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她此刻臉上滿是淚水,還以爲林逸真的不行了,畢竟剛纔那場面實在是太過嚇人,被九隻血靈貓這麼玩命撕咬,任誰都不覺得林逸能夠活下來。

    卻沒想到這一切都不過是林逸刻意爲之的假象,血靈貓確實厲害,也確實是元神之類靈物的天敵,但是它們自己也是靈物,跟其他靈物一樣都極度懼怕丹火,就連鬼東西這等存在都被丹火剋制,更別說它們了。

    “我沒事……”林逸有些勉強笑了笑,腳下虛浮踉蹌。

    “真的?”冷冷見他這副虛弱的樣子臉色一變,連忙就想扶住他,卻不料手上輕飄飄一片,雖然還存在着幾分實質感,但是明顯已經跟平常不一樣了。

    剛纔被血靈貓這一通狂咬固然是順勢而爲的苦肉計,可林逸終究還是付出了慘重的代價,現在他這個元神體已經到了崩潰邊緣,此時維持實質化形態都已十分勉強了。

    “沒想到是個瘋子元神!明明有丹火卻不第一時間用出來,偏要頂着九隻血靈貓來偷襲我,你就這麼想跟我同歸於盡嗎?”對面孫白眉艱難的站了起來。

    先是被真氣炸彈炸飛,現在又受到血靈貓反噬,而且還如此近距離捱了林逸兩記狂火八卦掌,他此刻身上的傷勢也已重得無以復加,這時候還能站起來已經都算是一個奇蹟了。

    “同歸於盡……你太高估你自己了……”林逸吃力的笑了笑,他只要在元神體崩潰之前及時迴歸天階島本體就行,只要他自己不想死,在這世俗界就沒人能真正讓他死,頂多讓他元神受到重創罷了。

    “是嗎?你以爲這樣你就贏了?”孫白眉忽然咬牙強行揚起左袖,那股強大無比的吸力再度傳來,林逸就算是巔峰狀態都很難正面抵擋,如今虛弱到這個地步更是一點反抗之力都沒有,直接就被吸了過去。

    林逸心下一驚,沒想到這傢伙到了這一步居然還有反咬一口的餘力,一旦真被收到對方袖中他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最保險的辦法莫過於直接就此解除元神體。

    然而這時冷冷卻忽然出現在他身前,雖然因爲受傷行動不便,但她還是咬牙強行發起了捨身攻擊,既然孫白眉會拼命,難道她就不會?

    孫白眉的這一招是專門用來對付元神之類靈物的手段,對於冷冷這種正常修煉者即便有效果,那也是大打折扣,而且頂多就是把人吸過去而已,卻不可能收進袖袍之中,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殺傷力。

    非但沒什麼用,這一下反而將冷冷更快的吸到了自己身邊,簡直就是自尋死路。

    砰!砰!砰!

    冷冷接連三腳踢在他的左臂、胸口和軀幹,孫白眉身上頓時冰霜一片,碎冰體質的威力在這一刻體現得淋漓盡致,整個人直接就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因爲受傷,冷冷這時候的攻擊威力並不強,但是碎冰體質的冷卻效果卻足以致命,根本不是同樣身受重傷的孫白眉能夠扛得住的。

    “呼……呼……”冷冷耗盡了體力,當場狼狽的半跪在地上喘着粗氣,不過還是勉強支撐着身體爬了起來,滿臉擔憂的看着林逸。

    此時林逸雖然重新穩住了身形,但卻比剛纔變得更加虛弱透明,給人感覺隨便一陣風就能把他吹散一樣,很快就要變得跟其他元神差不多了。

    “你還行嗎?”冷冷兩側臉頰上都是淚水,林逸這個狀態傻子也知道不對勁了,也許下一刻就會元神俱滅。

    “行,男人怎麼能說不行?”林逸勉強笑了笑,努嘴指了指孫白眉和費養生道:“先把這倆人解決了吧,打蛇不死反受其害,同樣的虧不能再吃第二次了。”

    “好,你等我一下。”冷冷點點頭,她此刻雖然受傷也很重,但卻是此刻在場中唯一具備行動能力的人了,無論孫白眉還是費養生都已被打得動彈不得,沒有任何反抗之力。

    冷冷吃力的走了過去,不料這時本該僵硬等死的孫白眉卻猛然跳了起來,這一幕着實把林逸和冷冷嚇了一大跳,連這樣都還能跳起來,這傢伙簡直就是不死小強啊!

    不過孫白眉跳起來之後並沒有對二人出手,而是一把拉過早就昏迷過去的費養生,兩人直接就從身後震碎的窗戶跳了下去。

    冷冷連忙追到窗口,卻發現兩人已經落到了地面,並沒有摔死或者摔暈,而是連滾帶爬一瘸一拐的逃出了小區。

    “這兩人生命力真夠頑強的。”林逸也腳步虛浮的走了過來,看着這一幕搖頭苦笑,無論費養生還是孫白眉,在他眼裡都該是必死的人物,沒想到兩人居然這樣都還能逃走,真是讓人不知道說什麼好。

    “要不要我去追?”冷冷也知道放走這倆人後果嚴重,顧不上體內的傷勢,當即就要縱身去追。

    “算了,窮寇莫追。”林逸搖了搖頭,如果冷冷受傷不重的話倒是可以考慮,但以現在這種情況冷冷就算追上兩人,萬一孫白眉還有餘力拼個魚死網破呢?又或者剛纔打鬥這段時間,又有其他修煉者被吸引過來呢?

    想來想去,風險實在太大,所以只能選擇放走這二人。

    “那好吧……”冷冷點頭同意,她其實倒不是怕自己遇到危險,關鍵是林逸此刻的狀態實在令她不放心,當即催促道:“快回裡屋吧,這裡風大。”

    “你是真怕一陣風把我吹跑了啊?”林逸苦笑着被冷冷扶回了裡屋。

    雖然這麼說有些誇張,但事實上離這一步也確實不遠了,他已經分明感覺到那一縷同本體之間的神識聯繫正在變得越發微弱!按照傳送殿孫管事的說法,一旦出現這個跡象就必須儘快解除元神體回去,否則一旦徹底失去聯繫,那就完蛋了。

    “你跟我說實話,你這樣的傷到底能不能恢復過來?”冷冷神情嚴肅的看着林逸道。

    林逸十分勉強的咧嘴笑了笑,但是他還沒有說話,冷冷就忽然撲在他身上痛哭了起來,這個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小冷妞,居然就這麼緊緊抱着他哭成了一個淚人兒。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