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冷冷失望無比,就在這時迎面看到林逸走了過來,張口問道:“怎麼樣?有能讓你看上的嗎?”

    “沒有。”冷冷無奈的搖了搖頭。

    “我這裡倒是淘到一塊玉,感覺和之前那塊差不多,你看看。”林逸手上忽然多了一塊小玉。

    “真的?”冷冷頓時大吃一驚,當即接過這塊玉仔細感受了一下,裡面果然靈氣充裕無比,又是一塊極品靈玉!

    冷冷看向林逸的目光一下子就變了,這傢伙到底是什麼運氣啊?自己費心費力找了這麼久都一無所獲,結果他倒是隨便一出馬就能找到極品靈玉,之前就已經有一塊了,現在又來一塊,這運氣未免也太逆天了吧,人與人真是不能比!

    “你這塊玉是在哪裡買的?還有嗎?”冷冷連忙問道,別說她現在受傷繼續靈玉補充靈氣,就算是平常時候也絕不會放過這樣的極品靈玉啊。

    “當然沒有了啊,我挑玉器的眼光可是很高的,這種光澤的純玉可不好找,能夠找到一塊就算很走運了。”林逸搖頭道。

    “光澤?這玉還有光澤?”冷冷不由有些奇怪,她挑玉從來只看靈氣充不充裕,從來不會去在意外觀,更不會去仔細辨別光澤。

    “當然,光澤可是挑玉最重要的參考之一,難道你都不看的嗎?”林逸反而詫異道。

    “呃,我對這個不太懂。”冷冷不明覺厲的搖了搖頭,雖然只有這麼一塊,但她還是很開心,這樣一來她就不用擔心靈氣不夠了,心中一塊懸着的石頭終於落了地,當即問道:“這塊玉應該很貴吧,你多少錢買的,我想辦法給你。”

    “看你這話說的,咱倆這種關係還要什麼錢呀,別說只是區區一塊玉,就算你要其他再貴重的東西我也都弄來給你,絕不二話。”林逸趁機表決心道。

    “真的?所有東西都行?”冷冷若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

    “當然。”林逸果斷點頭。

    “那如果是一件對你自己也很有用,或者說有大用的東西,你還會捨得給我嗎?”冷冷問道,她還以爲林逸根本就不懂這兩塊極品靈玉的價值,更不知道這兩塊極品靈玉有什麼用處,只以爲這是普通的玉器裝飾品,所以纔會毫不猶豫送給自己,若是換做其他對他很重要的東西,恐怕就不會送得這麼利索了。

    冷冷本以爲自己提出這麼爲難的問題,對方肯定得猶豫一下,卻沒想到林逸連想都沒有想就直接堅定的點了點頭:“捨得。”

    別說是他如今在追求冷冷,就是當初在雷動平原島,眼看着就要進入雷劫點衝擊玄升而自己手上就只有一枚雷玄丹的時候,他都毫不猶豫的給了秦月,要知道秦月對他來說連朋友都算不上,只是一個有一些關係的路人而已。

    林逸從來就不是一個吝嗇的人,只要有好東西,只要對身邊的人有好處,他都會毫不猶豫拿出來給大家分享,不管朋友還是小弟,只要能夠信得過,在他這裡其實都跟那些紅顏知己是一樣的,絕不會有半點藏私。

    而照現在這樣發展下去,冷冷說不定也會成爲他的紅顏知己,他自然不會對冷冷有半點吝嗇,無論對方想要什麼,只要是真心需要的,他就算手頭暫時沒有也絕對會想方設法給她弄來,這一點毫無疑問。

    聽着這個答案,冷冷看着林逸認真的表情頓時陷入了沉默,心中有些感動,她雖然無法確定林逸純粹就是嘴上說說,還是真的就是這樣想的,但以之前的相處感覺下來,她相信多半是後者。

    在她看來,林逸應該不是那種毫無原則只爲騙取女孩子歡心的人,冷冷雖然自認江湖經驗並不算豐富,而且也說不上有識人之能,但她可以用心去感受,至少她在林逸身上感受不到半點惡意,要不然今天也不會放任林逸做出那些親暱的舉動。

    看着冷冷此刻的表情,林逸忽然明白了這個小冷妞真正在意的東西,對方之所以表現得這麼性情冰冷戒心十足,始終拒人於千里之外,說到底就是因爲缺乏安全感,這個外冷內熱的女孩其實很怕被人欺騙,更怕貿然付出感情卻平白被人玩弄,最終不得善果。

    林逸想了想,便笑道:“其實現在有個約定俗成的規矩,男女若是分手,很多情況下都是男的淨身出戶的。”

    “淨身?”冷冷聽得一愣,忍不住表情古怪道:“爲什麼要淨身?如果只是爲了懲罰男人的過錯,這個規矩有點太殘忍了吧?”

    “呃,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此淨身非彼淨身,我指的這個淨身出戶是說男的分手之後什麼都不要,一切財產都留給女方。”林逸哭笑不得的解釋道。

    當然,他說這話純粹是爲了寬慰冷冷,所以只揀了好聽的說,卻沒說這世上固然有很多男人是淨身出戶,但也有很多分手就要戒指的渣男,一樣米養百養人,世道一向如此。

    “哦,原來是這個意思。”冷冷也有些臉紅,不過還是奇怪道:“既然都分手了,那爲什麼還要把全部東西都留給女方呢,難道男人都有病嗎?”

    她所在的太古小江湖,男女雙方一旦鬧掰,爲了爭東西那可經常是要大打出手的,恨不得將對方手中所有東西都收回來,這種例子屢見不鮮,還從沒聽說過有哪個男人會如此大方,明明分道揚鑣了卻還把所有東西都留給女方的。

    “這不能說有病,而是如今盛行的一種社會風氣,這樣至少總比一分手就撕破臉爭財產要好得多吧,男人對女人總該多一點責任的。”林逸只能繼續挑好的說,心下卻是頗有一些感觸。

    真要說起責任二字,自己爲那些紅顏知己做的還遠遠不夠,雖然不是渣男,但也實在算不上多麼負責任,相比之下反而是這些紅顏知己爲自己付出更多,等到把楚夢瑤她們救醒之後,真得好好補償她們才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