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門功法在天階島名氣極大,連他都有所耳聞,不過對於他這種掌握了五行八卦殺氣和雷葬這等終極殺招的人來說,無相神功只是聽過就算,根本不會放在心上,更不會生出什麼覬覦的心思,南天極光在他面前炫耀這種事情只能是自討沒趣。

    “不錯,老夫所修煉的無相神功乃是傳說中的五大神功之一……”南天極光難得找到機會,準備在奧田州面前好好露一把臉。

    不過林逸卻隨口就給打斷了:“既然如此,那就多謝了。”

    “哈?”南天極光一時還沒反應過來,這邊奧田州就已吩咐下去:“來人,替我送送南天副院長。”

    “呃……老夫告辭……”南天極光一張老臉憋得通紅,半晌才從牙縫中擠出一句,悻悻離去。

    “奧田島主,該瞭解的都瞭解了,咱們這就開始吧。”林逸有些迫不及待道。

    “好。”奧田州點點頭,對旁邊孫管事點了點頭。

    林逸緩緩走到聚神陣的中間,一切準備就緒,孫管事這才終於啓動陣法。

    一瞬之間,林逸感覺自己的元神被生生抽離出了本體,並且迅速聚爲一點,這種感覺就像被人活活捏扁擠爆一樣,實在說不上好受,不過好在這個過程並不漫長,短短片刻之間便完成了極限聚焦。

    從旁邊奧田州幾人的視角看去,此時林逸眉心就跟要開天眼一般,凝聚出了一道極度刺眼的熾烈光芒,隨即猛然沖天而起,而後一下子便消散無形,重歸平靜。

    “島主,成功了。”孫管事見狀鬆了口氣。

    明明只是玄升初期高手,然而林逸的元神卻比他想象中要強得多,剛剛聚神陣甚至都出現了幾分不穩的徵兆,估計是已經達到所能承受的上限了,得虧林逸元神沒有比這強得更加離譜,要不然可就功虧一簣了。

    “好,那他這肉身需要留在陣法之中嗎?”奧田州問道。

    “這倒不用,聚神陣只是用來破界投射,現在既然已經成功了,他的元神體與肉身之間天然就有元神維繫,肉身留在哪裡都是一樣的,只要不是隔絕神識的地方就行。”孫管事搖頭道。

    “奧田島主,既然如此就由在下將老大肉身帶回天丹閣吧,這樣也方便我們照料。”魏申錦見狀道。

    “也好,如果有什麼事可以來島主閣找我,林少俠是我奧田家族的朋友,他的事情我不會置之不理的。”奧田州囑咐道。

    “多謝奧田島主!”魏申錦連連點頭。

    林逸這邊成功破界投射,另一邊南天極光卻也沒有就這麼離開島主閣,而是去了吳淼的二號廳,兩人隨後又結伴去了名藥門。

    很快,吳淼、鄭東決、南天極光、佟仰吸這些人就再次聚到了一起,其中還有鄭東昇!

    雖然鄭東昇早就說了要回東洲,只可惜他趕不上奧田壩的戰艦,而且固定來往於東洲和中島之間的寶船也是剛走沒幾天,再等下一艘就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了。

    就算他是地位超然的七品煉丹師,這種事情也不是他想去就能去的,從中島去東洲只有兩個辦法,要麼寶船,要麼飛行靈獸。

    寶船他暫時是指望不上了,可是飛行靈獸也不行,東洲距離其他幾個天階島實在太遠,除非是鬼眼金雕那種實力超強的兇禽,一般靈鳥之類的飛行靈獸很難橫越兩島。

    當然這世上不乏一些邪門秘術,可以通過燃燒飛行靈獸生命力的殘酷手段,以此達到往來於東洲和其他各天階島的目的,只可惜鄭東昇不是西山大能那樣的邪修高手,他只是一個煉丹師而已,哪裡會這種邪門秘術?

    無奈之下,鄭東昇只能繼續留在名藥門等待,不想沒等來前往東洲的寶船,反而等來了林逸元神投射到世俗界的消息。

    “這麼說林逸短時間內是不可能回來了?”鄭東昇確認道。

    “不錯,那小子雖然只是玄升初期,但實力非同小可,老夫估計以他的元神強度至少能在世俗界逗留四個月以上,甚至半年都有可能,而且他是世俗界來的,不出意外應該不會提前回來,所以這段時間不足爲慮了。”南天極光點頭道。

    “值得慶賀,這可是一個難得的好消息!”吳淼喜道。

    因爲上次的事情,他如今在島主閣的地位多少有些尷尬,雖然常務副島主是二號人物,可如果奧田州不待見他,他的權力勢必就會極大縮水。

    而現在林逸一走,吳淼就有機會設法修復同奧田州的關係了,畢竟兩人之間並沒有直接衝突,只不過是因爲林逸才鬧得如此不愉快而已,大家都是權力場中的人物,他相信奧田州哪怕只是爲了顧全大局,也不會真的跟他這個二把手徹底鬧掰。

    南天極光同樣喜出望外,這可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本來都前途無亮了,結果現在林逸一走,等到吳淼鞏固住在島主閣的地位和話語權之後,代理副島主的位置便又變得指日可待,這纔是真正的前途無量啊!

    “確實如此,這樣一來天丹閣就是羣龍無首,以後對付起來可就容易多了。”鄭東昇冷笑道。

    “哦?聽鄭大師這話的意思,莫非是準備改變主意,不回東洲了?”吳淼問道。

    “老巢都被人端了,我現在回去又能怎麼樣?反正回去也混不下去了,還不如干脆在中島這邊駐守名藥門,先想法把天丹閣這個眼中釘肉中刺剷除了再說。”鄭東昇恨恨道,等了這麼幾天,他現在已經冷靜下來了,仇恨已經完全轉移到了林逸和天丹閣上面,既然暫時對付不了林逸,那就先把天丹閣收拾了,一解心頭之恨!

    “堂兄說得不錯,名藥門是咱們鄭家最重要的產業之一,必須趁此機會拔掉天丹閣,要不然等以後被它發展起來,尾大不掉可就麻煩了。”鄭東決贊同道。

    “嗯,咱們今天好好慶祝一下,同時也要好好合計合計,看看怎麼樣才能拔掉天丹閣!”鄭東昇一改之前的消沉,再次變得意氣風發,之前在林逸身上吃到的虧,他勢必要加倍在天丹閣找回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