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若是鬼東西那樣的存在,一般的元神受創只是小事,也就是一念之間的事情而已,但問題是她冷冷才只是築基初期,這個層次的修煉者除非修煉了非常特殊的心法,正常在這方面幾乎都是一片空白,就算明知道傷勢根源在元神上面,也根本無從下手。

    好在襲擊她的這人也只是功法特殊罷了,本身並沒有多強悍,頂多只能將一些見不得光的陰損手段夾雜在普通招式上面,否則若是像鬼東西那樣真正元神強大到無以復加的高手,直接就是元神碾壓,她根本就不可能活着站在這裡。

    然而即便如此,冷冷如今的處境也十分棘手,這種情況下想要痊癒只有兩種辦法,要麼有元神高手替她拔除傷勢根源,要麼靠她自己的毅力與堅持,短時間內將肉身傷勢全部強壓下去,不留任何尾巴,剩下的時間再慢慢等待元神自愈。

    冷冷壓根不知道自己身邊就有一個元神體高手,對她來說,第一個辦法根本就是癡人說夢,所以只能選擇後面這個笨辦法。

    不過這麼做的成功率實在不高,就算她手上握着兩塊極品靈玉,暫時用不着擔心靈氣不足,但要說一下子就把肉身傷勢全部不留尾巴的強壓下去,這個難度可不是一般的大,否則要是很容易做到的話,就不會有這兩次反覆發作了。

    “沒有別的選擇,只能這麼做了。”冷冷深吸一口氣,當即重新開始療傷,雖然心下難免還是擔憂忐忑,但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了。

    其實,如果她今天能夠跟林逸有更進一步接觸的話,林逸應該很容易查出她的傷勢,也很容易替她治好,只可惜兩人真正的肢體接觸就只有牽手,而且還只牽了那麼一小會兒,就算是林逸也沒辦法一下子弄清楚她身上的傷勢根源,不得不說造化弄人。

    隔天早上,林逸照慣例給冷冷送早點,結果還沒等他敲門,樓梯上忽然呼呼啦啦上來一堆人,都是些流裡流氣的小混混,一看就知道來者不善。

    不過這羣混混的帶頭人,居然是房東黃老闆!

    林逸當然不認識什麼黃老闆,他連合同都是跟中介籤的,壓根就沒見過房東,相應的黃老闆也不認識林逸,所以壓根就沒有多看拎着早點的林逸一眼,帶着人直接就去大力敲門,敲的正是林逸的房間。

    “你們找人?”林逸有些詫異的看了看這羣人。

    “小子你少管閒事,沒事就滾開,我們是來收債的!”旁邊一個混混語氣不善道。

    “收債?”林逸一愣。

    “沒錯,這家人欠了我幾百萬,欠債還錢,天經地義。”黃老闆開口道,明明他自己就是房東,居然還能言之鑿鑿的說欠了自己幾百萬,完全一副苦大仇深的苦主樣子,演技倒是跟那兩個騙子有的一拼。

    沒辦法,連着派來兩撥裝鬼的傢伙都杳無音訊,他實在是等不下去了,要知道林逸所在的套間和冷冷所在的套間其實都是他的房子,他就指着這兩套房子給他賺大錢呢,一直被人這麼穩穩當當的住着怎麼能行?

    正常只要嚇跑一個,對面的自然也就跟着被嚇跑了,可是接連兩次都沒能把林逸嚇走,足足半個月一點動靜都沒有,這由不得他不急眼,難道這個新搬來的傢伙真不怕鬼嗎?

    既然裝鬼沒用,那就只能靠活人了,黃老闆這次親自上陣實屬萬般無奈,這樣不僅要冒風險,而且成本也高,畢竟爲了招呼這一羣混混他可要花不少錢呢,但是爲了把林逸二人嚇走繼續賺錢,他也只能豁出去了。

    “不好意思,那你來錯地方了,這個房子現在已經租給我,房東根本就不在,我也從來沒見過他。”林逸淡淡道。

    “什麼?租給你了?”黃老闆上下打量了林逸一眼,心道這小子看起來明明很稀鬆平常啊,怎麼就嚇不走呢?

    “不錯,麻煩不要擋着我的門,各位請回吧。”林逸撇嘴道。

    “少特麼裝蒜,我大老遠跑一趟,債是一定要收的,既然那傢伙不在,那就只能勉爲其難從你身上收債了,反正你是他的租客,之後找他要錢就行。”黃老闆嘿嘿冷笑道。

    “哦?這麼個收債法倒是第一次聽說,不過看你這個反應,不會打一開始就是衝着我來的吧?”林逸似笑非笑道,黃老闆演技再好也架不住他眼光毒辣,這樣的局面要是反應不過來那他就不是林逸了。

    “你說什麼?”黃老闆嚇了一跳,連忙掩飾道:“我認識你是誰啊?誰特麼吃飽了撐的對付你一個不相干的陌生人,少廢話,你就是不想給錢是吧?哥幾個給我打,只要打一頓就老實了!”

    “沒問題,完事兒黃哥你可得好好犒勞我們哥幾個。”一羣混混當即喜笑顏開,他們來之前就商量好的,本來只是給黃老闆撐撐場面嚇唬人而已,一旦真的動了手,價格可就要往上翻倍的。

    “包在我身上!”黃老闆咬牙道,他當然不想破費,可是演技再好也有破綻,萬一被這小子看穿自己的貓膩就麻煩了,他這個裝鬼的騙局純粹就靠唬弄人心賺錢,一旦被拆穿那就一毛不值,以後再也別想賺到一分錢。

    而現在林逸居然生出了疑心,那他就沒有別的選擇,只能快刀斬亂麻,只要能夠順利把這人嚇跑,這點錢轉眼就能掙回來。

    一羣人當即把林逸團團圍住,打人對他們這羣混混來說是家常便飯,尤其一羣人欺負一個,而且還是一個毫無本地背景的外地人,根本就沒有任何風險,這錢簡直就是白給。

    此時隔壁冷冷已經到了房門口,透過貓眼看到這一幕,正打算出面替林逸解圍,畢竟林逸只是一個“普通人”,以寡敵衆肯定是要吃大虧的。

    然而讓她沒想到的是,林逸面對這麼多人居然絲毫不懼,反而嘴角還掛着幾分嘲諷的笑意,看着黃老闆道:“看來是被我說中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