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然後就是一記威力遠超從前的狂火八卦掌。

    砰!孫白眉就這麼直挺挺的倒了下去,臉上焦黑一片,死不瞑目。

    房間一片詭異的寂靜,尹師兄和費養生兩個人看着地上的孫白眉眼睛發直,半晌沒有反應。

    許久兩人才猛然後退一步,齊刷刷如臨大敵的看着林逸,口中同時倒抽冷氣,尹師兄倒還好一些,費養生則已被當場嚇懵了,這個元神體什麼時候變得如此厲害了?

    “築基後期巔峰!你們竟敢騙我?”尹師兄死死的盯着林逸咬牙道,明明孫白眉之前說的是築基初期巔峰而已,怎麼一下子相差了這麼多,這兩者所代表的概念完全不一樣,要知道他自己也才築基後期巔峰而已。

    “不……不是,我也不知道啊,他之前明明就只有築基初期巔峰的,要不然上次我跟孫兄也不可能活着逃回去啊……”費養生結結巴巴道,這才半個月過去,打死他也想不出來這個元神爲什麼突然就實力暴漲,一下子就變成了築基後期巔峰。

    事實上別說他們想不到,就連林逸自己也從沒想過這種事兒,區區一塊其貌不揚的焦炭不僅讓他重新將元神體凝實不說,居然還能如此迅速的恢復實力,要是早知道這樣的話當初就不讓冷冷走了。

    當然,冷冷也肯定想不到這焦炭有如此之大的用處,星墨炭這種層次的寶物落在她一個築基初期高手身上純屬明珠暗投,要想真正派上用場至少得等她到玄升期之後,太古小江湖那種地方有沒有這種級數的存在都是一個未知數,更別說讓她靠自己實力晉級玄升了。

    話說回來,如果太古小江湖真有玄升期高手,星墨炭這種寶物正常也不會出現在她身上了,說不定連她師門都沒弄懂這到底是什麼玩意兒。所以纔會冒然交給冷冷這樣一個築基初期弟子,否則就是明擺着害她了。

    “這都是拜你們所賜。”林逸對着地上死不瞑目的孫白眉冷冷一笑,無論如何孫白眉這一類對他威脅巨大的敵人都必須弄死,不僅是孫白眉,他這個尹師兄也是一樣,畢竟他們這些人對於現在的林逸來說就是天敵,彼此之間沒有任何共存的可能性。

    “好狂妄的元神。你不會以爲殺了孫師弟就能夠萬事大吉了吧,難道我這個築基後期巔峰高手是吃乾飯的?”尹師兄冷笑不已。

    他們這一脈專克元神之類的靈物,正常就算是同級也能輕鬆碾壓,一個築基後期巔峰的實體化元神固然非同小可,但在他眼裡也不過如此而已。

    甚至於他還隱隱有些高興,孫白眉一死就沒人跟他搶了。這個強大元神他可以一個人獨吞,這可是求之不得的好事兒。

    “到底是誰狂妄打過就知道了,趕緊的吧,剛好現在是廣告時間,一會兒我還急着看電視呢。”林逸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雖說元神體的實力遠不如本體強悍,越級挑戰也不像本體那麼輕鬆愉快。但要說連一個同級高手都收拾不了,那他就不是林逸了。

    “找死!”尹師兄被他噎得惱羞成怒,彼此面對面就只有三步距離,藏在袖袍之下的手中悄無聲息多了一柄短刀。猛然朝林逸身上劈來。

    “你們這是什麼門派啊,一個二個都這麼喜歡偷襲,還都喜歡在袖子裡藏東西,一點新意都沒有。”林逸當即淡笑着閃身避開。

    語氣雖然輕鬆,不過他心底下卻絲毫沒有大意,這個尹師兄確實要比孫白眉強了不少,短刀用得有如鬼魅。關鍵上面還帶着一層若有似無的氣息,看樣子應該是專門針對元神靈物的,一旦被其稍微劃到一下。後果不堪設想。

    “哼,在我面前你還能逃得了麼?”尹師兄冷哼着當即如影隨形的追了上來。區區一柄短刀硬是被他耍出了磅礴的氣勢,攻勢有如疾風暴雨。

    一時間林逸竟是有些岌岌可危,有如置身於狂風巨浪之中的小舟,似乎隨時都有可能覆滅,最終落得死無葬身之地。

    不過令尹師兄無語的是,他拼命狂攻了許久,林逸每一次看起來都離死不遠,但卻每一次都有驚無險的挺了過來,一直到他的瘋狂攻勢都有些難以爲繼了,仍然沒能傷到對方一根毫毛,這個結果實在是令人心塞鬱悶。

    “不會吧?這麼快就不行了?這才三分鐘都不到啊,身爲一個男人你難道就不覺得丟人嗎?”林逸看着他突然收住攻勢,當即就是一陣無情的奚落。

    “你!”尹師兄差點被噎得吐出一口老血,他剛纔確實已經盡了全力,可是這個元神的速度實在快得有些離譜,而且似乎能夠提前預料到他的動作,每一次本該避無可避的突然變招都會被對方提前避開,這還怎麼打?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尹師兄忽然想到了血靈貓,孫白眉會的東西他自然也會,只不過剛纔忌憚着對方的丹火所以纔不敢輕易招出來而已。

    但是現在沒辦法了,想要擊殺林逸只靠他自己是不行了,必須要招幾隻血靈貓從旁牽制才行,只要能讓他逮到一個機會,他就能輕而易舉的將這元神碎屍萬段。

    心念一動,尹師兄當即招出三隻血靈貓,數量雖然不如孫白眉那麼多,但論個體實力卻要強出一大截,這種東西一旦被滅自己還要受到元神反噬,貴精不貴多!

    “你愣着幹什麼?還不一起上?”尹師兄同時還對縮在後面看戲的費養生罵了一句。

    “哦……”費養生弱弱的應了一聲,不過腳下卻像生了根一樣不敢湊過來,只是遠遠的擺了一個姿態而已。

    連築基後期的孫白眉都被林逸一招秒殺,他一個築基中期再湊過來就是炮灰的命,這一點費養生心知肚明,所以就算尹師兄再怎麼叫罵,他也頂多就裝裝樣子罷了,真正讓他上來玩命是不可能的。

    “廢物!”尹師兄見狀恨恨的罵了一句,但是這個時候他也沒辦法強迫費養生,畢竟費養生跟他又不是同門同派,他有什麼資格去命令人家?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