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另一邊雪劍鋒直接找到辛易捷,張口就道:“我雪劍派師門有令,將冷冷押送回師門受罰,我要動用太古通道,辛師叔想必不會阻攔吧?”

    辛易捷看了他一眼,淡淡道:“那是你們雪劍派內部的事情,只要自己準備好靈玉,老夫自然不會阻攔。”

    “很好,我這就去準備靈玉。”雪劍鋒當即轉身離去,雖然爲了對付冷冷一下子就要付出數塊靈玉讓他有些心疼,不過這是公事,回去之後可以找門派重新申領,以他的背景甚至還可以虛報數目多領幾塊,一舉兩得。

    看着雪劍鋒離去的背影,辛易捷有些不屑的搖了搖頭,目中無人的狂妄小輩,之前沒出事的時候倒還裝得人模狗樣,還真以爲他是難得一見的青年英才,沒想到如今丹田被廢之後一下子就原形畢露了,就這種上不得檯面的狹隘心性,以後就算修復了丹田也難成大器。

    雪劍鋒走後不久,忽然又有一人前來求見,赫然竟是費養生。

    “你怎麼來了?莫非師叔祖有什麼吩咐?”辛易捷迎面問道,在他眼裡費養生已不是雪劍派弟子,而是變成林逸的代言人,畢竟上次就是費養生給他帶話的。

    “辛師叔誤會了,不過這次事情確實和林前輩有關係。”費養生頓了頓,問道:“剛剛雪劍鋒可是要把冷冷送回太古小江湖?”

    “不錯,這是雪劍派內部的事情,老夫沒有阻攔的理由,這跟師叔祖有關係?”辛易捷不由奇怪道。

    “辛師叔有所不知,冷冷和林前輩關係密切,如果就這麼任憑她被押送回雪劍派,林前輩知道後肯定大怒,我們可得想個辦法啊。”費養生擔憂道。

    “這……”辛易捷頓時就愣住了,表情古怪不已,林逸雖然外表看着年輕,但在他心中乃是太古時期的古老存在,沒想到居然跟冷冷一個小姑娘搞在一起,這不是超級老牛吃嫩草麼?

    “怎麼了?”費養生看着他這副表情奇怪道。

    “哦,沒什麼。”辛易捷連忙甩開心中這個古怪念頭,苦笑道:“問題在於這是雪劍派內部的事情,老夫就算是本次世俗界歷練的帶隊負責人,也不好直接干涉其他門派事務,這是大忌啊。”

    “呃……”費養生頓時噎住,無奈道:“那怎麼辦?難道就這麼眼睜睜看着冷冷被押送回雪劍派?”

    辛易捷想了想道:“這樣吧,老夫雖然不能直接出面阻攔,但稍微拖延一下時間是沒問題的,你去給師叔祖報信,讓他儘快趕過來。”

    “好,我這就去。”費養生當即點頭出發。

    半個時辰之後,雪劍鋒這邊一切準備就緒,帶着靈玉和冷冷來到了太古通道傳送陣,結果卻被辛易捷攔了下來。

    “你這是什麼意思?”雪劍鋒臉色一沉道。

    “沒什麼意思,太古通道這兩天連着傳送了五六封信件,需要好好維護一下,你要想用等明天吧。”辛易捷語氣淡淡道。

    雪劍鋒聞言差點被氣瘋了,維護太古通道,這特孃的是什麼狗屁理由,辛易捷區區一介金丹初期高手什麼時候居然懂得維修保養太古通道傳送陣了?!

    “辛師叔,這可是我們雪劍派的內部事務,你該不會連這都要阻攔吧?這可不是什麼小事情,難道你就不怕我雪劍派告你一狀,從此再也別想在太古聯盟站穩腳跟麼?”雪劍鋒神色不善的語帶威脅道。

    “什麼內部事務?老夫職責所在維護太古通道,居然都成你們雪劍派的內部事務了,好大的口氣啊!”辛易捷不屑道。

    “哼,你知道我說的不是這個,早不維護晚不維護,偏偏等我要用的時候卻突然要維護了,公報私仇的痕跡未免太重了點吧?”雪劍鋒冷笑道,辛易捷雖是帶隊師叔,但彼此已經快要撕破臉了,說起話來自然是火藥味十足。

    “你想多了,老夫身爲本次世俗界歷練的帶隊師叔,維護太古通道乃是所有職責之中的重中之重,一切都早有安排,老夫的器量還不至於狹隘到報復你一個小輩的份上。”辛易捷語氣淡淡道。

    “……”雪劍鋒被噎得半晌說不出話來,臉色一陣青一陣白,跟辛易捷這種老傢伙鬥嘴皮子,無論資歷還是老辣程度他都遠遠不是對手,噎了半天只得道:“那好,就算維護太古通道那也總有個限度吧,我什麼時候可以使用?”

    “兩天之後。”辛易捷隨口道,拖延兩天已是他的極限,如果再強行拖延下去那就真心說不過去了。

    “好,我就等你兩天!”雪劍鋒咬牙切齒的帶着人轉身就走,走了兩步似乎忽然想到了什麼,故意大聲道:“所有雪劍派弟子都聽着,這兩天給我把冷冷好好看緊了,每時每刻都至少要有四個人值守,我倒想看看到底誰這麼膽大包天,膽敢插手我雪劍派內務!”

    辛易捷無語的咧了咧嘴,這傢伙居然以爲自己拖延時間是爲了藉機放走冷冷,自己看起來有這麼沒腦子麼?

    兩天時間一晃而過,神農架山門上下風平浪靜,雪劍鋒再次帶着人來到太古通道,見到辛易捷第一句話就是:“這下你還有什麼藉口拖延?”

    “拖延?老夫什麼時候拖延你了,自欺欺人。”辛易捷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心下卻是有些着急,若是林逸這個時候再不趕過來,他也沒理由繼續拖延下去了。

    辛易捷心急,冷冷比他更心急,她可不知道費養生已經去給林逸通風報信了,此時腦中正在進行着最後的激烈鬥爭,是繼續隱忍被押送回雪劍派,還是不顧一切的發起反抗?

    仔細想一想,這兩種選擇對她來說,無論哪一種後果都是不可承受之重,要麼就此與林逸永別,要麼坐實背叛師門的罪名,二者必有其一!

    見辛易捷識趣的讓到了一旁,雪劍鋒得意冷笑了一聲,盯着冷冷道:“走吧,還等什麼呢,迴雪劍派受罰是你唯一的下場,你以爲還有誰能改變這個已經註定的結果不成?”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