像不是第一次來島主閣啊?”奧田州見面笑道。

    “奧田島主猜得不錯,在下以前確實來過一次,那時候天行道大哥跟南天極光競爭副島主之位,一晃都已經過去兩年了。”林逸有些感慨道。

    “天行道是你大哥?”奧田州微微一愣,以他的層次中島官面上已經沒什麼人能入他的眼界,但天行道卻是一個例外。

    這人雖然境界不高,但是那份遠超境界的實力和潛力卻是不容小覷,這種人物就算受過挫折,一旦恢復過來只會更加前途無量,如果機緣足夠的話,有朝一日與他這種超級世家出來的子弟並肩也不是沒有可能。

    “我倆是忘年交。”林逸笑了笑。

    “呵呵,物以類聚人以羣分,這話倒是一點不假,林少俠跟天行道也算是同一類人,可惜他去了東洲,要不然今天可以好好聚一聚了。”奧田州有些惋惜道。

    “既然奧田島主不嫌棄,以後總有機會的。”林逸順水推舟的點頭道。

    “說得好,不過今天天行道不在,那就只能你我二人相坐對飲了,就當是我一盡地主之誼,如何?”奧田州提議道。

    “既然奧田島主都這麼說了,在下敢不從命?”林逸拱手一笑。

    兩人當即來至一號島主廳,奧田州命人備了幾樣精緻卻不奢華的小菜,隨即又親自搬來兩壇陳酒,相坐對飲。

    林逸才喝了一口,頓時就驚咦了一聲,詫異道:“這酒好厲害啊!”

    他在世俗界的時候也喝過烈酒,相比之下天階島這些靈酒反而少有這麼烈性的,但是奧田州拿出來的這壇靈酒卻十分厲害,甚至比起世俗界那些都要烈上幾分。

    “好男兒當喝烈酒,這可是我們奧田家族祖傳下來的手藝,不僅制酒工藝無與倫比,連所用材料都是世上罕見的靈藥,整個家族一年也就能整出二十壇,至於這種陳年老酒就更加難得了,想要在這麼多人的覬覦下爭到一罈可是很不容易的,要不是林少俠,這兩壇靈酒我還捨不得拿出來呢。”奧田州故作心疼道。

    “哈哈,既然是奧田島主您的珍藏,那在下可就不客氣了,要不然下次再來,說不定可就喝不到了。”林逸頓時來了興趣,他本身不是好酒之人,不過也並不忌酒,難得遇上這種好酒當然不會客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