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嘁,這種事情還用問嗎?”孫白鬚看二狗蛋的眼神跟看一個白癡無異,咧嘴道:“不僅是這頭牛,附近村子的雞鴨家禽,這山裡的山豹野豬,都是我這寶貝的食物,哦對了,上次還有幾個來這裡登山的倒黴鬼,其實說起來我這寶貝最喜歡吸食人血了,只不過在它完全成長起來之前我還不想把事情鬧得太大,所以才刻意不對你們這些人下手而已。”

    “這長蟲是你養的?”二狗蛋的關注點始終在這條血紅色巨蟲上面,此時巨蟲小半個身子都已從地下鑽了出來,直立而起足有七八米高,如果算上整個身長的話,這至少是一條十好幾米的巨物。

    “長蟲?哼,沒見識的蠢貨,這可是從太古時候就存在的血屍蟲,只不過這東西太過兇殘可怕,最瘋狂的時候曾經鬧得天下大亂,所以從太古時候開始就被整個修煉界列爲必須要斬草除根的禁獸,見一條殺一條,任何人不得擅自飼養,然而不巧的是,我們辟邪門的老祖宗卻偷偷凍藏了幾條幼蟲下來,這種幼蟲只有手指頭大小,其他人根本發現不了。”孫白鬚得意洋洋道。

    對着一個傻小子喋喋不休,這種行爲無論怎麼看都很犯二,不過卻也不難理解,這種事情就像雕刻了一件完美無瑕的藝術品一樣,但凡是個人都會想找外人炫耀一下,只可惜現在還不能見光,所以他只能在二狗蛋找找滿足感了,畢竟二狗蛋在他眼裡已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死人,跟一個死人當然是說什麼都行。

    二狗蛋聽得一頭霧水,他都現在都還不知道什麼太古聯盟,對辟邪門什麼的自然更加沒有概念了,孫白鬚跟他說這些壓根就是對牛彈琴。

    不過就算是對牛彈琴,孫白鬚也彈得津津有味:“想要把血屍蟲養大,就要不斷吸食各種生物的精血,這種事情在太古小江湖是沒法做的,一旦被人發現那就死無葬身之地,所以我一直在等機會,世俗界歷練就是最好的機會!嘿嘿,只要給我半年時間,我就能把這條血屍蟲養成一頭真正的龐然大物,到時候就算驚動太古聯盟也無所謂了,金丹期高手湊上來也只有送死的份,天下從此唯我獨尊!”

    二狗蛋聽到這裡總算聽明白了一些,上下打量了孫白鬚一眼道:“你有病吧?”

    “你說什麼?!”孫白鬚正沉浸在美妙的幻想之中不可自拔,驟然聽到這四個字頓時鼻子都氣歪了,這麼完美的計劃居然被人說成有病,而且還是這麼一個看着就傻不愣登的傻小子,是可忍孰不可忍!

    “俺說你是不是有病啊,養這麼條醜八怪蟲子就以爲天下無敵了,你是不是腦子被驢蹬過啊?”二狗蛋的表情很認真,他是真心覺得這個孫白鬚就是一個神經病,而且還是病得不輕的神經病。

    “你找死!”孫白鬚勃然大怒,他本來還想讓這傻小子多活一會兒,就算對方不可能完全理解自己的偉大計劃,那至少也得讓對方不明覺厲才行,哪想得到二狗蛋居然這麼不上道,當即一指二狗蛋給血屍蟲下命令道:“給我吃了他!”

    嚴格來說,血屍蟲並不能算是標準意義上的靈獸,它並不靠天地靈氣滋養,也沒有靈獸的靈智,可一旦真正成長起來卻有着毀天滅地的恐怖實力,如果一定要給一個準確的定義,它是蠻荒兇獸。

    不過即便血屍蟲看起來沒什麼靈智,卻還是能聽懂一些簡單的命令,就比如說此刻,這條十好幾米的血屍蟲聽到孫白鬚的命令之後直接就嘶吼着撲向了二狗蛋,一張沒有五官的臉上,卻愣是表現出了一種莫名的興奮,它喜歡一切生物的鮮血,其中尤以人血爲最!

    二狗蛋見狀連忙讓開兩步,險之又險的避開了血屍蟲第一次撲殺,血屍蟲腥臭的身軀幾乎是貼着他的臉頰掠過,一擊撲空之後順勢便鑽入地底,這東西的鑽地功夫着實一流。

    “好惡心。”二狗蛋擦了擦臉上沾到的腥臭粘液,饒是他這種耐受力極強的傢伙,此刻都忍不住有些反胃想吐,別的不說,這蟲子絕對是他所見過最噁心的蟲子,沒有之一。

    “等你死了就不會覺得噁心了。”孫白鬚抱着雙臂站在一旁冷笑道,他絲毫沒有要親自出手的意思,對於他這個築基大圓滿高手來說,出手對付這種只有一身蠻力的普通人實在是自降身價,哪怕如今血屍蟲遠遠還沒有成長到傳說中兇悍無敵的地步,但對付這麼一個普通人已是綽綽有餘了。

    二狗蛋沒有理他,而在專心觀察着地面,這鑽地無形的血屍蟲對他而言確實是一個極大的威脅,哪怕他喝過完整版大力神蠱,但他畢竟不是真正意義上的修煉者,攻擊力固然強大無比,可羸弱如常人的防禦力卻是一個致命的短板,要是一不小心被血屍蟲撲到,那就一切都完蛋了。

    可惜此地灌木叢生,血屍蟲鑽入地下之後一點痕跡都找不到,如果換做林逸倒是可以靠神識感知鎖定對方的位置,可是二狗蛋哪會什麼神識?

    孫白鬚看着二狗蛋這副小心翼翼的樣子頓時又樂了,饒有興致的看熱鬧道:“閒着無聊也是無聊,這樣吧,我可以提醒你一句,血屍蟲待會肯定會從你腳底下鑽出來,但是具體什麼時間可就不好說了,你可以賭一賭運氣,說不定還能僥倖躲過去呢。”

    “真的?”二狗蛋認真的看了他一眼,隨即便摩拳擦掌的趴了下來,看這架勢竟是沒有半點逃跑的打算,而是準備跟血屍蟲死磕了。

    “嘿呦喂,你這個傻子以爲是撈魚呢?”孫白鬚看着二狗蛋這個姿勢不由氣樂了,雖然說這種情況下扭頭就跑是最愚蠢的選擇,可像二狗蛋這樣準備把十好幾米的巨大血屍蟲當魚撈的主,孫白鬚還真是頭一次見到,這傢伙真特麼是個傻子。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