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二狗蛋沒有理他,他其實多少能看出來孫白鬚實力非同小可,但既然對方不來打自己,他就沒把對方當一回事,眼下唯一要對付的就是鑽入地下的血屍蟲,二狗蛋的思路就是這麼單純。

    孫白鬚見狀便繼續抱着雙臂在不遠處看熱鬧,在他眼中二狗蛋已經是一個死人了,如今的血屍蟲即便遠遠還沒有成長起來,那也絕不是一般人能對抗得了的,尤其像二狗蛋這種愚蠢的應對方式,孫白鬚自忖哪怕換做自己都不可能全身而退,十好幾米的血屍蟲畢竟不是說着玩兒的。

    就這麼僵持了片刻之後,二狗蛋腳底下泥土微微涌動,血屍蟲驀然嘶吼着沖天而起,速度之快力道之強着實令人心驚膽戰,別說跟它正面硬碰,單是它身邊颳起的勁風就已令人吃不消了。

    “傻子就是傻子,活該被吃。”孫白鬚不屑的冷笑了一聲,此時地上早已沒有二狗蛋的身影,顯然已經被血屍蟲一口吞掉了,血屍蟲雖然只喜歡吸食鮮血,但成長到了這個程度並不介意直接把人吞掉,這是它最擅長的攻擊方式之一。

    然而下一刻,孫白鬚忽然一愣,半空中血屍蟲的頭頂赫然趴着一個人影,正是剛剛擺出一副捉魚姿勢的二狗蛋。

    “居然沒死?這是什麼狗屎運?”孫白鬚頓時驚了一個呆,他還以爲二狗蛋直接就被血屍蟲一口吞掉了呢,不過即便如此他也仍舊沒有把二狗蛋放在眼裡,這一下沒被一口吞掉只能說這傻子運氣好而已,其他什麼也說明不了,等待會被血屍蟲甩飛下來,照樣還是這個下場。

    血屍蟲如暴走一般天上地下到處亂竄,而二狗蛋則死死趴在它的腦門上,打死也不鬆手,一人一蟲凌空狂舞。

    孫白鬚就這麼面帶微笑的仰頭看着,五分鐘過去。一人一蟲仍舊在到處亂竄,孫白鬚臉上的笑容終於漸漸消失了,這看着不太對勁啊?!

    血屍蟲的速度已經開始慢慢下滑了,可二狗蛋依舊跟牛皮膏藥一樣黏在上面愣是不下來。反而看着還有些生龍活虎?

    再過片刻,血屍蟲的嘶吼已經逐漸變了味道,從原本的兇殘暴戾突然之間竟變得有些悽慘,嘶吼居然變成了哀嚎,孫白鬚這下再也不敢閒着看熱鬧了。連忙就要親自出手把二狗蛋抓下來,然而沒等他有所動作,天上忽然灑下一蓬血雨。

    感受着這股熟悉的腥臭味,孫白鬚頓時就傻住了,此時二狗蛋已經落回到了地面,十好幾米長的巨大血屍蟲就倒在他的腳邊,令孫白鬚看得心驚肉跳的是,血屍蟲從嘴部開始竟是硬生生被人撕裂了,缺口足足一米有餘!

    “哇呀呀呀呀!”孫白鬚瞬間氣炸,饒是血屍蟲生命力再頑強。此時頭部直接都被人撕成了兩半,這還怎麼活?

    這可是他最爲倚仗的寶貝啊,日後能不能縱橫無敵呼風喚雨全靠這條千方百計帶出來的血屍蟲了,哪想得到居然會折損在這麼一個傻子手裡,這個傻子哪來這麼大的力氣,居然能憑空把血屍蟲給直接活活撕成兩半?

    “噁心!太噁心了!”二狗蛋渾然不覺的拼命找樹葉子擦手,他此刻手上全是血屍蟲的鮮血和粘液,那種噩夢一般的觸感實在令人頭皮發麻,就算是二狗蛋這樣的糙老爺們也吃不消。

    “你竟敢殺了我的血屍蟲?”孫白鬚看着地上不再動彈的血屍蟲目眥欲裂,腦子一陣眩暈。這可是寄託了他所有希望和心血的寶貝啊,就這麼沒了?!

    “這麼噁心的蟲子當然得弄死,偷吃村裡那麼多雞鴨,還偷了俺家的牛。難道還能讓它活着?”二狗蛋還不知道這東西已經鬧出好幾條人命了,忽然朝着孫白鬚一伸手道:“賠錢。”

    “什……什麼?”孫白鬚一時間還有些發懵,愣愣的看着二狗蛋不知道他要做什麼。

    “這是你養的蟲子,偷吃了那麼多東西難道不該賠錢,你以爲俺是好欺負的嗎?”二狗蛋皺眉道,同時他還在心裡很認真的盤算起了數額問題。村裡丟了那麼多雞鴨,自己家還搭上了一頭老黃牛,這錢可不能賠少了,不過具體數額一時卻算不出來,要不乾脆把這傢伙抓回去挨家挨戶去賠錢吧?

    “哈!哈哈哈哈!”孫白鬚忽然神經質一般瘋狂大笑起來,就在二狗蛋默默懷疑他真是一個神經病的時候,忽然一手就朝二狗蛋抓來,面目猙獰道:“我孫白鬚居然被一個傻子壞掉了大計,原來我特麼纔是一個傻子!”

    二狗蛋觸不及防一下子就被他掐住了脖子,他沒什麼防禦手段,本身也沒有過人的防禦力,這一下頓時就陷入了生死困境。

    “你該死!你早就該死,我一個愚蠢的念頭居然釀成了如此的大錯,你現在就可以去死了!”孫白鬚發瘋一般雙手死死掐住二狗蛋,他現在根本不去考慮用什麼武技,對付一個傻子也用不着什麼武技,他現在只想把這個壞了他大計的傻子活活掐死。

    結果,二狗蛋忽然一拳錘了過去,不偏不倚正中孫白鬚胸口。

    砰!孫白鬚瞬間就被錘得倒飛而出,憑空留下一道刺目的血弧,硬是一路砸翻了三棵大樹才終於摔在地上,好半天才踉踉蹌蹌的爬起身來。

    “你……你到底是何方神聖?”孫白鬚的臉上第一次露出了忌憚的表情。

    雖然到目前爲止二狗蛋真正表現出來的實力只有一項,單純就是力氣大,這本來並不是什麼只得忌憚的事情,可是當他的力氣已經大到可以生撕血屍蟲,甚至可以一拳錘飛自己這個築基大圓滿高手的時候,那就不得不另眼相待了。

    任何一項能力達到極致的時候都是極爲可怕的,哪怕只是看起來最蠢最笨的蠻力,畢竟哪怕是毫無技巧的蠻力,大到一定程度之後那也是能打死人的,正所謂一力降十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