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過此時一個雄壯的身影卻在山林之中急速奔跑,這速度已經遠遠超出普通人的極限,但是若是以修煉者的眼光衡量,卻又算不上太快,這人正是林逸的發小兄弟二狗蛋周佳明。

    從家裡丟了牛就開始出來追趕,算算時間這已是第三天了,結果屁也沒有追上,換做其他人早就打退堂鼓了,不過二狗蛋倒是絲毫沒有放棄的意思。

    他從小在這山裡長大,因爲蠱毒的緣故又不能輕易離開西星山村,對他來說這偌大的西星山就是唯一的小天地,在山林裡面過夜那是常有的事兒。

    別說只是區區三天,幾年前爲了追一隻偷吃他家雞鴨的山豹子,他愣是在山裡鍥而不捨的追了整整十二天,到最後那山豹子是被他活活累死的。

    當然,這一次事情非同尋常,肯定不是山豹子那麼簡單,但不管是什麼東西,鬧鬼也好妖怪也罷,只要偷了家裡的東西,二狗蛋就沒打算放過這東西。

    二狗蛋現在滿腦子就只有一個念頭,把那東西揪出來,一拳打成稀巴爛。

    “誒?俺家的牛?”二狗蛋四處找了一圈,忽然朝右前方奔了過去,前面草堆之中赫然倒着一隻老黃牛,這個時候居然還沒有死,正絕望的瞪着眼睛在地上一抖一抖的抽搐。

    也不知哪裡傳來的一股巨力,老黃牛幾次想要爬起來都被死死壓了回去,只能繼續在地上抽搐。

    “老黃你鬧啥呢?摔斷腿爬不起來了?”二狗蛋奇怪的嘟囔了一句,迎着老黃牛哀求的目光,走上前順手就要把老黃牛從地上拉起來,結果剛拉到半截老黃牛身上猛然又傳來一股巨力,轟的一聲就又結結實實摔了回去,連二狗蛋都跟着一個踉蹌。

    “嘿喲,來了個傻子。”頭頂十幾米的樹杈上此時赫然斜躺着一人,此人眉宇氣質跟太古聯盟辟邪門的孫白眉十分相似,唯一不同的是他鬍鬚雪白。乃是孫白眉同父同母的親哥哥,同時也是辟邪門此次出來世俗界歷練的帶隊大師兄,孫白鬚。

    辟邪門行事一向乖張古怪,跟其他太古門派的關係很是一般。這次出來世俗界歷練的人數又少,其他人很少會留意他們的行動,事實上就連辛易捷這個帶隊師叔都下意識把他們忘在了腦後,自從林逸出面周旋之後,如今幾乎所有太古門派的歷練弟子都被召集了回去。唯獨辟邪門的人卻還留在外面繼續活動。

    倒也不是他們有意抗命,主要是因爲沒人通知他們,孫白鬚這個帶隊師兄壓根就沒有像其他太古門派的帶隊師兄那樣留在神農架待命,把整個神農架山門翻過來也找不到一個辟邪門弟子,就算辛易捷真能記得還有這麼個門派,那也無從通知。

    孫白鬚斜躺在上面好整以暇的看着這一幕,臉上分明是一副貓戲耗子的表情,二狗蛋雖然看着強壯得跟頭牛一樣,足可震懾住絕大數普通人,但在他眼裡就是一隻螻蟻。他如果想要二狗蛋的命只是一個念頭的事情而已,而且二狗蛋在他眼裡,從跟上來的那一刻開始就已是一個死人。

    不過孫白鬚並沒打算這麼快就弄死二狗蛋,他在這西星山蹲了一個多月,雖然計劃在有條不紊的不斷展開,到目前爲止一切順利,不過就是有些無聊,如今正好拿這個傻小子解解悶兒。

    “拽吧,在我寶貝進食結束之前,累死你也別想把它拽起來。”孫白鬚一臉戲弄的嘿嘿笑道。沒有上萬斤的力道,想要把這頭老黃牛從地上拽起來根本是癡人說夢,這種事情別說普通人做不到,就算是他這樣的築基大圓滿高手也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

    然而下一刻。只見二狗蛋呸呸兩聲在手上吐了兩口唾沫之後,猛然一發力竟是頂着那股莫名的巨力,硬生生一把將老黃牛從地上擡了起來。

    “什麼情況?!”孫白鬚眼珠子都瞪出來了,身子一滑差點就從樹上摔下來,好懸才勉強抱住枝幹,看着下面高舉着老黃牛的二狗蛋目瞪口呆。這特孃的是哪裡冒出來的怪物啊?!

    “什麼情況?!”此時二狗蛋同樣目瞪口呆,因爲他把老黃牛擡起來之後,赫然發現老黃牛剛纔壓在地上的那一側居然有一個木桶粗細的血洞,一條巨大猙獰且無比醜陋的血紅色蟲子正鑽在這個血洞裡吸食內臟,準確的說,應該是吸食血液。

    這條血紅色蟲子巨大無比,單是此刻展現在二狗蛋面前的就已兩米有餘,而這還只不過是它的一小部分,它的主要身體還都縮在地下,這是一條不折不扣的巨蟲!

    老黃牛被二狗蛋擡在半空拼命掙扎,而這條血紅色巨蟲則還在瘋狂吸食着它的血液,眨眼之間老黃牛體內連着內臟都被一起吞食得乾乾淨淨,血紅色巨蟲這才把頭部從老黃牛體內抽了出來,沒有五官沒有觸角,只有一張名副其實的血盆大口。

    二狗蛋愣愣的看了半晌,上面孫白鬚還以爲他看傻了,結果突然從嘴裡冒出來兩個字:“真醜。”

    噗通!孫白鬚當場就從樹上掉了下來,不過還沒掉到地上就被血紅色巨蟲凌空接住,站在巨蟲頭頂居高臨下道:“小子,你知道你看到的是什麼傳奇生物嗎,居然敢說它醜?”

    “咦?還有個人?”二狗蛋一愣。

    “哼,反應這麼遲鈍,虧得我還以爲是什麼高手呢,原來就是傻小子一個。”孫白鬚看着二狗蛋這副意外的表情不屑搖頭。

    剛剛那一幕着實把他嚇了一跳,他從來沒想過二狗蛋居然能輕而易舉就頂着巨蟲把老黃牛給擡起來,這力道實在太過驚人了,他還以爲遇到什麼高手了呢,不過現在看來這也就是個有膀子傻力氣的傻小子而已,根本不值一提。

    “你哪兒來的?是不是你偷了我家的牛?”二狗蛋一邊看着不斷蠕動直立而起的血紅色巨蟲,一邊打量着孫白鬚。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