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對啊,人家說上網可以查東西,我研究了半天,也不知道這網應該怎麼上。”冷冷一頭霧水道。

    “呃,你這個網當然沒法上,倒是可以用來打漁。”林逸不由搖頭失笑,小冷妞估計是從哪兒打聽出可以上網查信息的事情,卻完全不理解互聯網這種現代科技,還以爲就是她認知當中的漁網,這東西怎麼上,跟蜘蛛一樣趴上去嗎?

    “打漁?可我明明聽說可以上網查東西的啊……”冷冷臉色頓時有些尷尬。

    “上網是上網,不過那是互聯網,而不是你這個漁網,話說你想要查什麼東西?”林逸問道。

    “我就想查查附近有沒有玉器市場,我想自己去碰碰運氣,因爲並不是所有玉器都是我想要的,我要的那種玉很少見。”冷冷答道。

    林逸聽得暗笑,你要的靈玉何止是少見,在這世俗界壓根就找不到,別說是小地方的玉器市場,就算把整個世俗界的玉器市場都翻過來,恐怕也很難找出來一塊。

    不過林逸並沒有當場戳破,雖然之前沒有進展的時候有些心急,甚至有過打開天窗說亮話的打算,但是到了現在這一步他反而不急了。

    只要順其自然的發展下去,對方自然會有推測出自己身份的那一天,這樣就不會太過突兀,也不會出現不可控的情形,沒必要因爲一時心急而冒進,畢竟現在看來那些天道期高手暫時還沒有危害世俗界修煉者秩序的意思,情況還沒有那麼急迫。

    “這樣吧,我來教你。”林逸說着就拿出手機,開始給小冷妞講解世俗界的互聯網。

    說實話這種東西對於毫無現代知識的修煉者來說純屬天方夜譚,一時半會兒根本無法理解,饒是林逸說得嘴巴都幹了。小冷妞仍然還是一頭霧水,壓根理解不了這虛擬網絡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見她這副茫然無辜的表情,林逸最後無奈了,只得道:“算了,這東西你不理解也沒關係,只要大概知道怎麼用就行了,我來教你怎麼查!你看。只要打開這個瀏覽器,輸入你想要查找的東西就行了。”

    林逸手把手給她示範,冷冷雖然還是不太懂這些,但至少比理解互聯網概念要簡單得多了,忍不住眼睛發亮道:“這個東西真方便,可是這些字怎麼怪怪的。好像都缺了很多比劃啊,看着真不舒服。”

    “哦,這是現代簡體字,就是古代繁體字的簡化版,你要是看不習慣的話設置成繁體就行了。”林逸當即就給她設置成了繁體。

    “這樣看着就順眼多了。”冷冷點了點頭,倒是也沒怎麼懷疑,看到林逸能設置。還以爲這兩種字體都是世俗界通用的呢!

    “查到你要找的玉器市場了,西馬市東區就有一個,規模好像還不小。”林逸將手機遞給她看了一眼,見她眼巴巴的看着手機。知道她雖然嘴上不說,但估計心裡面還想要一個手機的,畢竟這東西用起來確實很方便,便提議道:“這樣吧,我先帶你去買個手機,然後咱們再去玉器市場轉轉,你看怎麼樣?”

    冷冷想了想。便點頭道:“那好吧。”

    之所以答應得這麼爽快,原因之一固然是最近她跟林逸的關係無形中走近了許多,不再那麼拒人於千里之外。不過更重要的原因卻是她有這個自知之明。

    從太古小江湖突然來到世俗界,哪怕是像她這種接受新東西還算快的人。一時間也不可能完全適應,說話做事經常和世俗界的人格格不入,一出門沒準就走丟了。

    畢竟這裡城市分佈可比太古小江湖複雜多了,小江湖就算是最繁華的地區,也就那屈指可數的幾條街而已,而這裡大街小巷何其之多,像她這種不適應的外來者稍一不留神就迷路了,上次買藥就是這樣,好容易才找回來。

    不過如果身上帶着手機,就算迷路也可以隨時查地圖,那就方便很多了,她到現在爲止還不知道手機最基本的功能是通話,還以爲就是上網查東西用的呢。

    兩人當即出門,雖然彼此都是修煉者,想要進城不過是分分鐘的事情,但現在彼此都不想冒然捅破窗戶紙,所以只能老老實實的在小區門口等公交車進城。

    這種體驗對於冷冷來說絕對是破天荒的頭一次,即便林逸也體驗得不多,印象中從當初下山開始,好像就沒怎麼坐過公交車,尤其還是在這種早高峰時候。

    雖然對於早晚都要上班擠公交的上班族來說,這絕對是一種悲催的體驗,但林逸和冷冷卻覺得很新鮮,然而令他們二人無語的是,難得坐一回公交車,居然被他倆遇上了傳說中的公車之狼。

    公交車內人擠人,肢體接觸不可避免,尤其像冷冷這樣的美女,那更是什麼人都願意往她身上蹭,其中自然不乏一些趁機揩油的鹹豬手。

    冷冷哪經歷過這種事情,鹹豬手還沒碰到她身上來,她轉身一腳就朝那傢伙襠部踹過去了,多虧她還記得歷練規矩留了力道,要不然這一腳非得踹出人命來不可。

    那人頓時痛得弓成了蝦米,旁邊一個混混立馬替他出頭,語氣囂張的大聲嚷嚷道:“竟敢踹我山雞的兄弟,不想活了是不是?是誰,給我站出來,磕頭道歉!”

    林逸見狀頓時就樂了,真是冤家路窄,這倆人不是上次跑來裝鬼的山雞和苞皮嘛!

    “原來是你們兩個。”冷冷轉過身看着兩人,冰冷的俏臉上莫名帶了幾分煞氣,她可不僅是一個女孩子,更是一個築基初期高手,手上可是見過血殺過人的。

    “啊?是你!”山雞和苞皮頓時也嚇懵了,車上這麼人擠人,如果不是冷冷這下轉過身來,他倆根本看不清冷冷的長相,只能從背後判斷是個難得的美女,哪想得到居然是上次把他倆踹得屁滾尿流的那個白衣女子!

    見到山雞二人這副畏縮的表情,車上其他人頓時露出了驚詫的表情!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