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放屁,我數三聲,你要是乖乖替房東把錢還了就好說話,要不然我們這麼多人,一不小心失手弄死個人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你自己最好想清楚。”黃老闆冷笑一聲,隨即道:“一!二!三……”

    話沒說完,林逸毫無徵兆的突然一手斜摁在他腦袋上,隨即就聽砰的一聲,黃老闆肥大的身子直挺挺橫倒在地上,痛嚎着半天爬不起來。

    事發突然,這一幕着實把一衆混混給嚇了一大跳,一個個看向林逸的眼神不由多了幾分忌憚,黃老闆少說也有小兩百斤,這傢伙居然隨便就給摁趴了,這得多大的手勁啊?!

    “怕什麼?這小子就一個,咱們還有六個兄弟,一人一耳光也扇死他了!”其中一個爲首的混混喊了一聲,說着就一腳朝林逸踹過來。

    結果林逸踹得比他更快,他腳還在半空就被林逸硬生生踹折了,整條腿彎成了一個驚悚的弧度倒飛出去,狠狠砸在背後的消防櫃上,當場立撲。

    衆混混頓時又嚇一跳,這還沒怎麼動手呢,自己這邊就先躺了兩個,點子扎手啊!

    “一起上!哥幾個別收着了,咱們這麼多人要是連他一個都收拾不掉,以後還怎麼出來混啊!”剩下這五個混混全都發了狠,出來混的人最好面子,雖然心中有些惴惴,但還是硬着頭皮咬牙動手,這場架絕對不能輸,輸了丟死人啊。

    一般來說,身手高明的行家動手少有打死人的,反而是這種屁都不懂的小混混鬥毆最容易鬧出人命,因爲他們下手毫無分寸,而且往往是持械鬥毆,就如眼下這五人居然齊刷刷抽出了一根鋼管,毫不猶豫就朝林逸的頭部掄過去!

    躲在屋裡看戲的冷冷見狀一驚,這麼打可真是會出人命的,當即毫不猶豫就要出手,卻不料林逸動作比她還快,沒等五個小混混的鋼管落下來,他率先就給他們每人夠踩了重重一腳,腳都給硬生生踩變形了!

    一陣驚天動地的殺豬聲,五個混混同時扔掉了鋼管,一個個抱着腳在那哭爹喊娘,聲淚俱下,那場面簡直讓人聞者傷心見者掉淚。

    “還不滾?想讓我再給你們一人來一下?”林逸居高臨下的看着他們道。

    黃老闆幾人連屁都不敢多放一個,當即抱頭鼠竄,連滾帶爬的從樓梯口逃了下去,要是這樣都還反應不過來遇上了狠人,那他們都不用活着了。

    一羣人鬼叫着一路逃出了小區大門,看到林逸沒有追出來,這才終於鬆了口氣,一個個苦着臉看着黃老闆,這特孃的就是他口中一捏就癟的軟柿子?

    “別看我,我也不知道這小子這麼狠啊,真要是有心坑你們,我今天還會親自過來捱揍嗎?”黃老闆沒好氣道。

    他這下算是想明白了,難怪之前兩撥人裝鬼都嚇不跑這小子,下手又快又狠,明顯不是一般人啊!

    看來再想找人對付這小子是不容易了,除非花大代價才行,可他黃老闆又不是腦子一根筋的小混混,他可是生意人,這種明擺着的虧本買賣他可不做,還不如就這麼等到對方房租到期呢,管他是不是狠人,到時候房子不租了總可以吧!

    與此同時,房門口冷冷走了出來,上上下下重新打量着林逸,有些意外的嘖嘖稱奇道:“看來你沒騙我,你打架果然挺厲害。”

    “那是,早就跟你說了我是武林高手,這幾個小混混根本不放在我眼裡。”林逸哈哈一笑。

    “吹牛。”冷冷啞然失笑,雖然林逸剛纔動手這幾下確實乾淨利索,但在她看來也不過是普通人的範疇而已,只能說林逸的反應力道在常人之上,武林高手什麼的壓根就是說着玩兒的。

    林逸對此也不解釋,將之前買的早點遞給她道:“諾,趁熱吃吧。”

    “好。”冷冷很自然的接過早點,片刻後才突然反應過來,剛纔林逸好像一直都提着早點,眨眼之間對付了七個人,卻愣是連豆漿都沒灑出來一點,這好像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事情吧?

    “怎麼了?”林逸有些奇怪的看了她一眼道。

    “哦,沒什麼。”冷冷笑了笑,這個念頭在她腦中也就是一閃而過罷了,彼此認識了這麼久,她根本就不信林逸會是修煉者,肯定是自己想多了。

    “行,那我先回去了,中午還是一起出去吃?我來叫你好了。”林逸提議道。

    冷冷點點頭,關上房門之前特意還叮囑了一句:“不要敲門,打電話。”

    “好……”林逸哭笑不得,自從買了手機之後,這小冷妞玩手機都玩上癮了,明明兩人就住隔壁還非得打電話,不過這樣也不錯,心情好的時候還能跟她煲一下電話粥,兩人之間的關係進展倒是突飛猛進。

    林逸對此自是求之不得,不過另一邊的冷冷就有些爲難了,一方面她有些情不自禁,不由自主的就往這方面發展了,另一方面她又怕越陷越深不可自拔。

    理智告訴她不能再這麼下去了,她跟林逸之間註定不會有結果,現在陷得越深,日後傷得也就越深,對於彼此都不是什麼好事。

    好幾次她都想要跟林逸當面說清楚,可是每次一看到林逸,之前想好的這些話頓時就又拋到了爪哇國,每次跟林逸在一起都讓她覺得輕鬆快樂,她實在不忍心親手撕破這一切。

    不過,這麼下去終究不是辦法,等到夜深人靜,冷冷終於下定了決心,她之所以一直這麼拖着,除了不忍心當面直說之外,更重要的原因其實出在她自己身上。

    就是因爲傷勢始終都沒有痊癒,所以她纔有了讓自己不斷拖延下去的藉口,總想着等到傷勢痊癒的那一天再跟林逸說清楚也不遲,可這不過是自欺欺人,照這麼下去就算有一天真的傷勢痊癒了,到時情根已經深種,她又怎麼敢保證一定能說得出口?

    思來想去,冷冷覺得眼下唯一的辦法就是孤注一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