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很正常,他堂堂一個太古聯盟的金丹初期高手,要是還把神秘調查局這些人鄭重其事的放在眼裡,那才真得好好提防一下了,畢竟說不定就是別有所圖,而現在這種近乎無視的態度對於衆人來說並不是壞事,這樣至少還能井水不犯河水。

    不過等見到林逸之後,白鬚老者臉上淡淡的神情頓時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片凝重,他也算是閱歷豐富,林逸此刻雖然氣勢收斂不動聲色,但整個人仍舊透出一股高深莫測的氣質,直覺告訴白鬚老者此人絕對非同小可。

    “老夫辛易捷,乃是太古聯盟北島青雲門長老,本次世俗界歷練的負責人,閣下可是林逸?”辛易捷正色問道。

    “正是,請坐。”林逸客氣的笑了笑,其實他此刻心中頗爲古怪,自己一個貨真價實的北島弟子,結果對方居然自稱北島青雲門長老,這種恍若天階島的錯位感實在令人無語。

    將古怪壓在心底,林逸一本正經的跟對方寒暄了兩句,畢竟是金丹初期高手,論實力其實是對方佔優的,而且對方背後還是太古聯盟,哪怕林逸在沒有撕破臉皮之前也得對他客客氣氣,要不然就沒得談了。

    辛易捷這邊揣測林逸是某個太古時期的元神大能,此時又見林逸氣質不凡,態度自然也不會太過倨傲,實力決定話語權,他無視實力低微的世俗界修煉者理所當然,可要是連林逸也一起無視的話,那就只能說明他腦子有問題了。

    能夠成爲世俗界歷練帶隊負責人的傢伙,顯然不可能腦子有問題,恰恰相反,此人反倒是八面玲瓏之輩,要不然只靠實力硬壓的話,這麼多太古門派未必就會聽他話事。

    “林會長,老夫今日過來就是想把太古聯盟和世俗界之間的這些不愉快理清楚,誰是誰非都要問個明白,要不然雙方結怨越來越深,無論對於我們太古聯盟,還是對於你們世俗界都不是好事,這一點相信林會長也是同樣的立場吧?”辛易捷進入正題道。

    “那是當然,世俗界是我們的家園,誰也不希望自己家園起火,這次特地請辛長老過來就是爲了當面把事情說清楚,並希望太古聯盟日後能夠約束弟子行爲,免得再生摩擦。”林逸點頭道。

    “好,那就說說乾坤門的事情,打傷餘正樑四人的就是林會長吧?還有,老夫聽說雪劍派的雪劍鋒也被你廢去了丹田?”辛易捷確認道。

    “不錯,這兩件都是確有其事,我本來並不想對他們出手,只不過他們欺人太甚,做事做過界了,自然就該吃點苦頭。”林逸點點頭,淡淡道:“世俗界有世俗界的規矩,你們太古聯盟要從世俗界挑弟子可以,只要修煉者本身同意,我們沒有意見,也絕不會出面阻攔,但你們要是強行搶人,那就沒什麼好說了。”

    “雪谷的事情老夫知道一些,的確是乾坤門辦事衝動,把一件好事辦成了壞事,他們挨這一頓打沒有話說,至於雪劍鋒的事情,找麻煩直接找到林會長的頭上,林會長暴怒之下廢去他的丹田也在情理之中,老夫也無話可說。”辛易捷爽快的認下了這兩樁事情。

    一個是本就理虧,另一個也是事不關己,反正傷的又不是他北島青雲門的人,這些門派的帶隊大師兄自己辦事不靠譜,吃了虧也怨不得別人,更怨不到他辛易捷的頭上。

    “辛長老果然是明事理之人。”林有些意外逸點點頭,辛易捷這麼好說話倒是令他鬆了一口氣,他最煩的是那種自以爲高高在上明知有錯卻死活不認的人,道理說不通就只能用拳頭解決,那是他最不想見到的情況。

    “不過,辟邪門尹志瓶和孫白眉那件事,林會長二話不說直接就下殺手,這未免有點說不過去吧?”辛易捷臉色一沉道,其他門派這些人被傷被廢對他來說都無所謂,可是連出兩條人命就不一樣了,他身爲帶隊負責人要是沒有說得過去的理由,那可是會被太古聯盟懲罰的。

    “我是元神,這倆人上來就對付我,他們想要做什麼辛長老應該不會不知道吧?既然他們想要吞掉我,我出於自保自然就要幹掉他們,這難道有什麼錯嗎?”林逸反問道。

    “這……”辛易捷頓時噎住,正當防衛這種事情無論放在哪裡都是天經地義,哪怕是在太古小江湖也都不會有第二個結果,這倆人既然要殺林逸,那麼自然就要有被林逸反殺的覺悟和準備,死了也是白死。

    “要是辛長老覺得我就活該被他倆吞掉,那恐怕就沒什麼談下去的必要了,我先把話撂在這裡,無論是誰想要傷害我和我身邊的人,我都會毫不猶豫幹掉他,記住,無論是誰。”林逸語氣強硬道。

    辛易捷深深看了他一眼,這一瞬間他猛然感受到了一種莫名的氣勢,並非是那種實質性能夠看出實力境界的氣勢,而是恍惚之間感覺對方乃是深不可測的超級高手。

    照理說他這個金丹初期高手在世俗界已是無敵的存在了,但這一瞬間,他居然本能的心頭戰慄,感覺自己在對方面前就像一隻卑微的螻蟻一般,生死就在對方一念之間,毫無抵抗之力。

    “這怎麼可能……”辛易捷頓時愣住,難以置信的使勁甩了甩頭,雖然他直覺一向十分準確,但這個突如其來的念頭實在太荒謬了。

    別說是在這區區世俗界,即便在太古聯盟,他這個金丹初期高手也絕不是什麼卑微的存在,論實力固然遠遠比不上那些元嬰老怪,可要說被人跟螻蟻一樣輕易捏死,這種可能性基本不存在。

    “你說什麼?”林逸臉色一變,還以爲對方這話是在反駁自己,這麼下去雙方根本不可能談攏,雖然這是下下策,但迫不得已也只能選擇開打了。

    但這是最壞的結果。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