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孫白眉要是泉下有知非得被氣活過來不可,自己特麼都已經死在林逸手下了,怎麼還要找自己報仇,這是要讓老子死幾回才過癮啊!

    冷冷可不知道這些,她現在一門心思想的就是這件事兒,林逸之前留給她一大堆築基金丹之類的極品丹藥,別說她本就天賦出衆,這麼多珍貴資源全部堆在一起,就算資質再差的弟子也至少都能堆到築基大圓滿境界。

    走出房門,冷冷最後回頭看了一眼,腦中劃過跟林逸相識的那一幕幕,心中感動之餘不由又有些悲哀。

    林逸如今生死不明,連她自己都不知道之前的話算不算就此和林逸私定終身了,但她知道林逸的心意,至少她是不可能再去接受其他男子了,如果林逸這次真的熬不過去,她以後寧願孤獨一生。

    短短半個月的回憶充滿了溫馨和甜蜜,冷冷最終長長吐出一口濁氣,輕聲自語道:“但願他真的像他自己說的那樣厲害吧,武林高手,你這次可不能吹牛,要不然我只能怨你一輩子了。”

    神農架,費養生拖着兩具屍體一瘸一拐的行進在密林之中,換做普通人做這種事兒早就被世俗界通緝一百回了,好在他終歸是個築基中期高手,雖然受了傷但實力還是有的,一路上也刻意做了一些掩人耳目的手段,這纔沒有引起軒然大波。

    “麻痹的!早知道就去搶架飛機開了!”費養生隨手殺死一隻被血腥味引過來的山豹,罵罵咧咧的將兩具屍體扔在地上,自己則一屁股在旁邊坐了下來,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

    雖然是築基中期高手,但他畢竟受傷不輕,而且拖着兩具屍體徒步穿越神農架這種深山密林,風餐露宿實在是令人疲憊不堪。

    之前那一路倒還好說,進入神農架之前他在路上搶了一輛越野車,一路從西馬市橫衝直撞的開到了湖西省地界,開車這種事情普通人需要花時間好好學,可對於他這種實力強大的修煉者而言根本不值一提,基本上只要腦子靈光一點,稍微看上幾眼就會了。

    所以一路下來倒是還好,只要稍微注意一下避開交警什麼的就問題不大,可是再牛逼的越野車也不可能開進神農架啊,除非真是直升機開進來,否則費養生唯一的選擇就是徒步,要是以前沒體驗過汽車的便捷也就算了,現在再讓他做這種事簡直就是要命。

    不過話說回來,他搶一輛越野車還算問題不大,車主被他打暈扔在山溝裡一時半會兒出不來,可他要是真去搶直升機,先不說有沒有這種私家直升機給他搶,也不說他搶了會不會開,就算這一切都沒問題,那也絕對是轟動一時的大事件,官方早就滿世界通緝他了,哪還可能悠哉悠哉的讓他開進神農架?

    所以這種事情費養生也就是想想而已,基本上沒有任何可行性,他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趕緊把兩具屍體拖回集合點,將之前發生的事情如實上報。

    這次死掉的孫白眉和尹師兄都不是尋常弟子,一個築基後期一個築基後期巔峰,這可都是備受重視的精英弟子了,本來世俗界對他們來說只是一次輕鬆愉快的歷練而已,連最起碼的試煉都算不上,這次居然連死兩個精英弟子,這還了得?

    費養生甚至都根本用不着猜,等到上頭這些人得知原委之後,那絕對是勃然大怒,世俗界這回非得好好見識一下什麼叫做太古門派的怒火不可!

    “嘿嘿,那個元神如此囂張可惡,下次看他怎麼死!”費養生冷笑一聲,起身吭哧吭哧拖過兩具屍體繼續往前走。

    以他自己的實力是絕不敢去找林逸的晦氣了,報仇什麼的更是癡心妄想,但是沒關係,他自己實力不濟可太古門派卻是高手如雲,一旦把事情捅上去,難道還會對付不了區區一介元神?

    到時候他都不用衝上去動手,只要遠遠的看着就行了。

    一日之後,費養生終於雙腿發軟的回到了集合點,正是當初他們統一出發的那座巍峨山門,基本上各自門派的帶隊大師兄或者門派長老都在此地駐紮,畢竟世俗界修煉者太少,而且實力太差,以他們的實力就算出去也毫無歷練價值,所以只在這裡負責統籌監督罷了。

    孫白眉和尹師兄兩人的屍體往地上一扔,整個山門頓時就轟動了,駐守在這裡的各派人馬短短片刻之間就全部聚齊,不來不行,這可是前所未有的大事!

    “這不是辟邪門的尹志瓶和孫白眉嗎?怎麼都死了?”其他門派的人議論紛紛。

    “這倆人實力不弱啊,我記得好像是築基後期巔峰來着,怎麼會在世俗界這種地方出事兒,不會是咱們太古哪個門派下的手吧?”有人疑惑道。

    “辟邪門行事一向乖張詭異,沒事兒還經常對咱們這些門派圈養的靈物下手,有人跟他們結仇很正常,再說世俗界連個築基期高手都不可能存在,誰能對付得了他們兩個?”旁邊有人幸災樂禍道。

    “說的也是,辟邪門的人呢,不會就來了他們兩個吧,那不是死了也白死?”衆人面面相覷道,如果辟邪門有高層在這裡,今天這事肯定要追根究底弄個明白,可現在沒有足夠份量的高層出面,那就多半要不了了之了。

    在場這些都是各門各派的帶隊人物,第一齣發點必然是門派利益,萬一查出來這倆人是死在自己門派弟子手下,那豈不是自找麻煩?

    “怎麼回事?”這時一個年輕霸道的聲音忽然在衆人身後響起,衆人雖然都是各自門派的帶隊人物,可一聽到這個聲音卻還是自覺讓開了一條道,實力決定地位,誰讓這人的實力比他們這些都要高呢。

    人羣之中隨即走出一個青年男子,除了雙目狹長略顯陰沉之外,整個人給人的感覺倒是氣宇軒昂,尤其一身氣勢比起在場衆人強大了不止一籌,乃是築基大圓滿!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