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雪劍派。”費養生答道。

    “什麼玩意?雪劍派?哪個雪哪個劍?”林逸聞言一驚。

    “下雪的雪,刀劍的劍。”費養生有些古怪的看了林逸一眼,不過就是報了一下門派名字而已,用得着激動嗎?

    林逸頓時愣住,不僅是聽起來重名,就連字眼都是一模一樣,這天底下可真是無巧不成書,如果不是知道太古小江湖跟天階島是兩碼事,他還以爲這就是天階島的雪劍派呢。

    天階島和太古小江湖風馬牛不相及,完全就是兩個隔絕的位面,這種事情想想都知道不可能,不過雖然覺得應該就是純粹的巧合,林逸隱隱還是覺得有點不對。

    因爲他忽然想起了剛纔雪劍鋒的招式,好像跟天階島雪劍派有點神似,不知道到底是錯覺還是事實如此,畢竟林逸對雪劍派的招式也只是從魏申錦身上見識過幾招罷了,頂多也就有一個大概的感覺,卻無法真正確定。

    “對了,你知不知道冷冷是什麼門派的?”林逸轉而問道。

    “呃,她也是我們雪劍派的。”費養生不禁有些尷尬,因爲上次對冷冷心生不軌的緣故,只要林逸一提起這個名字他就心驚肉跳,生怕對方反應過來秋後算賬,所以上次回答得十分模糊一帶而過,以致林逸都沒聽出他們出自同一門派這件事。

    “冷冷也是你們雪劍派的人?”林逸頓時來了興趣,繼續問道:“那你給我說說你們雪劍派的事情。”

    “是,不過我在門派中只是普通弟子,知道的事情其實並不多,頂多也就是一些大家都知道的東西。”費養生弱弱道。

    “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林逸淡淡道。

    “是,我們雪劍派在太古聯盟是一流門派,派中弟子實力比起其他一般門派普遍要強出一截,在其他門派築基期弟子很多都已是核心弟子,但在我們雪劍派卻只不過是正式弟子的門檻,只有像雪師兄那樣實力高超的築基大圓滿,亦或者是冷冷那樣天賦超強的人,才能成爲門派重點培養的核心弟子。”費養生一五一十的說道,不敢有半點隱瞞。

    林逸微微沉吟,築基期高手才能成爲正式弟子,從這一點看來倒是和天階島都差得不多了,畢竟北島三大閣的正式弟子也都是以築基期作爲門檻的。

    “如果弟子實力超過築基大圓滿晉級金丹期的話,那就會自動升級爲師叔師伯,我們雪劍派的輩分都是按照實力進行劃分的,雖然真正的師尊在私底下還是稱爲師尊,但是在表面上來說,如果徒弟也晉級成爲金丹期高手的話,那就要師兄弟相稱了。”費養生繼續道。

    這一點就看出太古小江湖和天階島之間的底蘊差距了,金丹期高手在天階島也不過是內門弟子而已,想要成爲師叔師伯,至少元嬰纔有機會。

    “金丹期之上,聽說我們雪劍派還有元嬰老怪,不過我從來沒見過真人,至於比這更高層次的就不清楚了。”費養生說完眼巴巴的看着林逸,這已經是他知道的全部,林逸如果還想問更多他就真沒轍了。

    林逸見狀頓時臉一黑:“開車看路,萬一撞到人你賠得起嗎?”

    “賠……賠不起……”費養生說起這個頓時就是一把辛酸淚,上次路過某個村口,一個老太太隔了幾十米就躺下了,非說是他撞的,不賠錢不讓走,還從村子裡叫來一羣人,他一個築基中期高手硬是被這羣普通人嚇得奪路而逃,想想都覺得心酸。

    一路風馳電掣,等林逸二人到達雪谷的時候,雪谷上下已是人心惶惶,實力稍微強一點的天階弟子幾乎全部掛彩,反而實力較弱的弟子因爲沒被人家放在眼裡,倒是絕大數都逃過了一劫。

    此時幾乎所有的雪谷弟子都已聚在小廣場上,一個個如臨大敵的看着前方四人,一股絕望恐懼的情緒在他們之中不斷蔓延,不怪他們如此無助,這四人隨便站出來一個就把他們實力最強的弟子全部撂倒了,根本沒得打。

    “考慮得都差不多了吧,我說過了,再拖下去對你們沒有好處,只要被我點到名的這些弟子乖乖跟我走,其他什麼事情都不會有,明明皆大歡喜的事情,何必自討苦吃呢?”爲首之人高傲道。

    雪谷衆人沉默無言,新任雪谷谷主聞言更是當場噴出一口黑血,這羣太古聯盟的混蛋哪裡是來招收弟子的,分明就是來挖門派根基的,被他點到名的這些弟子都是資質上佳的門派希望,這要是全部被他帶走,雪谷從此就算毀掉了,再也別想有翻身之日。

    “癡心妄想!這些弟子都是我們雪谷辛辛苦苦培養起來,這裡就是他們的家,他們生是雪谷的人,死了也是雪谷的鬼!”一個雪谷長老奮力站起身來怒斥道。

    “聒噪。”爲首之人冷冷的罵了一句,只見他隨意揮了揮手,那個雪谷長老直接就被他隔空扇飛了出去,留下一道刺眼的血跡。

    這一幕再次把雪谷衆人嚇得心驚膽戰,從上到下連最強的太上長老都已被打成重傷,這還怎麼跟對方抗衡?

    “大師兄,依我看還是別跟他們廢話了,直接把這些弟子拖走,等他們進了太古小江湖自然就知道什麼是好什麼是壞,何必在這裡跟他們耗費時間?”旁邊一個大鬍子提議道。

    “也罷,本來我是想和平收場,儘量不給人留下話柄,但既然他們這麼不識相,那也沒別的辦法了。”爲首之人點了點頭。

    話音落下,另外兩個跟班當即就要呼喝着動手,雪谷衆人大驚失色,他們這時候沒有任何反抗之力,甚至連逃都都不掉,除了絕望還是絕望。

    這兩個跟班都是築基中期高手,他們想要抓在場任何人都是輕而易舉,當即就如虎入羊羣一般衝了過去,雪谷衆人頓時驚叫不已,不料就在這時身後忽然兩股強大真氣呼嘯而來,兩個築基中期高手連悶哼一聲的機會都沒有,瞬間就被迎面打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