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不說我倒還真忘了,放了吧,畢竟我已經跟辛易捷談好了,再這麼扣着他也沒什麼意思,還得負責他的吃喝拉撒,給你們局裡添麻煩。”林逸隨口道。

    神農架深處山門,辛易捷回來之後第一件事便是向太古聯盟彙報,他雖然口頭答應林逸出面協調,但這種事情並不是他一個人就能獨自做主的,還得請示上頭才行,否則名不正言不順,這麼多太古門派弟子可未必會聽他的話。

    此外,對於辛易捷來說還有另外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向北島青雲門稟報林逸的事情,這次在世俗界遇到了一個本門祖師前輩,對於整個北島青雲門來說都是大事情。

    尤其林逸還能完整背下整篇原版青雲平心訣,這對於動盪之後缺乏底蘊的北島青雲門,意義可是非同凡響,如果林逸還記着其他高級心法口訣的話,那價值就更是無法估量了。

    這麼大的事情,最好的稟報方式當然是當面直言,如今太古通道開啓也不是沒有這個條件,但辛易捷卻沒有這樣的魄力,不是不想,實在是手頭靈玉有限啊。

    要知道傳送一個人進去可是需要不少靈玉的,這東西在太古小江湖極度稀缺,就算是辛易捷這個門派長老也難得撈到幾塊,這要是爲了報信就用掉簡直就是暴殄天物,所以思來想去,最好還是隻傳送了兩封信進去,一封給太古聯盟,一封給北島青雲門,這樣的話就只需要一小塊靈玉即可。

    一日之後,太古聯盟傳來回信,原則上同意辛易捷的提議,畢竟對他們來說只要能成功招到資質出衆的弟子就可以,而且本來也都沒有與世俗界爲敵的心思,所以辛易捷的做法正好符合他們的要求。

    反倒若是任由各個門派弟子就這麼爲所欲爲下去的話,事態必然失控,乃至連累整個太古聯盟都變得人神共憤,那就不妙了。

    至於北島青雲門那邊目前倒還沒有迴音,其一是北島距離太古通道比較遠,其二遇到這麼重大的事情肯定需要門派上下好好商量一陣才行,短時間內是不會有結果的。

    得到太古聯盟的首肯,辛易捷當即對留守在山門的各個門派帶隊師兄發出召集令,令他們將各自門派的歷練弟子召回神農架,這些門派的帶隊師兄雖然心有疑義,但看到辛易捷手上拿着的聯盟批覆之後,還是選擇了照做。

    數日之後,散落在世俗界各地的歷練弟子陸續回到神農架,就如當初歷練開始那般全部集中於廣場空地之上,等待辛易捷訓話。

    “諸位歷練弟子,最近這陣子的事情相信應該都有所耳聞了,某些門派爲了搶先一步招收弟子,做法極爲不妥,嚴重損害了我們太古聯盟的形象和聲譽,故經太古聯盟決定,從今日起所有歷練弟子不得肆意妄爲,與世俗界修煉勢力務必和平相處,不得再有半點強迫,違者重懲!”辛易捷朗聲宣佈道。

    衆人不禁面面相覷,其實除了雪劍派和乾坤門之外,最近這陣子其他不少太古門派都有一些過火的舉動,而這些在他們眼裡不過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畢竟他們可是太古聯盟出來的築基期高手,面對世俗界這些區區螻蟻一般的修煉者哪用得着客氣?

    照辛易捷這個說法,他們一羣築基期高手想要乾點什麼事情,還不能靠實力強壓,只能好聲好氣跟一羣實力卑微的世俗界修煉者商量,這不是搞笑麼?

    “不可能!”這時人羣中忽然響起一個聲音,衆人紛紛扭頭看去,赫然竟是剛從神秘調查局一身狼狽趕回來的雪劍鋒。

    “你說什麼?”辛易捷頓時臉色一沉,他可是本次世俗界歷練的帶隊負責人,尤其這次還得到了太古聯盟的批覆,這個雪劍鋒居然敢當面質疑太古聯盟的決定,這要是造反嗎?

    其他門派衆人紛紛露出看好戲的表情,他們雖然聽了剛纔這話也都有些不滿,但頂多就是私底下發發牢騷罷了,絕對不敢這麼當面質疑辛易捷,畢竟這是聯盟指定的帶隊師叔,沒想到雪劍鋒竟有如此大的膽子!

    “我說不可能!”雪劍鋒神色陰冷的走到了衆人面前,之前的他給人感覺是高高在上的天之驕子,然而如今丹田被廢之後,整個人氣質卻截然一變,變成了一條令人不寒而慄的毒蛇。

    “這是太古聯盟的決定,你也敢當衆違抗,誰給你的膽子?”辛易捷語氣不善道,他也知道其他門派未必真會把他這個帶隊師叔太當一回事,但最起碼的權威卻是不容置疑的,要是任由雪劍鋒這樣當衆頂撞,他根本就不用再想帶隊了。

    “我沒說我要違抗太古聯盟的決定,你們要和世俗界和平相處沒問題,但有個人我絕對不會放過他,就是他把我害成了現在這個樣子,我跟他勢不兩立!”雪劍鋒咬牙切齒道。

    如今他丹田被廢已是一個純粹的廢人,照常理來說肯定是要夾着尾巴做人,絕不敢像現在這麼囂張,畢竟就算他曾是雪劍派大師兄,此刻也不過是個毫無實力的廢人而已,對於門派已經毫無用處可言,下場只能像當初的魏申錦一樣被門派拋棄。

    但是雪劍鋒不一樣,他乃是雪劍派副掌門的獨子,就算沒了實力仍然還有強大的背景可以倚仗,何況他的丹田經脈雖然爆了,只要能夠得到五品極品大還丹,理論上還是可以痊癒的。

    所以他纔有叫囂的底氣和本錢,其他人他懶得管,但是林逸,無論如何都必須死!

    衆人聽得一頭霧水,他們只知道雪劍鋒吃了大虧被人廢掉了丹田,卻不知道到底哪位狠人敢下如此狠手,在場真正對此心知肚明的人就只有兩個,一個是費養生,另一個就是辛易捷。

    “哼,大局爲重,僅僅因爲一己之私,雪劍鋒你難道就想破壞太古聯盟和世俗界的關係嗎?”辛易捷冷哼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