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夫青雲者,生三相,通六竅……”林逸語氣淡然的一字一句道。

    這是當初在剛進入迎新閣的時候,孟覺光教給他們的基礎心法口訣,青雲閣弟子都有一份,只不過大多數人都只是看看而已,少有花心思去專門修煉的,畢竟這本身並不是多麼精妙高深的修煉心法。

    林逸當然也不會吃飽了撐着去修煉這個,只不過他曾稍微研究參考過一番,而且又是過目不忘,自然而然就背了下來。

    辛易捷本來臉上還帶着不屑,可聽到這原版的青雲平心訣之後頓時臉色就變了,不過他還是沒有冒然相信。

    雖說外人一般都只是知道青雲平心訣的名字,卻極少有知道具體心法口訣的,但凡事總有例外,北島青雲門這麼多弟子,有人不小心將青雲平心訣泄露出去也不奇怪,要是隨便背上幾句心法口訣就能冒充是本門前輩,那他辛易捷就真是傻子了。

    “閣下不必再這麼自欺欺人吧……”辛易捷正要阻止林逸,但緊接着他的表情就猛然怔住了,林逸背的這個青雲平心訣跟他知道的似乎略有出入,雖然九成九都是完全一樣,但有幾處極小卻極爲關鍵的改動!

    辛易捷就是靠着青雲平心訣,才一路修煉到如今這等實力,青雲平心訣的一切他都清清楚楚,換成其他人也許會笑林逸是個不專業的騙子,連心法口訣都背不對,但他一聽就知道林逸這個恐怕纔是真正的青雲平心訣!

    “我說修煉的時候怎麼總感覺這地方有些不對,原來是口訣不對,這樣改動之後明顯要順暢很多……”辛易捷忍不住喃喃低語,而這時候林逸仍在繼續往下背,聽着聽着辛易捷再度露出了駭然之色:“什麼?後續還有?居然還有金丹期的修煉口訣?!”

    青雲平心訣只有三百五十三字,理論上最多隻到築基大圓滿,也就是說像他這種修煉到金丹初期的弟子就必須改成其他更高一級的修煉心法,然而此刻林逸背誦的篇幅早已超過五百字,後面這些完全就是金丹期的修煉口訣!

    若只是一字不差的背下青雲平心訣,那根本說明不了什麼,可現在林逸不僅背出了更加精妙的原版,甚至還有金丹期口訣,這就不是外人能夠做到的了。

    這隻有一種解釋,對方確實是北島青雲門前輩,而且所處的年代資歷遠比他辛易捷要久遠得多,所以才能知道原版青雲平心訣,而至於北島青雲門現成的青雲平心訣,不過是門派動盪之後遺留下來的殘缺版罷了。

    等到林逸全部背完足足八百多字的青雲平心訣之後,辛易捷終於再沒有半點猶疑,噗通一聲當場就跪了下來,誠惶誠恐的見禮道:“原來您真的是我北島青雲門祖師前輩,弟子之前有眼無珠多有得罪,請師叔祖責罰!”

    “沒什麼,不知者不罪,你起來吧。”林逸神色淡淡的擺了擺手,心下卻是悄悄鬆了口氣,還好自己沒有賭錯,之前基本沒什麼用的青雲平心訣這個時候居然派上了大用場,記性好果然就是好處多多啊。

    “是,多謝師叔祖。”辛易捷當即畢恭畢敬的爬起身來,看着林逸的表情已絲毫沒有原來那種高人一等,反而姿態放得極低。

    北島三大門門規森嚴,面前這位可是貨真價實的祖師前輩,而且還掌握着原版青雲平心訣,說不定甚至還知道其他更多已經失傳的門派心法,這對整個北島青雲門來說都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活寶藏啊,由不得他有半點不敬。

    看着辛易捷這個態度,林逸頓時就覺得自己這次冒險太英明瞭,雖然如果失敗的話必然會引發對方的敵意,但高風險的同時也意味着高回報,現如今自己成了對方的師叔祖,世俗界和太古聯盟的事情自然也就迎刃而解了。

    不僅如此,辛易捷這個反應同時還印證了林逸之前的種種猜測,至少有一點是確認無疑了,那就是太古聯盟的北島青雲門和天階島的北島青雲閣確實同出一脈,要不然不可能共用青雲平心訣這個標誌性的門派心法。

    以此類推,北島沖天門、北島玄機門恐怕也都是同樣的情況,林逸私下揣測應該有兩種可能,說不定創立太古聯盟北島三大門的人其實就來自天階島的北島三大閣,所以纔會出現這種門派名字和心法都完全一致的情況。

    當然反過來的可能性也不是完全沒有,只是從彼此雙方相差懸殊的實力層次來看,這種可能性實在是微乎其微,總不能說一羣人從太古聯盟北島三大門出來,跑到天階島之後才突然實力暴漲,將北島三大閣發揚光大吧?

    但這兩者加在一起也只能算是同一種可能性,林逸腦海中還有另一種更加大膽的設想,或許遠在太古時期,天階島和太古小江湖本是同一個地方,然後有一天因爲某種緣故忽然發生鉅變,這個地方分裂成了兩個與世隔絕的位面,其中一個叫做天階島,另一個叫做太古小江湖。

    這兩地方的門派同出一脈,本來應該是差不多層次,但因爲太古小江湖的靈氣遠遠不如天階島的緣故,所以就逐漸沒落,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以至於形成今天這般格局。

    這兩種可能性都存在,不過林逸倒是更傾向於後者,因爲太古聯盟的那批祖輩要是來自天階島的話,必然就會留下有關天階島的明確記載,而現在天階島在太古小江湖被認爲不過是個子虛烏有的謠言罷了,可見這種可能性並不高。

    倒是第二種可能性更能解釋這一切,兩地分裂之後彼此都不知道具體情況,甚至可能都以爲對方早已破滅了,久而久之自然也就沒人提起,更不會留下什麼明文記載,所以纔會出現如今這種局面。

    天階島的人不知道太古聯盟,太古聯盟的人雖然聽說過天階島,但多半是從世俗界這裡知道的,無從驗證,便將其認定是子虛烏有的謠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