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林逸聽到這裡不禁有些感慨,這情形跟他們當初剛到天階島時何其相象,只不過他們是加入了迎新閣,要求一年之內衝擊築基罷了,沒想到如今太古聯盟也是類似的做法,這兩個地方要說淵源不深,那才真是見了鬼了。(

    ..)

    聽了辛易捷這番話,一衆世俗界修煉者表情各異,有的躍躍欲試,有的愁眉不展,十個半月衝擊築基期無論怎麼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不管怎麼說,辛易捷剛纔那句話確實沒說錯,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好了,接下來老夫帶諸位去一個好地方,諸位請跟緊各自門派的帶隊師兄,到達目的地之後他們將會傳授你們初級入門心法,有任何疑惑和不解也可以向他們請教,出發吧。”辛易捷說罷對林逸點了點頭,帶着衆人來至後殿,正是太古通道傳送陣所在地。

    “你說的那個地方莫非是在太古小江湖?”林逸不由奇怪道。

    “師叔祖誤會了,雖然這個傳送陣是太古通道的一部分,但另一頭連接的並非是太古小江湖,而是一個十分特殊的中轉地。”辛易捷回道。

    “哦?”林逸微微揚了揚雙眉,這一點倒是出人意料。

    “好了,由各自門派帶隊師兄負責,按門派分批次進行傳送,至於傳送所需的靈玉自然也是各自門派自行負責,開始吧。”辛易捷轉向衆人說道。

    這次弟子選拔大會,原則上對於每個太古門派的弟子名額沒有任何限制,但並不是說選得越多越好,因爲傳送的人越多,所需要消耗的靈玉自然也越多,像雪劍派這種一下子選了四個準弟子的,算上雪劍鋒這個帶隊師兄自己一次傳送就要消耗掉十塊靈玉,這可不是什麼小數目了。

    所以只要不是財大氣粗到靈玉沒處花的門派,基本上各個太古門派選人標準還是很高的,不僅要求資質契合。同時還要求有足夠的實力,否則十個半月之內無法衝擊築基,照樣還是白搭,世俗界修煉者第一輪遴選能夠留下來三十三人,實屬難得。

    一邊排隊等待,林逸一邊和這些世俗界修煉者寒暄閒聊,畢竟這三十三人之中不少都是相熟門派家族的子弟。比如說冰宮雪谷暗夜宮等等,就算彼此沒什麼交情。但些門派的份上林逸還是有必要提點一下。

    當然,也並不是所有世俗界門派都跟林逸交好,像五行門這些弟子對林逸的觀感就十分複雜,雖然曾經對立,但現如今迫於形勢又不得不向林逸低頭,要不然林逸一個人就能將他們整個門派除名。

    更別說現在林逸已是所有世俗界修煉勢力當仁不讓的執牛耳者,與林逸爲敵,就相當於同所有世俗界修煉勢力爲敵,甚至還有可能與太古聯盟爲敵。別忘了人家可是辛易捷的師叔祖啊,那種情形想想都令人不寒而慄。

    眼見林逸和冰宮雪谷這些門派弟子聊得不亦樂乎,其他人不禁有些尷尬,他們倒是想抱林逸這條大粗腿,可萬一林逸不鳥他們怎麼辦?

    不過等有人硬着頭皮湊近之後,衆人卻發現林逸絲毫沒有排斥的意思,他給冰宮雪谷這些門派的人傳授一些修煉技巧和經驗。並沒有刻意避着其他世俗界修煉者的意思,無論是不是曾經對立過的門派家族他都一視同仁,就算是這些人提出的疑惑,他也會耐心解答。

    說白了,這就是層次境界的問題,如果是沒去天階島以前林逸也許還會有點門戶之見。但現在世俗界修煉勢力包括五行門這些在內,在林逸眼裡跟其他門派已是毫無區別,身爲一個堪比開山期巨頭的玄升初期高手要是還把這點恩怨放在心上,那就未免太過斤斤計較了。

    如此一來,通過第一輪遴選的三十三人幾乎全部自發聚到了林逸邊上,這種近距離聆聽高手修煉心得的機會可是很難得的,尤其對方還是林逸這種變態級的怪物。他隨口一句點撥也許就能抵得上衆人十年苦修,過了這個村可就沒有這個店了。

    衆人聽得興致盎然,林逸對他們也不藏私,只要不是涉及到自己那些隱秘底牌的,基本上都是有問必答,以他玄升初期的境界來解答築基期問題,那絕對是高屋建瓴一針見血。

    很多時候,甚至就連旁邊的辛易捷都聽得嘖嘖稱奇,他雖是金丹初期高手,但見識和眼界比起林逸實在是差了太多,林逸說的這些東西雖然主要是針對築基期,可即便是他聽了都能獲益匪淺。

    “不愧是從太古時期就存在的師叔祖啊,哪怕因爲一介元神的緣故實力只有築基大圓滿,可這見識底蘊就算太上長老也未必能比得過他吧。”辛易捷暗暗感嘆,他本就已對林逸的身份十分篤定,這一下更是確信無疑了,很多東西都可以僞裝欺騙,但這底蘊卻是絕對騙不了人的。

    辛易捷這邊暗暗稱歎,不過其他太古門派的帶隊師兄可就有點去了,雖說目前爲止還只是第一輪遴選,被他們選中的這些世俗界修煉者只能算是準弟子,以後能不能留下來還是一個未知數,可那也是他們門派的人啊,衆人就算要請教也必須是找他們請教,全部去找林逸算怎麼回事?

    “呵呵,既然林會長這麼熱心助人,要不乾脆連我們這些門派的入門心法也一起教了算了?”雪劍鋒見狀發難道,他剛剛噎的那口氣還沒順呢,就算不能讓林逸受到實質性的損失,嘴上奚落兩句出口氣也是好的,何況還能挑撥離間。

    此話一出,其他門派的帶隊師兄果然紛紛皺眉,跟着不滿道:“辛師叔,這個林逸可是你們北島青雲門的人,這麼明目張膽來拉攏我們門派的準弟子,這不太合規矩吧?”

    “就是,要是說對了也就算了,我們姑且還可以當他是好心,可是辛師叔你聽聽,他說的這些都什麼亂七八糟的,對築基期的理解根本是一塌糊塗,這不是故意誤人子弟嗎?這些準弟子對築基期本來毫無概念,真要聽了他這些歪門邪說我基都夠嗆,還能有什麼前途,你們北島青雲門不會是存心想讓我們這些門派招不到新人弟子吧?”雪劍鋒趁熱打鐵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