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嬋和雪梨猶豫了半天,最終相視一眼,無奈嘆氣道:“算了,這次反正也不是真身回去,我們倆在世俗界牽掛的東西也沒有你那麼多,這次就算了吧,不過你去了之後替我們去看看五行門和雪谷的情況吧,也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

    “那好,我記下了。”林逸點點頭,如果是真正傳送他肯定會設法安頓好天丹閣,將兩女全部帶上,但這次情況特殊,不過是投射元神回去看看情況而已,倒是沒有這個必要。

    天嬋和雪梨纔跟林逸說了這幾句話,下面魏申錦幾人就已經開始叫苦不迭了,兩女連忙就要下去幫忙,不過卻被林逸攔住了:“就讓他們辛苦一點再撐一下吧,我這次以元神體的方式回世俗界,不知道能夠逗留多久,暫時也顧不上這邊,所以還是要先把你們倆的實力提升上去,免得又有什麼不長眼的人來搗亂。”

    “哦……”兩女聽了這話臉頰立馬就紅了起來,上次林逸給她們倆提升實力的情形還歷歷在目,雖然早已心許林逸,但一想到要脫衣服兩女還是免不了羞澀難爲情。

    林逸見狀哈哈一笑,顯然也是想到了那個畫面,絕對是賞心悅目的享受啊。

    至於魏申錦,雖然當初服下了噬心蠱,這兩年表現也算勤懇忠心,林逸暫時卻還沒有直接替他提升實力的打算,倒並不完全是因爲信不過,更主要是覺得沒有這個必要。

    魏申錦如今已是元嬰初期,與其直接拔苗助長提升實力,還不如給他一些聚嬰金丹之類的輔助丹藥,這樣實力提升起來也不會太慢,而且更有底蘊,對於日後也更有好處。

    林逸這邊在緊鑼密鼓的做着準備工作,渾然不知此時遠在東洲的一個對頭正在惦記着他,此人不是任重遠、易笑天,也不是包佐良、蘇克生。而是跟他打過一場的邪修,西山邪派的西山大能。

    上次從翔雲城到晨星城,西山大能生生追殺了林逸一路,甚至不惜自損一臂動用了血祭這樣狠毒的禁招。結果還是沒能拿下林逸,反而自己落了個元氣大傷,自那之後休養了這麼多月仍然沒能緩過來,實力大減,悽慘不堪。

    但即便如此。西山大能仍然不忘關注林逸的動向,結果一打聽才知道林逸早已離開了晨星城,之後更是不知去向,然而就在今天,東洲黃階學院聯盟公示的最新一期玄升期高手名單之中,他居然找到了的林逸的名字!

    “玄升?這小子居然成了玄升!”西山大能當場氣得噴出一口老血,這幾個月好不容易恢復的一點元氣頓時就白搭了。

    上次交手他是玄升後期,林逸只是元嬰後期,即便這樣也沒能要了林逸的性命,而現在林逸卻已是玄升初期。而他西山大能的實力非但沒有寸進,反而因爲損了一臂實力大減,這要是再次交手的話,他已經根本不可能是林逸的對手了。

    西山大能畢竟不傻,他雖然一心想找林逸報仇,但還不至於盲目自大,這個時候就算給他報仇的機會,他也絕對不敢單獨一人去找林逸了,只剩下滿腔的憤恨不甘。

    “不行!老夫絕不能就這麼放過那小子!”西山大能實在咽不下這口惡氣,可是自己又沒有報仇的實力。急得在屋中團團轉了半天,忽然靈光一閃道:“對了,老夫對付不了這小子,可是有人對付得了啊!”

    打定主意之後。西山大能顧不上元氣未復,當即收拾東西找來飛行靈獸出門,直奔南洲海域。

    從東洲黃階海域到南洲海域,這麼遙遠的距離長途奔波,就算對於他這樣的玄升後期高手都不輕鬆,尤其他如今還傷勢未愈。但西山大能已經顧不了這麼多了,因爲他要找的人如今就在南洲海域,此人正是西山老宗!

    想當初他之所以答應易笑天去追殺林逸,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西山老宗,他想拿林逸的人頭去投其所好,如今雖然沒有林逸的人頭,但他一個邪修實在沒別的選擇,也只能勉爲其難試一試了。

    西山老宗的行蹤在西山邪派並不是什麼秘密,西山大能很快找到了龍舟鏢局,沒有登門拜貼,直接就落在了後院之中。

    一個獨臂怪人從天而降,這一幕頓時把龍舟鏢局一干值守鏢師嚇了一跳,連忙大聲呼喝着圍了上來,然而等感受到西山大能釋放出來的氣勢之後,一衆人頓時就不敢輕舉妄動了,居然是玄升後期高手!

    他們所有人就算全部加在一起,那也不是人家對手啊,西山大能冷冷的瞥了這些嘍囉一眼,冷喝道:“我是西山邪派的西山大能,來此求見西山老宗!”

    邪修?衆人面面相覷,雖然因爲西山老宗的存在,他們已經習慣了被人戳脊梁骨,但此時看到西山大能還是怪怪的,以後龍舟鏢局不會真成邪修大本營吧?

    “還不退下!”龍奎霸這時姍姍來遲,上下打量了西山大能一眼,恭敬道:“西山老宗有請,這位前輩請隨我來。”

    在龍奎霸引領下,西山大能很快就在正堂見到了西山老宗,連忙屈膝下跪,恭恭敬敬的磕頭見禮道:“西山大能拜見老宗!”

    “嗯?你是哪裡的,本宗怎麼好像沒見過你?”西山老宗斜着一對三角陰陽眼,怪聲怪氣的打量着西山大能。

    “回稟老宗,屬下編在東洲分部。”西山大能答道。

    “既然如此,你不好好在東洲待着,跑南洲來幹什麼?”西山老宗奇怪道。

    “回稟老宗,屬下此來南洲只有一件事,就是想拜入老宗門下效力,懇請老宗成全。”西山大能再次磕頭道。

    “你想拜本宗爲師?”西山老宗瞥了他一眼,明顯有些看不上,雖然西山大能玄升後期的實力不能算弱,但他如今已經損了一條手臂,潛力比其他人要弱許多,這樣的人就算收入門下也很難派上什麼大用場,純粹就是雞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