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晃開對方第一掌之後,林逸隨手一指便朝餘正樑面門點去,餘正樑連忙舉掌來防,林逸這一指看起來平淡無奇沒有任何氣勢,但越是如此就越令他心中驚駭,要是林逸聲勢駭人也就罷了,可現在這樣完全摸不着頭腦才真正令人恐懼。

    結果林逸這一指真的就是隨便一指,壓根沒有任何威力可言,餘正樑幾乎不費半點真氣就輕鬆防了下來。

    這傢伙純粹就是虛張聲勢?餘正樑頓時就有一種被人當猴耍的羞辱感,忍不住就要全力反擊,結果他稍一鬆懈,攻防轉換之中只不過露出了一點微不足道的細微破綻,林逸指尖立馬就劃過一道藍色電弧。

    電弧瞬間刺穿護體真氣,餘正樑只覺渾身一麻,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林逸卻已一記狂火千腿掃在了他的臉上,當場就被踢飛百米之外,倒在地上吐血不已。

    藍色電弧外加狂火千腿,林逸所用的招式威力其實並不比乾坤天地掌強多少,場面如此一邊倒純粹就是智商碾壓的緣故,餘正樑這個乾坤門大師兄看似經驗老到,可跟他這樣本體堪比開山期巨頭的存在過招,實在是太嫩太嫩了。

    雪谷衆人看着這一幕都驚呆了,乾坤門四個強大到不可一世的天道期高手,居然沒有任何一人能在林逸手底下走過一個完整的照面,這林逸到底是有多強啊?!

    “哼哼,什麼太古聯盟,你們這羣不開眼的小赤佬,狗膽包天來招惹我們雪谷,現在知道什麼下場了吧!”唐母見狀頓時生龍活虎的牛了起來,指着重傷不起的餘正樑四人逮住機會一頓臭罵,那罵人的功力着實令林逸望塵莫及。最後還不忘得意道:“老孃早都告訴你們了,我女婿賊厲害,一腳就能踹死你們這羣小赤佬,你們看,這下完蛋了吧!”

    衆人頓時聽得面面相覷,這女人什麼時候說過這話了,之前壓根就不知道林逸能夠回來救場。真要說這話豈不是找抽麼……

    不過這個時候也沒人真會計較這種事兒,大家都知道唐母就是這樣的人,而且在場要說跟林逸關係最近的也就是她了,林逸之所以急匆匆趕過來出手相救,多半還是託了她的福,要不然今天這場風波還不定怎麼悲劇收場呢。

    “雪谷主。這四人你打算怎麼處置?”林逸看向新任雪谷谷主問道。

    雪谷衆人聞言頓時來了精神,這可真是風水輪流轉,剛剛還被餘正樑四人騎在頭上作威作福,沒想到這麼快形勢就顛倒過來了,看着這四人的狼狽衰樣,真心解氣!

    “全憑林會長做主。”新任雪谷谷主連忙道,這次雪谷大半弟子都受了傷。衆人對餘正樑四人可以說恨得牙癢,但她卻不敢隨意處置,畢竟是太古聯盟的人啊,這次要是不能做好善後事宜。雪谷仍然不得安生。

    “行,那就讓他們滾回去吧,太古聯盟那邊我會處理的。”林逸給費養生使了一個眼色,這傢伙簡直天生就是做狗腿的料,當即上去一人一腳把半死不活的四人從地上踢了起來,餘正樑幾個雖然受傷太重行動困難,但還是咬牙連滾帶爬着逃出了雪谷。生怕林逸反悔要殺他們滅口。

    不過這幾人明顯是想多了,林逸到目前爲止還沒有跟太古聯盟徹底翻臉的打算,畢竟他的元神體並不能一直在世俗界待下去。而且如今也只是築基大圓滿的實力,不足以隻身碾壓整個太古聯盟。所以不到迫不得已的地步,他是不會輕易大開殺戒的。

    林逸這個決定雖然有些出人意料,但看着餘正樑四人悽慘狼狽的模樣,雪谷衆人也算是出了一口惡氣,除了遺憾不能親手報仇之外,倒是沒什麼不滿。

    “這次多謝林會長解圍,我代表雪谷所有弟子感激不盡,林會長的大恩,雪谷永遠銘記在心。”新任雪谷谷主鄭重道。

    “言重了,雪谷跟我也算是淵源頗深,這些都是我的分內之事,用不着謝。”林逸擺手笑了笑,忽然想起雪梨的囑咐,便問道:“對了,雪谷這幾年情況如何?”

    “這幾年一切安好,就是今天出了這場風波。”新任雪谷谷主苦笑了一聲,隨即上下看着林逸,有些驚詫的問道:“林會長你回來了,那是不是其他人也都回來了?”

    “那倒不是,我情況比較特殊,這次回來的只有我一人。”林逸搖了搖頭,見對方欲言又止的樣子便失笑道:“你是想問雪梨的情況吧,她挺好的,我這次回來她還讓我帶話來着,讓你們大家儘可放心。”

    “哦哦,那就好,那就好。”雪谷衆人聞言不約而同鬆了一口氣,臉上都多了幾分欣慰的笑意,雪梨這位前任谷主在這裡還是很得人心的。

    “林會長,咱們還是去屋裡坐吧,我讓人好好準備一頓晚宴,雖然你跟我雪谷淵源不淺,可這次替我們解了這麼大的圍,多少也得讓我們聊表心意纔是。”新任雪谷谷主提議道。

    “是啊,小逸你難得回來一趟,就在這裡多住幾天吧。”唐母也跟着道,她這幾年又在雪谷搜刮了不少寶貝,正打算私下裡悄悄塞給林逸呢。

    “阿姨,我這次真待不了,我得儘快回去東海市,太古聯盟的事情不能拖。”林逸只得道。

    “這樣啊……”唐母頓時沒話了,如果是別的事情她肯定會二話不說拉住林逸不放,可是太古聯盟這事兒非同小可,尤其有過今天這種驚險的經歷,即便是她也知道這種事兒一個處理不好那是要出大事的,其他什麼都可以耽誤,唯獨這事兒卻是絕對不行。

    雪谷衆人也是同樣的想法,當即道:“既然這樣,那等下次有空的時候,我雪谷上下恭候林會長大駕。”

    “好,各位保重,我就先行告辭了。”林逸向唐母和雪谷衆人道別一聲,當即便帶着費養生啓程返回東海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