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沒有話事人?”林逸眉頭不由皺得更深了,繼續問道:“那像這次出了大事,你們太古聯盟的人總會聚在一起討論對策吧,難道就是各說各的,真沒有能夠出面主導的人?”

    “那倒不至於,雖然是各個門派自行決定,但這次世俗界歷練倒是有一個名義上的帶隊師叔,只不過大家都覺得世俗界歷練毫無難度可言,所以那位師叔並不管事,只是負責開啓和關閉太古通道罷了,平時都不露面的。”費養生想了想道。

    “是誰?什麼實力?”林逸問道。

    “是北島青雲門的一位師叔,名叫辛易捷,聽人說好像是金丹初期高手,實力是這次世俗界歷練所有人中最強的,這次出了事他也許會露面,但到底會不會出面主持大局就不知道了。”費養生小心翼翼道。

    所謂死道友不死貧道,畢竟到目前爲止北島青雲門都沒吃過什麼虧,反而是雪劍派、乾坤門這些競爭對手遭受損失,那個辛易捷很可能繼續不管不問下去,此消彼長,要是其他門派都在這次世俗界歷練中大傷元氣,以後可就是他北島青雲門一家獨大了。

    北島青雲門?林逸聞言一愣,這都是什麼鬼,怎麼這些太古門派的名字都和天階島重合的?之前有個雪劍派也就算了,還可以當成是純粹的巧合,但現在又來一個,而且居然還叫北島青雲門!

    “你不會告訴我太古聯盟還有沖天門和玄機門吧?”林逸忍不住表情古怪道。

    “有啊,北島三大門同氣連枝,而且每一個門派都是太古聯盟的一流存在,聯盟長老會中不少都是北島三大門的人,前輩您怎麼會知道這些?”費養生反而覺得有些奇怪了,在他想來林逸強大歸強大,那也就是一個世俗界元神而已,沒道理知道太古小江湖的事情吧,畢竟太古通道一千年纔開啓一次。

    林逸沒有理他,此刻完全就是一副無語的表情,這特麼要還是巧合,腦袋都可以擰下來當球踢了!

    剛纔還說太古聯盟的人坐井觀天,認爲天階島就是一個子虛烏有的謠傳,結果卻冒出來一堆和天階島重名的門派,尤其連北島三大門都有,林逸相信兩者之間必然存在着某種必然聯繫,只不過這種聯繫一般弟子未必知道罷了。

    “這麼說如果我要找太古聯盟談判,你說的這個辛易捷是唯一人選了?”拋開心頭種種疑惑,林逸繼續迴歸正題。

    “是,他是此次世俗界歷練唯一一個能夠在地位和實力上都鎮住其他太古門派的人,如果連他都做不到的話,那就沒人能做到了。”費養生點頭道。

    “好,那你去給他帶話,就說世俗界修煉者協會會長林逸邀他一見,地點就在神秘調查局。”林逸當即道。

    “這……”費養生頓時退縮了,他現在對太古聯盟來說就是叛徒,雖說雪劍鋒的事情應該還沒傳揚回去,但他心裡總歸虛得很,讓他這時候去找辛易捷傳話那不是玩火麼……

    “怎麼?你不想去?”林逸臉色一沉。

    “不不,前輩吩咐我一定照做。”費養生嚇了一跳,連忙道:“不過我只能盡力一試,不敢說一定能見到辛師叔,只求儘量把話帶到,那我現在就去嗎?”

    “去吧。”林逸點點頭,隨即又道:“哦對了,你去那邊順便打聽一下冷冷的消息,說不定她已經回去了。”

    “是!”費養生當即出發,身上揹着林逸的神識印記,林逸無論什麼吩咐他都只有照辦的份,哪敢說半個不字?

    費養生一走,這邊應子魚立馬就叫了起來:“林逸哥哥,冷冷是誰啊?”

    不僅是應子魚,宋凌珊這些人也都關心得很,至於吳臣天衆人則紛紛左顧右盼,聽林逸剛纔這話的語氣就知道了,肯定又是一個新嫂子!

    “她是我之前認識的太古聯盟的人,以後你們會見到的。”林逸老臉一紅道。

    見應子魚還要追問,吳臣天連忙岔開話題替林逸解圍道:“剛纔他說那個辛易捷是金丹初期高手,老大你現在是什麼實力啊?”

    “築基大圓滿,我這個元神體實力遠遠達不到本體的程度,暫時恐怕是難有提升了。”林逸道。

    “那豈不是比不上他?”衆人不禁有些擔心,受林逸的影響他們對實力境界的認知還是很清楚的,以築基大圓滿實力去面對金丹初期,這可是非同一般的越級挑戰啊。

    “難度確實有,不過找他只是談判而已,也不一定就會開打,何況就算真的打起來,誰勝誰負還是未知數呢。”林逸微微一笑,他這個元神體的越級挑戰能力跟本體相比起來是一大弱項,可是跟其他人比起來卻已經很可觀了,真要手段齊出,他還真未必會輸給一個金丹初期高手。

    不過林逸有些擔心的是,太古聯盟除了辛易捷之外也許還有其他更強的隱藏高手,那才真正棘手,但願費養生說的情報屬實吧,畢竟從平常人的角度來看,金丹初期高手來世俗界都已是十分屈尊降貴了,比這更強的人恐怕都不屑過來。

    林逸這邊一羣人繼續熱熱鬧鬧的舉辦晚宴,另一邊費養生則是連夜趕往神農架,馬不停蹄回到集結點,直接求見北島青雲門的辛易捷。

    他其實對此並不抱多大希望,要知道上次辟邪門尹志瓶和孫白眉被殺的時候,這麼大的事情辛易捷從頭到尾都沒有露面,反而是好出風頭的雪劍鋒站了出來,這次以他一個普通雪劍派弟子的身份冒然求見,把握實在不大。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整個過程竟是出奇的順利,費養生很快就見到了辛易捷。

    “你說求見老夫有大事稟報,說吧,到底是什麼事情。”辛易捷在這山門之中有一套專屬的房間,平常時候足不出戶,就在這裡參悟修煉,世俗界種種對他來說毫無吸引力,所以纔會表現得不管不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