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階後期……”林逸感受着自己此刻的實力一陣無語,辛辛苦苦好幾年,一朝回到解放前,真是讓人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嘆了口氣,林逸起身走出了公園角落,這地方人是不多,但時不時就有一對對的小情侶鑽進來,一不小心甚至還能看到些不堪入目的畫面,林逸可不是喜歡偷窺別人隱私的變態,只能識趣的果斷退位讓賢。

    走到人來人往的公園門口,看到有人在旁邊的小賣部買東西,林逸這才忽然想起一件事兒,這裡可是世俗界,靈玉這種高檔貨壓根就沒人認識,無論想要乾點什麼事兒用的都是紙幣,在這世俗界沒錢那可是寸步難行啊。

    想到這裡林逸趕緊查看了一下玉佩,依稀記得當初吳臣天給他準備一應東西的時候,好像也塞了一點現金進去,雖然在當初看來是多此一舉,不過現在倒是剛好能夠派上用場。

    林逸稍微查找了片刻,果然在一堆雜物中找到了一疊現金,拿到手中過了一眼,不多不少剛好一萬塊。

    “一萬塊錢有點不夠用啊。”林逸搖着頭嘆了口氣,隨手就把這一萬塊現金揣進了褲兜裡,他這個元神體在剛纔塑造成型的時候就特意選擇了世俗界的服飾,要不然真的穿成天階島那個樣子,走在大街上人家還以爲拍電影呢,早就引來圍觀了。

    一萬塊其實也不少了,妥妥夠他去東海市找宋凌珊和吳臣天這些人了,只是林逸暫時並沒有這個打算,他眼下只想趕緊找一個安全地方恢復實力,然後想辦法調查清楚那兩個天道期高手的來歷,要不然心裡不踏實。

    可是這樣一來,區區一萬塊就顯得有些捉襟見肘了。要是找個稍微好一點的酒店,估計根本揮霍不了多久,可這裡本就是小縣城,要是再找個一般的酒店,那環境肯定好不到哪裡去,這樣又怎麼能夠安心修煉?

    想來想去,林逸覺得眼下最好的辦法就是租房子了。反正也不用租太久,一個月應該就妥妥足夠了,哪怕是條件最好的套間,以這種小縣城的消費水平估計也不會超過五千,即便算上押金,手頭現金也還能剩下一點。

    打定主意之後。林逸當即開始沿着街面尋找房產中介,雖然都說靠中介租房不靠譜,可林逸只是應急租一個月而已,又不是要住上三年五載。

    只要房子條件過得去就行,未必一定要多麼合心意,再說他可沒工夫自己一家一家上門去看,找租房中介至少省時省力。頂多也就被黑點錢罷了。

    小縣城的房產中介不像大城市那麼多如牛毛,但也並不難找,何況這裡還是鬧市區,只要隨便在街上走一圈應該就能找到。當然如果運氣不好的話就難免要多轉幾條街了。

    結果林逸還沒走出幾步,旁邊忽然有人一把將他拉住,也就是他故意凝實了身體,這才讓人感覺不出什麼異樣,要不然這一把非得拉空不可。

    “什麼事?”林逸轉頭看了這人一眼,是個上了年紀的老大爺,穿着倒是挺樸素的。旁邊還有一小擔青菜,像是鄉下來的賣菜老漢。

    除了老漢之外,旁邊還有一個神色不善的年輕人。理着一個小平頭,正揪着老漢的衣服不放。兩人貌似是起了什麼爭執。

    “小夥子,你來給老漢評評理,這張彩票明明是我在自己攤上撿到的,這人偏說是他丟的,他根本就沒買過我的菜,你說怎麼可能呢?”老漢氣憤道。

    “放屁!這是我掏錢的時候一不小心掉出來的,結果一扭頭就到了他手裡,這特麼哪裡是撿,根本就是搶!”小平頭怒道。

    “什麼彩票?”林逸一愣,隨即就看到老漢手裡確實捏着一張福利彩票,隨口問道:“中獎了?”

    “諾,你看就是這張,我也不知道中沒中獎,現在這世道真是不像話,連我老人家手裡的彩票都來搶,還有沒有天理了?”老漢手中彩票在林逸眼前晃了晃,立馬又跟寶貝一樣藏了起來,生怕被旁邊的小平頭搶去。

    “喲喲喲,老頭你還挺會演啊,要是沒中獎,你會這麼寶貝的藏起來?”小平頭冷笑了幾聲,對着林逸道:“哥們你可別被這老頭騙了,老傢伙雞賊着呢,這彩票明明中了十注三等獎,一注三千塊,十注就是三萬塊!”

    “三萬又怎麼樣?跟你有什麼關係,這彩票又不是你的,我撿到的當然歸我!”老漢梗着脖子道。

    “呦呵,老頭你可別不識好歹,你一個鄉巴佬還敢來縣城耍橫是吧?我告訴你,這彩票是我的,是你從我手裡搶的,你這是犯罪懂不懂!”小平頭抓着老漢衣領道。

    “小夥子,事情怎麼樣你也聽到了,麻煩你幫老漢我說句公道話,你說這彩票是不是該歸我?”老漢不去搭理小平頭,執意要問林逸。

    “不錯,這事兒就我們倆自己是爭不靈清了,哥們兒你來評判一下,這張彩票到底應該歸誰!”小平頭跟着說道。

    林逸看了兩人一眼,淡淡道:“我又沒親眼看到事情是什麼樣子的,只是聽你們兩人說了幾句話而已,怎麼評判?不過既然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報警不就得了,讓警察來給你們做主吧。”

    “報警?老漢我只是在自己攤位上撿了一張彩票而已,用得着報警這麼嚴重嗎?”老漢嚇了一跳。

    “就是,這點小事兒就不用麻煩警察叔叔了吧,我看還是私了比較好。”小平頭也是臉色一變。

    “既然決定要私了,那你們兩個自己談就好了。”林逸一副置身事外的態度,畢竟這種事情根本說不清楚,只能讓兩人自己協商。

    “這……”小平頭猶豫了一下,最後一副甘願吃虧的語氣對老漢道:“這哥們兒說的不錯,咱們這麼沒完沒了的爭下去也不是辦法,這樣好了,一人一半,平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