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問我名字?我叫二狗蛋。”二狗蛋一臉憨厚的撓了撓頭,至於周佳明這個大名他倒不怎麼跟人提,知道他的人都叫他二狗蛋。

    “二狗蛋?這是人名?”孫白鬚本來就在吐血,這下頓時吐得更厲害了,剛剛捱了二狗蛋一拳他還以爲自己遇上了什麼隱士高人的弟子,世俗界雖然天地靈氣弱到無以復加,但並不排除存在某些強大存在的可能性,可是哪個強大存在會給自己弟子起這麼個操蛋的名字,二狗蛋?!

    “怎麼不是人名?你這慫貨罵人啊?俺錘死你!”二狗蛋怒了,衝上去就要再來一拳,剛剛那一拳倉促之間並沒有傾盡全力,饒是這樣都已經把孫白鬚打到吐血了,這要是蓄勢來一拳狠的,估計孫白鬚這個築基大圓滿高手都得被他活活打死。

    “慫貨?哼,居然說我是慫貨?”孫白鬚也怒了,他只是剛剛遭遇驚變纔會變得小心謹慎,如果不探清楚二狗蛋的底細,他今天就算殺了二狗蛋也無法心安,誰知道這一身蠻力的傻子身後有着什麼樣的強大存在?

    不過到了這一步他已經不可能再退了,這傻子殺了他的血屍蟲,又把他捶得吐血,如今居然還敢變本加厲的撲上來,這傢伙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吧,真以爲自己這個築基大圓滿高手好欺負不成?

    孫白鬚一聲冷哼,兩手袖袍一抖驀然多了兩把漆黑短刀,唰唰唰在其手心自發飛速回旋,遠遠看去就是兩團模糊的漆黑刀影,透着一股極爲危險的氣息。

    二狗蛋卻不管這些,隨手將剛纔被孫白鬚撞斷的一棵大樹抱了起來,二話不說就橫掃了過來。

    別看他憨厚老實,但是他也不傻,他知道自己打架沒什麼技巧可言,而一力降十會卻有一個最重要的前提,那就是彼此層次至少要相差一個等級以上。面前這人無論怎麼看都不是易與之輩,要是貿然近身很容易吃虧的,索性就用大樹遠距離橫掃。

    “蠢貨!”孫白鬚見狀冷笑一聲,根本不去和橫掃過來的大樹硬剛。而是身形一晃貼在了樹幹後面,避過二狗蛋的視角幾步就竄到了跟前,揚手兩刀就要割喉斃命。

    間不容髮之際,眼看着就要輕鬆得手,孫白鬚兩個膝蓋突然毫無徵兆的一沉。竟是莫名其妙直挺挺的跪了下去。

    “幹嘛?”二狗蛋看得一愣,一手撇開大樹,另一隻手立馬就是一拳錘了過來,砰,孫白鬚再次倒飛而出,又是吐出一大口鮮血!

    “怎麼會……”孫白鬚一邊狂吐血,一邊難以置信的看着自己膝蓋,剛纔怎麼會莫名其妙突然一沉,感覺就像被一股真氣打中了一樣,這個傻子居然有如此神不知鬼不覺的手段。看着不像啊?難道這傢伙並不是什麼傻子,而是扮豬吃老虎的高手?

    二狗蛋可不管這些,憨厚老實歸憨厚老實,趁你病要你命的道理他還是懂的,見孫白鬚捱了這一拳還沒死,當即又爆吼一聲扛着大樹追了上來。

    “媽的老子就不信了!”孫白鬚不信邪的挺身迎上,雖然剛纔這一下膝蓋中招令他心下忌憚萬分,但他畢竟是築基大圓滿高手,還不至於這麼輕易就被嚇得落荒而逃,最重要的是。他壓根就不相信自己會連一個傻子都打不過,他不信邪!

    一對漆黑短刀在其手中瘋狂疾轉,瞬間便將二狗蛋橫掃過來的大樹肢解得支離破碎,剛剛那一記他刻意藉着大樹的掩護進行偷襲。擋住了二狗蛋視線的同時卻也擋住了他自己的視線,所以他根本不知道二狗蛋是什麼時候弄出的那道真氣。

    不過這一次他學聰明瞭,以他的實力對付一個只有蠻力的傻子根本不需要偷偷摸摸,直接正面硬吃即可,彼此之間沒有任何可以阻擋視線的東西,這樣無論對方有什麼小動作他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一切都在照着孫白鬚設想的方向發展。二狗蛋手上的大樹在他短刀面前不堪一擊,片刻之間就被清理得乾乾淨淨,兩人之間的距離只剩下不到三步,而且彼此之間沒有任何阻隔。

    二狗蛋見狀並沒有任何慌張的表情,既然大樹被對方肢解得沒法用了,那就乾脆直接用拳頭對決,說到底這纔是他最擅長的方式。

    孫白鬚看着這毫無花哨的一拳有些發愣,這一拳雖然來得勢大力沉,看起來勢不可擋,但他感知不到任何的真氣波動,也沒有任何小動作的跡象,就是十分單純的一拳而已。

    “就這麼簡單?”孫白鬚有點不太相信,遲遲沒有做出任何應對,直至最後一瞬才驀然驚醒,嘴角隨之咧起一絲猙獰的弧度:“既然如此,那你可以安心去死了。”

    他不傻,二狗蛋這一拳傻子也能看得出來非同小可,尤其連着捱了兩拳之後,饒是孫白鬚這個築基大圓滿高手也不太敢掉以輕心,與之正面硬碰硬很可能討不到半點便宜,可是,誰說殺人就一定要正面硬碰硬的?

    搶在二狗蛋拳力爆發的最後一瞬,孫白鬚忽然身形一閃,整個人如鬼魅一般忽然繞到了二狗蛋身後,這是他的招牌身法武技,如影隨形。

    與此同時,雙手兩把疾轉的漆黑短刀瞬間貼到了二狗蛋的後頸之上,下一刻就要輕而易舉的收割掉二狗蛋的人頭,這種事情孫白鬚幹得太多太多了,整套動作行雲流水沒有半點破綻,真要論實力的話,他可並不比雪劍鋒這個號稱太古聯盟築基期第一人的傢伙差多少。

    不料就在此時異變陡生,就像剛纔雙膝忽然一沉一樣,這一次卻換成了雙臂,兩把漆黑短刀在最後一刻偏離了軌跡,孫白鬚頓時驚駭欲絕,這特孃的是什麼情況?!

    二狗蛋卻絲毫沒有含糊,一拳落空之後並沒有半點不適的意思,順勢就一肘子狠狠砸在孫白鬚的腮幫子上,孫白鬚再次慘嚎着倒飛而出,這一次可不僅是吐血,連牙都跟着沒了……
最近更新小說