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奧田州愣了一下,隨即莞爾道:“看來我那三弟說的不錯,林少俠你果然是個妙人,我這存酒不多,等你下次來還真不一定能喝上了。”

    “三弟?您指的莫非是……”林逸不由有些詫異,他只是推測奧田壩跟這奧田州出自同一家族,但卻沒想過兩人的關係會如此之近。

    “不錯,奧田壩和我是同父異母的親兄弟,我排行老二,他排行老三,只不過他跟家族有些彆扭,所以從不向人提起家族的事情罷了。”奧田州點點頭,拱手謝道:“說起來我還得好好謝謝林少俠,若不是你提醒我,我還不知道他來中島了,我跟他兄弟倆已經有些年頭沒見面了。”

    “原來如此,有您這樣的高人,又有艦長那樣縱橫大海的人物,您這家族可真是非同小可啊。”林逸讚歎道。

    “說不上非同小可,只是超級世家的一員罷了。”奧田州笑道。

    “超級世家?”林逸一愣,他還是第一次聽說這個字眼,看樣子天階中島的勢力果然不像擺在明面上的這麼簡單明瞭。

    在這天階島,若是沒有達到足夠的實力層次,一般是無從得知這些隱藏在水面以下的勢力格局的,而林逸現在已是玄升初期高手,真正實力更是堪比開山期巨頭,已經到了必須要了解這些的時候,否則要是一無所知的話,說不定就會惹出天大的麻煩。

    奧田州有意交好林逸,既然順口提起來了,就打算給他好好講解一番,這樣不大不小也算是一個人情,林逸對他必然會有所感激。

    然而沒等他開口,外面卻突然傳來了一陣腳步聲,隨即便見守衛急匆匆的進來稟報:“吳副島主帶人求見!”

    “吳副島主?他來幹什麼?”奧田州有些詫異,聽着外面鬧哄哄的聲音,知道只靠這些守衛估計攔不住,便揮手道:“讓他們進來吧。”

    片刻之後,吳淼衆人便走了進來,林逸見狀倒是一愣,跟他一起進來的人還不少,而且都還是些熟悉的老面孔,鄭東昇、南天極光、佟仰吸都來了。

    唯一沒有出現的是鄭東決,畢竟他跟名藥門的關係不能輕易曝光,這可是會影響他在丹堂地位的。

    林逸見到這些人有些發愣,這些人見到林逸在場也同樣發愣,彼此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覷了半天,最後還是奧田州打破了僵局,開口問道:“吳副島主,你們來我一號島主廳可是有什麼事?”

    “奧田島主,我剛剛得知東洲那邊回信已到,所以就通知了鄭大師,讓他過來看看東洲的回覆。”吳淼表面恭敬道。

    “是嗎,那東洲是怎麼回覆的啊?”奧田州似笑非笑的看了幾人一眼。

    “我們都還沒有看過,當着奧田島主的面打開回信纔有說服力,免得有人以爲鄭某僞造信件。”鄭東昇的語氣不陰不陽,轉而看向林逸道:“正好這信直接關係到天丹閣的命運,你能當場聽到也算是你的福氣,至少不會死得不明不白。”

    “哦,那我還真要洗耳恭聽了。”林逸和奧田州相視一眼,他雖然不清楚原委,但只聽這兩句話就已猜了個大概,這些人見奧田州不幫忙對付自己,居然把主意打到了東洲那邊,倒真是賊心不死。

    鄭東昇幾人同時冷笑,死到臨頭還在裝樣,這小子真是不知死活,雖然就算鄭東昇自己也不覺得東洲真的會因此制裁中島,讓奧田州這個代理島主下不來臺,不過不管怎麼樣,林逸和天丹閣已是必死無疑了,這一點毫無懸念。

    “既然話都已經說到這一步了,那就別磨蹭了,打開看看吧。”奧田州一邊繼續和林逸對飲,一邊不以爲意的隨口說道。

    “好!”鄭東昇得意的瞥了兩人一眼,從吳淼手上接過東洲回信,裡面裝着兩封,一封來自黃階學院聯盟會長莊一凡,另一封則來自晨星學院院長凌遠清。

    “鄭某先給大家讀一讀莊會長的回信。”鄭東昇心中得意非凡,莊一凡居然親自給他回信,這多少有些讓他受寵若驚,那可是真正的大人物,中島島主在莊一凡面前又能算得了什麼?更別說奧田州名義上還只是一個代理島主罷了。

    在衆人眼皮底下打開信紙,上面居然只有短短一行字,鄭東昇心道畢竟是大人物,對於這種事情的回覆就是簡潔明瞭,想必壓根就沒把中島放在眼裡。

    刻意清了清嗓子,鄭東昇這纔開始誦讀莊一凡的回覆:“莊會長在信上說,滾尼瑪蛋的……”

    唸到這裡,鄭東昇自己就第一個傻住了,本來得意的臉色頓時憋得通紅,這是哪門子情況?!

    吳淼幾人頓時聽得面面相覷,林逸則差點當場噴笑,莊一凡這個回覆倒是個性十足。

    “滾尼瑪蛋的?鄭大師能不能幫忙解釋一下,莊會長這話是什麼意思啊?”奧田州一臉揶揄的看着鄭東昇道。

    “這……”鄭東昇臉色有些掛不住了,他不知道莊一凡爲什麼要罵自己,噎了半天只能自圓其說的解釋道:“算算時間現在應該是巨頭之路試煉剛剛結束,莊會長肯定在忙各大學院排名的事情,在他這麼忙的時候我們還拿這種小事去麻煩他,他肯定不太高興,而且莊會長一向好詼諧,說話比較隨意……”

    “原來這叫詼諧啊,我還是第一次聽說,今天真是長見識了。”林逸似笑非笑的說了一句。

    “莊會長詼諧得很有個性,看來鄭大師跟他關係果然不錯,要不然是不會用這種遣詞造句的。”奧田州一本正經道。

    聽着倆人的揶揄,其他吳淼等人則一個個臉色古怪,面面相覷不知道該說什麼,心中都有一種不祥的預感,看這架勢有點不太對啊!

    鄭東昇噎了半晌,雖然臉色一陣青一陣白,但還是強裝出一副盡在掌握的表情,冷哼一聲道:“莊會長雖然沒有明說,但他的意思肯定傳達給凌院長了,事情到底如何處置,一看便知。”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