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而之所以冒險留在這個地方,冷冷就是想找機會回來看看,反正房子租了一個月,到期的時候她想看看林逸是不是還在,到底有沒有拿走自己的那個寶貝。

    當然,冷冷也知道林逸還在這裡的可能性實在不大,她只是抱着萬分之一的僥倖罷了。

    然而沒等她動身回來,反倒先看到了氣勢洶洶捲土重來的孫白眉幾人,還好她當時躲在山坡上收斂了氣勢,這纔沒有被孫白眉幾人發現,但是從對方几人的動向看得出來,這些人就是要去自己租的那個地方。

    冷冷當場就震驚了,心下忍不住無比擔憂,萬一林逸還留在那裡怎麼辦?雖然可能性很小很小,但是萬一呢?

    冷冷下意識就想提前回來報信,不過好在最後還是理智戰勝了衝動,先不說林逸極有可能早已不在了,就算林逸真的還在,她這時候回去了也沒有用,在孫白眉三人面前連拖延一下的實力都沒有,說不定反而會拖林逸的後腿。

    強行按捺住心中的衝動,冷冷等了整整半天之後,這才動身回自己小區,不出意外這個時候孫白眉幾人應該早已離開了。

    果然,房中空無一人,不過冷冷看着眼前的場面卻差點昏死過去,門口和客廳分明新添了許多打鬥痕跡,而且還有新鮮未乾的血跡!

    “難道林逸被他們……”冷冷簡直不敢想象,她本以爲過去這麼久了,林逸基本上不可能還留在這個地方,卻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

    如果林逸真是死在孫白眉這些人的手裡,她這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早知如此剛纔爲什麼不早點過來,哪怕拼死也要給林逸爭取一點逃跑的時間啊!

    但是很快她就反應過來了,自己這可真是關心則亂,林逸既然是一介元神,哪裡來的這些血跡啊?

    冷冷見過上次林逸被血靈貓圍攻的場面,雖然當時看着血肉飛濺悽慘不堪,但是這些都只是神識能量凝練出來的東西,很快就消散無形了,根本不會留下真正的血跡。

    想來想去,冷冷覺得這些未乾的血跡只有兩種解釋,要麼是孫白眉這些人的,要麼就是還有其他人,反正總不可能是林逸的。

    不過要說血跡是孫白眉這些人的好像也不太現實,但是孫白眉和費養生兩個就不好惹了,再加上實力更強的尹師兄,這種陣容除非是太古小江湖那些帶隊師兄親自出馬,否則基本上不可能令他們吃虧。

    難道又來了一些裝神弄鬼的小混混,結果倒黴正好遇上孫白眉這些人,然後被幹掉了?又或者說,房租到期中介帶來新房客來看房子?

    這兩種假設都有可能成立,不過冷冷可不關心這些,只要不是林逸出事,其他人是死是活她纔不會多管。

    在房中看了一圈,冷冷並沒有找到自己那件寶貝,也不知道到底是被林逸還是孫白眉這些人拿走的,但願是林逸吧。

    看着這個住了只有半個月,但卻給了她很多溫馨回憶的地方,冷冷一時間有些怔神,腦海之中不斷浮現着當初的那一幕幕,甚至恍惚中她還覺得有人在敲門,只要她一開門,就能看到提着早點等在門口的林逸。

    只可惜,這樣的日子已經一去不復返了,當時並沒有覺得有什麼特別,但是現在回想起來,這種日子要是能夠一直持續下去該有多好。

    冷冷不由有些癡了,彼此只相處了短短半個月,但林逸已經完全走進了她的內心,當初送她的每一件東西如今都已是她視爲生命的寶貝。

    當然,林逸送給她的很多東西本來就是價值連城的寶貝,那些築基金丹之類的大把丹藥還有極品靈玉,放在太古小江湖那都是有市無價的東西,不過最令冷冷覺得溫馨的卻不是這些,而是之前林逸陪着她買的這些衣服,還有手機。

    手機!冷冷想到這裡忽然眼睛大亮,她都忘了手機這東西是可以打電話的,想要知道林逸在哪兒直接給他打電話不就得了!

    冷冷當即忙不迭給林逸撥電話,然而手機中傳來的聲音卻令她有些失望:“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請您稍後再撥……”

    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林逸手機壓根就是被他隨手扔進玉佩空間裡了,空間哪來的信號啊?

    在天階島待了三年,林逸現在說實話跟世俗界早已脫節了,手機這種東西也就想到的時候會拿出來用一用,平常都是直接扔進玉佩空間,這是長久以來養成的習慣,無論什麼東西下意識都會被他扔進玉佩空間,畢竟這比帶在身上可要方便得多了。

    何況他現在可是元神體,身上每一分每一寸都是神識能量幻化出來的,要是再額外支撐一個手機還得多浪費不少神識,就算元神再強大也不能這麼隨便亂用啊。

    不過冷冷可不知道這些,她接觸手機的時間就這麼點,而且也就跟林逸打過電話,還從來沒經歷過無法打通的情況,聽到手機提示第一反應就是心中一沉,林逸難道真的出事了不成?

    回想起上次臨分別前林逸說的那些話,冷冷實在不知道是真是假,林逸這些話以她的層次根本無法理解,事實上就連林逸存在本身對她來說就已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了,林逸說他不會死,修煉一下還能重新回來,這些話她到底能不能信?

    她希望這些都是真的,但是理智卻告訴她元神一旦被滅必然萬劫不復,這是修煉界最起碼的常識,至於林逸到底是不是凌駕於常識之上的存在,也許是,也許不是。

    “你一定不能有事!”冷冷喃喃着握緊了手機,環視了房間一圈,收拾了一下當初林逸買給她的衣物之後便馬上離開,她從來就不是一個拖泥帶水的女人,事實上她的心性比起大多數男人還要更加果敢利索。

    正如眼下,冷冷雖然不知道林逸下落,更不知道他是生是死,但她現在已經毫不猶豫的做出了決斷,她要竭盡所能快速提升實力,她要爲林逸報仇,她要殺了孫白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