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從哪裡弄來的?難道是你師父給你的?”雪劍鋒臉上掩飾不住的嫉妒之色,這東西就算是他這個副掌門的獨子都沒有啊。

    “這是林逸給我的,現在給你修復丹田,這樣雪師兄總該可以息事寧人了吧。”冷冷心下暗暗慶幸,幸虧林逸當初給了她這一把丹藥,要不然這個時候她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若是就這麼任由雪劍鋒發難,後果不堪設想。

    不料冷冷剛鬆了一口氣,雪劍鋒卻突然一把搶過她手上的五品大還丹,大喝道:“衆弟子聽令,冷冷私通外敵,觸犯門規,給我關押起來!”

    “你!”冷冷心思單純,哪裡想得到這人居然如此卑劣,竟然搶了丹藥就當面翻臉!

    其他一衆雪劍派弟子也都愣住了,就連他們也沒想到會有這麼一出,以前雪劍鋒可是一向光明磊落啊,怎麼突然就變得如此陰險卑鄙了?

    “愣着幹什麼?還不動手拿下?難道你們也想造反不成?”雪劍鋒怒道。

    “是!”衆人只得硬着頭皮將冷冷圍了起來,冷冷雖然是備受門派重視的核心弟子,但地位跟雪劍鋒相比還是差了太多,他們沒的選擇。

    冷冷頓時又氣又急,可是面對同門師兄弟卻又不好出手,而且她也不能出手,要不然就坐實了背叛師門的罪名,那就什麼都完了。

    “雪師兄息怒,我看冷師妹也只是就事論事而已,並沒有與雪師兄爲敵的意思,同門之間沒必要鬧得這麼僵吧?”費養生硬着頭皮出面勸道。

    相比起雪劍鋒,林逸帶給他的威懾可要大得多了,如今剛好是個在冷冷麪前賣人情的機會,這樣就算冷冷日後和林逸重聚了,應該也不至於再說他費養生的壞話,他纔有機會保住一條小命。

    “跟我雪劍派的死敵狼狽爲奸,如今還張口閉口給林逸開脫,這是就事論事?費養生,上次臨陣脫逃的事情我還沒找你算賬呢,你還有臉站出來替她求情?”雪劍鋒神色不善的看着他道。

    費養生頓時就慫了,這還是雪劍鋒不知道真實情況的緣故,以爲上次他被林逸廢掉丹田痛暈過去之後自己就逃了,要是讓他知道自己壓根沒逃,而是直接成了林逸內應的話,今兒被關起來可就不只一個冷冷,連自己都得跟着遭殃!

    “還不動手?”雪劍鋒又瞪了一衆雪劍派弟子一眼,這也就是他自己如今是個廢人,要不然早就親自動手了。

    衆人連忙就要出手,這時冷冷忽然道:“慢着,你雖然是大師兄,但我好歹也是核心弟子,你沒權力關押我,我要見我師父!”

    “這次世俗界歷練由我帶隊,一切都由我說了算!”雪劍鋒冷笑了一聲,見衆人表情有些猶疑,便又補了一句道:“放心吧,我暫時只會把你關押起來而已,具體應該如何發落,我會向門派高層請示的。”

    話說到這個份上,一衆雪劍派弟子也沒什麼好猶豫的了,他們可不想捲入核心弟子之間的爭鬥,當即便照雪劍鋒吩咐將冷冷關押了起來,而冷冷雖然心中不忿,但是顧念着同門之情終究沒有選擇出手。

    將冷冷關押之後,雪劍鋒當即傳信迴雪劍派,添油加醋的將事情說了一遍,在他的描述當中他自己毫無疑問成了無辜受害者,到頭來都是冷冷和林逸裡外勾結的緣故,才導致他丹田被廢,至於他去脅迫宋凌珊等人的事情則壓根就沒提。

    兩日之後雪劍派高層回信,令雪劍鋒將冷冷押送回師門處理,同時取消本次世俗界歷練資格!

    這個結果絲毫不出雪劍鋒意料,因爲這根本就是他老子的親筆信,自己兒子丹田被廢這麼大的事情,他這個身爲雪劍派副掌門的老子要是忍氣吞聲才見鬼了,就算冷冷是備受看重的核心弟子又怎麼樣,難道雪劍鋒會比冷冷差了?

    雪劍鋒可是太古聯盟築基期第一人,且不說是不是名符其實,能夠爭得這個偌大的名頭本身就是實力的體現,更別說他有個雪劍派副掌門的老子,背景比起冷冷要深厚得多了。

    這種情況下就算是冷冷的師父也沒法多說什麼,頂多只能是爭取讓冷冷少受點處罰,想要一點事都沒有是不可能的,至少副掌門那一關就過不去。

    “看清楚了吧,這是門派高層的決議,你們誰有異議?”雪劍鋒將門派回信拿出來當衆傳閱。

    衆人當即紛紛搖頭,別說冷冷一向爲人冷漠跟他們關係一般,就算真有關係好的這時候也沒法替她說情了。

    師門爲大,這既然是門派高層的決議,任何弟子都必須無條件執行。

    “我不回去!”冷冷見狀頓時急了,她現在知道了林逸的下落,怎麼可能不見林逸一面就這麼直接回太古小江湖?要知道太古通道千年纔開啓一次,她這回要是被押送回去了,也許這輩子都沒法再見到林逸。

    更何況世俗界歷練結束之後,接下來馬上就是太古試煉,這對於各個門派弟子來說乃是最至關重要的一次試煉,一旦錯過就意味着很有可能與一場莫大機緣失之交臂,她怎麼能這個時候被押送回雪劍派受罰!

    “呵呵,這可是師門決議,你以爲是兒戲麼,說不回去就不回去?雪劍派難道是你家開的?”雪劍鋒冷笑了一聲,當即揚長而去:“我這就去找辛易捷安排,你就好好等着回去受罰吧。”

    “你!”冷冷又氣又急,但是這個時候她卻一點辦法都沒有,即便有心想要逃出去也不可能,周圍都是雪劍派師兄弟看着,以她堪堪築基中期的實力還不足以隻身突圍,何況那麼做只會落人口實,後果更加不堪設想。

    費養生看着這一幕皺了皺眉,他肯定是不敢私自偷偷放走冷冷的,面對師門決議他也沒有任何的辦法,不過他卻不能什麼都不做,否則事後傳入林逸的耳中,他必然要吃不了兜着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