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有怨抱怨有仇報仇,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就算是在太古小江湖也沒人能說什麼,難道到了這世俗界就只能忍氣吞聲不成,天底下哪有這樣的道理?辛師叔你這麼維護那個人,莫非跟他有一腿?”雪劍鋒皺眉懷疑道。

    “滿嘴胡言,你要報私仇沒人會攔你,但前提是不能破壞了大局的穩定,否則你就是整個太古聯盟的罪人,這個罪名你擔得起嗎?”辛易捷惱怒道。

    “辛師叔你可千萬別隨便亂扣帽子,我只是要給自己討回公道罷了,怎麼就破壞大局穩定,怎麼就成太古聯盟的罪人了?”雪劍鋒不服道。

    “好,既然你一定要胡攪蠻纏,那老夫今日就當着大家的面跟你說個清楚,說吧,你想找誰報仇?”辛易捷冷哼道。

    “還能是誰,當然是那個元神修煉者!”雪劍鋒咬牙道。

    此話一出衆人不禁交頭接耳議論紛紛,而此刻人羣中一個女子則是驟然驚呆,赫然竟是聞訊趕回來的冷冷。

    元神修煉者?聽到這個字眼冷冷頓時就反應了過來,激動萬分,那不就是林逸麼,難道林逸沒事了?

    “說清楚,哪個元神修煉者?”辛易捷面無表情道。

    “那個屠殺辟邪門尹志瓶和孫白眉,打傷乾坤門餘正樑四人,並且廢掉我丹田的元神修煉者,這樣夠清楚了吧,辛師叔!”雪劍鋒強忍着怒火道。

    聽着他列舉出來的這樁樁件件,全場衆人又是一片譁然,而冷冷則是當場驚呆了,這段時間林逸居然還做了這麼多的驚人壯舉?!

    要知道這裡面每一件都是極難做到的事情,沒有築基大圓滿的實力根本不可能,尤其雪劍鋒可是號稱太古聯盟築基期第一高手的,想要廢掉他的丹田連築基大圓滿實力都夠嗆,甚至需要金丹期的實力纔有把握。

    而在冷冷的印象中,林逸實力境界只有築基初期巔峰罷了,跟金丹期可是相差了十萬八千里,聽了這些話頓時就覺得匪夷所思了,距離上次分別這纔過去不到一個月罷了,難道林逸實力已經突飛猛進到如此地步了?

    這種事情簡直難以想象,在任何一個正常人眼中可能性都是爲零,冷冷忍不住就有些懷疑了,莫非他們說的這個元神修煉者並不是林逸,而是另有其人?

    “好,既然你說的這麼清楚,那老夫就再補充一句,這個元神修煉者乃是世俗界修煉者協會的會長,同時還是我北島青雲門太古時期遺留在世俗界的祖師前輩!”辛易捷沉聲道。

    “什麼?那個元神修煉者居然是北島青雲門的人?”全場衆人聞言頓時驚掉了下巴,一個個面面相覷愕然無語。

    “這……這怎麼可能?!”雪劍鋒也驚得目瞪口呆,表情頓時就變得有些複雜難明瞭,他還以爲林逸就是毫無根基的世俗界元神而已,太古聯盟肯定不會攔着他去對付一個不相干的外人,可這傢伙居然搖身一變成了北島青雲門的祖師前輩,這事情可就棘手了!

    而人羣之中的冷冷聽到這話雖然也有些震驚,但更多的卻還是失望,在她看來既然這個元神修煉者是北島青雲門祖師前輩,那就肯定不會是林逸了。

    因爲她從來沒聽說林逸和太古聯盟有關係,林逸壓根就不知道太古小江湖的事情,照他自己所說乃是去一個小島學藝,跟太古小江湖完全不搭邊,得出這個結論之後,冷冷心中剛剛燃起來的那點希望頓時就被澆滅,心下一片憂鬱。

    “怎麼不可能?你以爲元神修煉者就是憑空冒出來的不成?他若不是太古時期遺留下來的祖師前輩,又怎麼可能以一介元神擁有如此強大的實力,他跟我北島青雲門有關係很奇怪麼?”辛易捷反問道。

    “哼,就算他是你北島青雲門的人,那又怎麼樣?難道因爲這樣他就可以爲所欲爲,廢了我的丹田我都不能找他報仇了?你們北島青雲門也只是十小門派家族之一罷了,跟我們雪劍派彼此彼此,又不是高高在上的四大門派家族,什麼時候變得如此霸道了?”雪劍鋒不忿道。

    別說是林逸,就算換成辛易捷廢了他的丹田,他也可以理所當然找辛易捷報仇,即便北島青雲門也不能出面干預,私仇就當私了,門派出面就是壞了江湖規矩。

    何況話說回來,他雪劍派的實力並不比北島青雲門弱,總體實力反而還要強上一些,當然若是北島三大門抱成一團的話,那雪劍派就沒轍了。

    “我北島青雲門是否霸道還輪不到你一個小輩隨口胡言,雪劍鋒你聽清楚了,太古聯盟和世俗界修煉勢力想要和平共處,不僅需要我們太古聯盟約束自身,同樣也需要有人出面約束世俗界修煉勢力,而老夫那個元神師叔祖就是世俗界修煉勢力的領頭人,你要是敢去動他就是挑戰所有世俗界修煉勢力,事情一旦鬧大,太古聯盟絕對饒不了你,聽懂老夫的意思了嗎?”辛易捷語帶威脅道。

    話說到這一步意思已經顯而易見了,站在辛易捷的立場固然不願意鬧出風波,可他苦口婆心說了這麼多,雪劍鋒要還是不買賬的話,那就不能怪他扣帽子了,到時候一頂公然違抗太古聯盟決策的大帽子扣下來,就算雪劍派都難說能保他周全。

    雪劍鋒雖然報仇心切,但畢竟也不是傻子,只能冷哼一聲表示不滿,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卻是不敢再說什麼了。

    見雪劍鋒總算識相的選擇退縮,辛易捷暗暗鬆了口氣,目光掃向其他衆人道:“還有誰對太古聯盟決策有意見?”

    衆人紛紛搖頭,他們可不像雪劍鋒這麼悽慘,頂多就是私下發發牢騷罷了,當然不可能公然反對。

    就連乾坤門餘正樑這些人此時也都一聲不吭,他們其實是被林逸打怕了,而且他們乾坤門只是普通門派罷了,遠不如雪劍派那麼雄厚,自然沒有當衆和辛易捷叫板的底氣和本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