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然而等他打開第二封信,上面壓根就不是凌遠清的筆跡,而竟是青丹子所寫。

    “是了,這次有人無恥冒稱青丹子大師的師父,可他師父卻早已逝去多年,最惱怒的當然是青丹子大師,這封信由他來寫也是正常。”鄭東昇還在自圓其說,依然沒長記性,當衆就讀了出來:“鄭東昇你竟敢誣陷我師尊,我把你開除了,從此以後晨星學院沒有你的立足之地,不用滾回來了!”

    沉默,一號廳頓時陷入一種古怪的沉默,鄭東昇傻眼了,吳淼幾人也傻眼了,奧田州則在辛苦憋笑,他身爲代理島主這個時候要是當衆笑出來,未免有點不太嚴肅。

    噗!林逸卻沒有這個顧忌,當場一口酒噴了出來,瞥了一眼呆若木雞的鄭東昇,對着奧田州道:“這傢伙本職不會是搞笑藝人吧,莫非是您請來助酒興的?”

    “我可是一塊靈玉都沒有出。”奧田州繃笑道。

    “免費的?原來這位還是德藝雙馨的老藝術家,真是佩服佩服!”林逸一本正經的敬佩不已。

    噗!這回奧田州也終於笑噴了,沒想到這個林逸竟也如此搞怪,還德藝雙馨,怎麼想出來的?

    鄭東昇的臉則徹底黑成了鍋底,他現在根本沒心思反駁林逸的挖苦,滿腦子都是青丹子的那句話,這都啥玩意啊?林逸居然真是青丹子的師父?!

    到了這個時候鄭東昇要是還反應不過來,還不知道自己踢到了鐵板那真是傻到家了,彼此都是高級煉丹師,自己只是七品煉丹師,而人家林逸卻是青丹子的師父,他連人家的徒弟都比不過,這還搞個屁啊!

    青丹子這句話撂在這裡,就意味着晨星學院他是徹底回不去了,要知道首席煉丹師對於學院其他煉丹師是有着絕對控制權的,既然青丹子讓他滾。那麼凌遠清絕對不會二話。

    就算他鄭東昇是七品煉丹師,到任何一個東洲黃階學院都吃得開,可是既然青丹子看他不順眼,晨星學院也沒有別的選擇。要是違逆青丹子的意思強行將他保下來,彼此相互影響的話誰也別想安心煉丹了。

    所以在任何一家東洲學院,首席煉丹師都可以一言而決,他讓誰走誰就得走,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學院只能保這一個最厲害的。

    鄭東昇此刻已是五雷轟頂,雖然沒有雷劫,但整個人卻已跟被雷劈了沒有兩樣,精氣神絲毫不復原來的得意自傲,反而一片灰敗。

    雖然說身爲堂堂的七品煉丹師,鄭東昇無論到哪裡都不愁沒飯吃,可問題是他在晨星學院經營了這麼多年,各種人脈和根基都在晨星學院,如今青丹子一句話就令他全部心血付諸東流了,去別的地方就只能從頭開始。換誰也接受不了啊。

    不僅如此,現在回想起莊一凡的那句粗口,根本就不是他自欺欺人的嫌麻煩,而分明就是表達着跟青丹子同樣的態度!

    這就相當於他不僅被晨星學院掃地出門,同時還得罪瞭如日中天的聯盟會長,其他黃階學院以後願不願意收留他都是一個未知數,前途一片黑暗。

    “鄭大師……”吳淼搓了搓手,想要安慰兩句卻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而南天極光和佟仰吸相視一眼則乾脆沒有開口,這地方本來就沒有他們說話的份。

    鄭東昇沒有理他。悻悻的看了奧田州和林逸一眼,此時可謂無地自容,連場面話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一臉灰敗的扭頭就走。

    吳淼幾人連忙追了上去。追出一號島主廳之後,吳淼緊趕幾步上前問道:“鄭大師,咱們接下來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涼拌!”鄭東昇沒好氣道。

    “啊?”吳淼幾人不由面面相覷。

    “敗局已定,單憑我們幾個已經拿林逸和天丹閣沒辦法了,而我現在是自身難保,中島是不能繼續待了。我得趕緊回東洲善後,能補救多少就補救多少吧。”鄭東昇嘆氣道。

    他這回來中島可是志得意滿,吳淼這些人都對他推崇備至,結果一眨眼卻鬧成這般灰頭土臉,惶惶如喪家之犬,人生真是際遇無常。

    “什麼?你要回東洲?”吳淼頓時臉色大變,他還指望着鄭東昇給自己煉丹呢,要是鄭東昇就這麼回東洲了,他以後找誰去?總不能去找林逸幫忙吧?

    “你的事情以後再說吧,以我現在這個狀態也沒法煉丹。”鄭東昇苦笑一聲,不再解釋就匆匆離去,不管怎麼說,中島這地方他是真的沒臉待下去了。

    吳淼幾人相視無語,這回不僅是鄭東昇損失慘重,他們幾個也都好不到哪裡去,名藥門沒能除掉天丹閣,一旦日後等天丹閣進一步壯大,生意必然要受到極大影響,而吳淼也因爲這次事情得罪了奧田州,以後日子絕對不會好過。

    至於一心想着靠巴結吳淼上位的南天極光,吳淼事先許諾給他的代理副島主之位,那也是遙遙無期,畢竟吳淼自己都自身難保了,他一個常務副島主在這種情況下還想推人上位,難度之大可想而知,一旦奧田州出面否決,這事兒就算泡湯了。

    一衆人悻悻離去,絲毫沒能影響到奧田州和林逸二人的酒興,兩人本來還有些生疏,結果因爲這次同仇敵愾的風波之後,再加上幾杯酒下肚,關係很快就熟絡了起來。

    當然,這主要也是奧田州有意交好的緣故,畢竟是超級世家出來的人,又有奧田壩的提醒,林逸的價值他已看得清清楚楚,要不然也不會連自己珍藏的好酒都拿出來了。

    “這個鄭東昇雖然是七品煉丹師,但腦子實在是沒救,居然以爲擡出莊一凡就能壓住整個中島,真是坐井觀天到一定境界了。”奧田州冷笑道。

    這次雖說因爲莊一凡本就跟林逸交好的緣故,鄭東昇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但事實上就算沒有這一重關係,莊一凡也絕不會爲難中島,鄭東昇想的未免太過簡單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