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就有一片常年被霧氣籠罩的神秘之地,不僅人跡罕至,哪怕是天上最高精度的衛星也無法穿透探查,只能模糊得出一個輪廓,其中什麼景象一概不知。

    曾有科考隊數十次深入神農架腹地,用上了各種尖端設備,甚至還搭上了數條寶貴的生命,但至今都無法真正探究全貌,其中深處到底埋藏着什麼樣的隱秘,無人知曉。

    換而言之,這是一片世上爲數不多的未知之地。

    然而就在這片未知之地的深處,赫然矗立着一座巍峨山門,宏偉莊嚴的建築羣與周圍的原始山林融爲一體,沒有半點違和感,好似這些建築本就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造化一般,遠遠看去渾然天成,同氣連枝。

    山門以內是一片空地,此時站着一羣氣勢昂然的男女弟子,最前方則是一個正在訓話的白鬚老者。

    “千年一次的太古門派弟子歷練,從今日起正式開始,所有符合條件的太古門派弟子都必須前往世俗界歷練,記住,你們當中任何人都不得做出違反世俗界法律的事情,沒事絕不能主動惹事生非,違者重懲。”白鬚老者嚴肅道。

    “是!”一衆弟子齊聲應命。

    “這次歷練,我們將會選擇雙系以上靈根的優秀弟子回到神農架太古門派,大家只有一年的時間,一旦超過這個時間,太古通道就將自動關閉,回不來的只能等下一個千年,都聽明白了嗎?”白鬚老者正色道。

    “是!”一衆弟子再次應命。

    這些人之中男女老少一應俱全,如果林逸看到這一幕肯定會十分驚訝,因爲他們的實力都超過了天階大圓滿,這些人……竟然都是天道期的高手!

    世俗界,學商小區別墅。

    算算日子,林逸離開這裡已經過去了整整三個年頭,連應子魚都已是大三的學生,下了課回到別墅,遠遠就看到百無聊賴斜躺在門口躺椅上的吳臣天。

    “門房吳大爺。話說您生活能不這麼單調嗎?每次都看到你躺門口玩手機,再這麼下去真要變成門房吳大爺了!”應子魚看着吳臣天這懶洋洋的樣子忍不住開口吐槽。

    “除了玩手機我還能幹嘛?又不像你要去上學,也沒有別的事情可幹……”吳臣天頭也不擡的繼續玩手機。

    這是實在話,他這三年的生活基本就是這個節奏。完全找不到任何激情,感覺就跟老頭子一樣早早過上了退休生活,跟以前激情燃燒的歲月截然兩樣。

    不過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他如今已是天階大圓滿,堪稱世俗界無敵的存在。除了守着別墅中林逸這些紅顏知己外,壓根就找不出別的事情可幹了,對於現在這種退休生活,吳臣天早就習以爲常了。

    “你可真閒!”應子魚吐了吐舌頭,探過頭瞄了一眼,頓時驚奇道:“怎麼你也玩這個遊戲啊,我們班上好多同學都在玩這個,我還以爲只有我們年輕人才玩呢,沒想到你這個上了年紀大叔也玩《校花3d》手遊!”

    wWW _тt kдn _¢〇

    “我怎麼就成上了年紀的大叔了?”吳臣天的表情很是受傷。

    “難道不是?來,給我看看你的id。我讓同學都加一下好友,省得你一個老人家孤零零的單打獨鬥。”應子魚說着搶過手機看了一眼,表情頓時變得極爲古怪:“寂寞小妖精?還是個女號?”

    “呃……”吳臣天老臉一紅,弱弱解釋道:“你可別想歪啊,我只是因爲女號玩起來比較方便,容易跟人加好友抱大腿,沒有別的意思……”

    “不要解釋,解釋就是掩飾,掩飾就是事實,我已經看透你的本質了。你就是一個用人妖號的怪大叔!”應子魚立馬把手機扔回給吳臣天,見鬼似的大叫着逃進了客廳。

    吳臣天一臉無語,只不過用個人妖號而已,不偷不搶的。怎麼就成怪大叔了?

    “喂,你自己說的,別忘了讓你同學加我好友啊。”吳臣天起身追進客廳叮囑道,結果一轉頭就看到應子魚抱了一大推零食過來,硬生生把茶几堆成了一座小山,頓時嚇了一跳:“幹嘛?不就是看了個人妖號嗎。至於這麼暴飲暴食自暴自棄,人生觀崩塌了?”

    “嘁,區區一個人妖號算什麼,想當年我也是混社會的,真以爲我是沒見過世面的小姑娘啊!”應子魚白了他一眼。

    “混社會的?你那純粹就是小孩子過家家,混哪門子的社會啊。”吳臣天聞言不由失笑道:“你吳哥當年也號稱吳鐵手,打遍江湖無敵手!”

    他知道應子魚沒被林逸找到之前的情形,活脫脫就是一個小太妹,也就是被林逸監管之後纔開始老實安分起來,只不過時不時還是會刁蠻一把,當然他們這些人都把應子魚當成自己小妹寵着,倒不會覺得有什麼不好,反而覺得率直可愛。

    “切,然後碰到林逸哥哥就變成吳廢手了!不跟你說這個,我今天要把那部劇補完,不要打擾我啊!”應子魚抱着這一堆零食,迫不及待的打開了電視。

    “那部劇?你說愛奇藝上那部《校花的貼身高手》啊,我早都看完了,倒是挺好看的,你不覺得裡面那主角的經歷跟林逸老大很像嗎?”吳臣天嘿嘿笑着在沙發另一側坐了下來,順手從應子魚手上要了一包薯片,他現在生活無聊得很,不介意再看第二遍。

    “一點都不像好嗎,裡面那主角就是一個色中餓鬼,怎麼能跟林逸哥哥比?”應子魚不滿的瞪了他一眼。

    “那你還看?”吳臣天奇怪道。

    “我是爲林逸哥哥看的,讓他引以爲戒,省得像那主角一樣,傻不愣登的一見到女人就邁不動腿,多丟人啊!”應子魚嘴裡塞滿了零食,說起話來悶聲悶氣的。

    吳臣天再次無語,女人的邏輯真是無法理解,尤其應子魚這種古靈精怪的小女孩,完全跟不上對方的節奏啊。

    “對了,這第一季應該已經全部都播完了吧,有說第二季什麼時候上映嗎?”應子魚翹着二郎腿隨口問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